剪不斷的情之三  心 牆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竭盡所能的要推翻那道牆……我所愛的父親,您在牆那邊,我在牆這邊……我以為,只要推倒它,我便可以遇見我的父親了!今天,我才發覺,原來這道牆,不是用力去推的,而是用心翻過去的……

 

世間,有一種情,剪不斷,

      有一種愛,不思量,自難忘

 

父親,當您的名字落筆成墨,我的心頭禁不住隱隱作痛。想起您,總是一言難盡,欲言又止……

 

我沒忘記,是的,我沒忘記,那些在校的日子,我努力的用文字雕琢自己,寫稿、投稿去報館,寫稿、投稿去報館……透過寫作,得到了老師和同學的認同和讚賞。

 

那些年少的日子,我在拼命的寫,拼命的投稿……如今回想,真不淸楚,當年的我,到底是與自己較勁?或者是與您——我的父親較勁?

 

即使我在外面是多麼的光芒亮麗!即使我得到了全世界的認同!在我內心深處卻藏著一個最渴望的認同……

 

所以,我在等,一直在等……等啊等……

 

好像拔河比賽,用力、用力……我告訴自己,再用力、再用力……再用力一點點……我便贏得一顆父親的心!

 

一回頭,仍然是那麼一句:「女孩子讀那麼多書沒用!」

 

哦!父親,知道嗎?您這麼一句簡單的話語,卻把我推下了萬丈深淵!

 

它好像一根一根尖銳的針,一次又一次的戳在我的心上!

 

好比在競賽場上,一個參賽者無論是多麼的努力,表現得多麼的出色!評判官的判語始終是:「你不行!你永遠沒資格獲奬!因為你是女的!」

 

「你不行!你不行!你不行……」一遍又一遍的在我耳畔廻盪!在我心靈深處烙下了永不磨滅的戳印!

 

多荒謬的理由!因為你是女的!永遠不合格!永遠不能獲奬!即使你多努力!多優秀!

 

多麼狹隘和自私的思想!算不算是性別歧視?

 

身為一名小女子,一名中國人,我不能不為中國「重男輕女」這種腐朽而又根深蒂固的文化觀念感到悲哀!發出陣陣的哀鳴!深深的嘆息!試問:它塗毒了多少為人父母者的思想!戳傷了多少女兒心!而她們——卻是如此的無辜!

 

今天,我終於嘗到了讀書的好處,最低限度,我可以親自執筆,用自己的文墨寫信給您,這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可能在一般人眼中,能夠寫信,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又何來驕傲?但對於一個年幼時幾乎失學、在求學的路上連番掙扎,翻山越嶺才到達彼岸的人來說,卻是如此的意義非凡!

 

董卿說:「我們在痛中治癒,我們也在痛中成長。」

 

可能有人以為,寫信給一個已經去世的人是一件傻事!即使如此,我仍心甘情願當一個傻子!——如果這樣能紓緩內心的痛楚。

 

淚水潸然而下!每一滴淚都藴藏著那麼多那麼多的意義!是深深的情、深深的苦、深深的惋惜、深深的遺憾⋯⋯⋯⋯

 

爸爸!您在哪堙H在雜亂的人群中?在煩囂的街上?我的爸爸在哪裡?

 

是的,爸爸!您走了!已離我好遠好遠了!

 

思念,像一道河流,冲擊著心靈的每一個角落……而我,落在一個糾纏不清的情意結之中!

 

過去,是生命的足印、歷史的遺跡……

 

我多麼希望循著這些足印、這些遺跡,通過時光的隧道,重返過去……緊緊的擁抱您,對您說:「爸爸!我是多麼的愛您!多麼的掛念您!」

 

            寫於二○○六年

            二四年五月重整於溫哥華

 

後記:偶爾打開麈封已久的抽屜,見一信封靜靜的躺在那裡,打開一看,竟然是多年前自己寫給父親的信!雖然信中沒註明日期,但細心推算,應該是二○○年寫的。如今重讀,淚水禁不住簌簌落下!信中字跡潦草,可想而知當時的心境紊亂,百般滋味在心頭!

 

如今,重整這些信件,依稀彷彿,我在重整自己的過去……

 

含淚翻過一頁頁的信箋,淚光中,依稀彷彿,我聽到自己輕輕低喃的聲音:「父親,我終於翻過了昔日曾經的痛……

 

往事如煙……不期然的想起碑林路人的詩:

 

我懷念那些被風帶走的日子

懷念所有逝去的年華

不管苦的痛的還是喜悅的日子

……………

這世界我來過

並且認真的走過

任何的苦痛磨難都沒有打倒過我

我就是最棒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