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同路五十年

 

獻給至愛潘素如金婚留情

 

 

   

 

     多少個風雨漫漫的歲月,我和妳並肩奔馳於人生的道途上,路途雖崎嶇嶙峋佈滿荊棘刺蔓!妳説:只要有我同行,多困難阻擋都有我替妳開路,多沉重的行囊都有我替妳承擔,妳有信心跟隨著我走,妳相信我們可以並肩同走到人生的盡頭,因為我倆內心同燃著幾許風雨都拂不去淋不熄的愛火!………………

 

(二)

     五十年了,至愛的,歲月考驗了我們的愛,見證了我這個浪子的情,妳曾說;我這個風流多情的浪子,是妳心目中的偶像典型,妳跟著我走,就算飄泊天涯海角,妳都會甘心情願,因為妳看穿了我的心,妳知道我這外表風流的多情浪子,洋溢著一腔滿瀉的感情!始終都會全注入妳的心池,因為妳張開了溫柔而無可抗拒的情網,把我的情及愛一網打盡,其實妳的賢淑脫俗的風采,早已令我迷醉!我可以失去一切,唯獨不能沒有妳,至愛的,妳的存在對我太重要了,五十年是一段漫長的歲月,我對妳的愛,仍毫無褪色,妳的笑聲響澈!直能穿透眼前的霾霧,我的情浪;隨著長江之水洶湧澎湃!滔滔不絶的全汨流進妳的心海,綿綿永無停息!………………

 

(三)

    曾幾何時?妳隨我浪跡天涯,背鞍上負荷著家的重擔,越嶺渡河,日曬雨淋,我彷彿聽見妳喘氣輕吐一句——太累了!那長途奔波的蹄步已開始緩慢軟弱無力,已踏不出昔日深深的蹄印,但妳何時躺下喘息!我竟全不覺察,驀然回首,見不到妳的影子,我頃刻像一隻失魂失控的蠻馬,對天長嘶,狂奔亂跑,我對著整個圍繞在我四周的山嶽峰巒,撕裂了我喚叫的喉嚨!將悲昂的呼喊聲在聳高重疊的峻嶺間蕩傳迥響!我不能孤單隻影失去了妳,聽不到妳溫婉低沉的回聲,我會是多麼的徬徨驚恐!醒醒!只要聴到妳虛弱的一聲回應,我會振奮狂呼猛嘯!直要把整個森林的樹葉都紛紛抖落!至愛的,妳終於甦醒了,以虛弱的眼神凝望著我,再睡一會吧!將壓在妳背鞍上的行嚢全交由我承擔,恢復體力後我們還要上路呢!過了這座山峰,已遙見濃蔥深處坎煙裊裊,到了那堙A我們將可以把背囊放下了,解下繮帶與背鞍,我倆可以放鬆喘息休憇了,也不再為覊絆在背上沉重的行囊而憂心勞力。

 

(四)

至愛的,我們己將壓在肩背上五十年的行嚢卸下,自此該無牽無掛!世界多麼遼闊,昔日為背荷過重的行囊而終日奔波,如今我要帶妳暢快遨遊,昻首闊步,走遍山川原野,遊遍世外桃源,我倆可以盡情的奔放高歌,自由自得,把蹄印留給大地,把情愛留給詩章。至愛的,還記起五十年前當我們邂逅的時候嗎?每逢雨天,妳總愛要我陪伴在雨中漫步,妳愛雨水撲面灑落那股清涼浪漫的氣氛,且看!———我們眼前正舖展著一望無垠的草原,行雷閃電正劃破長空,殘陽下風雨交加飄灑!我倆既己習慣了風雨同路,就讓我倆再一次在風雨中盡情奔放!仰高頭向天長嘨一聲吧!對雷電揚愛,對風雨訴情!…………

 

(五)

    五十年風雨同路,我們手牽手結伴同心朝一個方向奔走,互相扶持關照,真誠相對慰藉!我猜不透是否到了古稀暮年什麼情愛都會褪色冷淡及不在乎?怎的每當我凝望著妳那片不塗脂粉也超然脫俗的面靨?那串永聽不厭柔揚動魄的笑聲!我的心又像回到熱戀時約會的陶醉情景!心坎忐忑跳,手心滲著汗!或者我太珍惜著妳?因為我深知我們相對的日子會越來越短,人生路已越走越接近盡頭,我想前世也許我們是一對牛郎織女吧!今世續緣得償所願,一段濃情;就像潑墨揮灑,墨濃透紙,渲染著我倆永化不開的緣結!這麼真摯的愛情又怎會容易褪色消失?至愛的,但願我的情比墨濃,在宣紙上詩章上永留下化不開的濃情蜜意!…………………

 

徐正儉   加拿大滿地可2O13.9.1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