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韻」的呼喚

呼籲一個六十年代的越南華文文社成員回歸

 

()

 

是誰那麼冷血撒下那片捕魚網,驚散一群正在海中覓詩呑詩,然後爭著浮上水面噴詩泡沫的海豚?湛藍的海水,浩瀚的海洋,「海韻」正揚起一片揚柔悅的律,在雲彩紅霞間,在海風輕送的濤聲中掀起!剎那間捕魚者的魚網從天而降,破碎了海豚的安逸逍遙,失魂落魄的四散逃亡,慌闖尋找漏洞破網而出,迷失於遙遠混濁不知名的港灣及方向!⋯⋯⋯⋯⋯。(註一)

 


(二)

 

又是誰那麼殘忍扣響那陣陣的槍聲?驚散一林的啄詩鵲,那本是一片寜靜和諧的世桃源,聚集一群天真無邪的愛詩鵲,只為了喜愛啄詩,嚼詩,唱詩,然後一鵲吭起,群鵲共鳴,當每個晨初露及黃昏斜照,雲霞絮柳同拂袖共婆娑起舞之際!就是在那片濃蔥中;那片詩林堙A揚起了那陣陣或高或低;時長時短,響亮悅耳的串串詩歌。(註二)

 


(三)

 

自此; 覓詩噴詩的海豚不再吟詩,而啄詩嚼詩的群鵲也消聲匿跡!偶爾有幾聲悽啼吶喊!是用血淚在暗自𥚃噴出悲憤和咆吼!不為什麼?只想舒解被追捕圍困時,那顆被撕裂了的心那陣陣的痛楚,及長年累月綑綁著的寃屈,一種無可奈何的爭及嘆息!⋯⋯⋯⋯⋯⋯⋯⋯

 


(四)

 

且看!昔日凶殘的追捕者和玩槍者都得到應有的懲罰,撒網者反被網所困,玩槍者最終槍下亡,只可憐「海韻」一群失散了多年的海豚和喜鵲,到此刻仍浪跡天涯找不到可容身的海洋和歸巢。---------------此刻;該聼見另一邊天的陣陣吭詩聲正響澈雲霄吧!是「風笛詩社」正高高揚起了號回歸的旗幟,一聲聲的呼喚,隨風送笛韻向四海傳播,多少雙眼睛正熱望期盼著失散多年的友伴歸來。

 


(五)

 

縱使歲月老去,詩心該是不老吧!縱使詩心老去,昔日那口積壓著的寃屈悲憤,在心肺喉間的苦水,怎可不吐為快?縱使只能聼到幾聲老咳,已經很足夠的了,都會令到「海韻」平靜多年的波濤洶湧!「風笛」的韻律更揚!

 


(六)

 

往昔就是懷著這顆詩心,沉迷偏愛現代詩及現代散文才結伴而來!驚慌惶恐的日子隨歲月掠過,離散總算是半個世紀了吧!既輕撫傷疤,何不留痕?解放一下纒縛在心頭的那陣痛和悲傷! 把傷感放逐出來吧,為何獨自慿欄,眺望蒼穹?既然昔日可以豪情放縱,今夕同様可以放蕩吭吟。



(七)

 

且看一些友伴都聞聲投懷了,趕快歸來吧!不要再猶豫了,那呼喚之聲隨風笛綿綿不絕!在天之涯,在海之角,「風笛」那扇大門早打開,就像母愛張開雙鰭雙翅以淚眼等待失散的骨肉回來!回到那久違了的詩海詩林底懷抱吧⋯⋯⋯

(註一)

指「海韻文社」的現代詩和現代散文,一九六三年發全國總動員令後,適齡軍役作者們身受的悲哀。
(註二)指各報館文藝版的詩苑文壇,同樣遭遇作者群流失的黯淡荒蕪。

                      加拿大滿地可201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