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妻説(之二)

(一)

     政府迫遷,無可奈何!要找去處,雖盡量放開心懷,抱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心態去面對!說來輕鬆,但總是有一片長拂不去的陰霾愁霧竉罩著心頭!迫遷的那串日子過得如銀針刺股,既隱隱作痛,卻找不到療方稍可鬆弛神經的困擾!孩子們聞訉像一群失魂的歸雁從四面八方趕回,急急趕返這個曾經孕育他們成長的母巢,這個昔日也曾留下他們許多許多的童夢及歡笑的地方!.....。     

(二)

    當日孩子們羽毛全豐一隻接一隻的離巢飛去的時候,雖然我們有點傷感!但都希望他們能越望越遠,越飛越高,多接受外面風雨的考驗,看!如今他們都擁有自己的一片天,都堅強果敢的用自己的魄力去養活他們的幼雛,當他們用嘴餵食,用雙翅為幼雛遮風擋雨的時候,方知孕育他們成長的母巢,是付出幾許的愛護辛酸和血淚!

(三)

    妻是一朵經得起風雨的含笑花,笑容常掛在她那看不見憂愁的面靨上,自從迫遷的消息傳來,一雙深鎖的眉梢再展不開花容,一座冷清清的老宅,偶爾只聞得幾聲老咳夾雜著電視螢光幕上不知在報導什麼消息!蝸居面臨將要被剷平的命運,有太多不能捨棄的離情別淚,又教她怎不愁緒萬千!能打開她燦爛笑顏的唯一靈丹,是看到兒孫從遠道回來,回到她朝夕渴望底懷抱!

(四)

     我對妻說:但願神佛有靈,保佑我們早日渡過難關!只要我倆健在,我永遠是妳的一枝盲公竹,一個隨呼隨到的司機,一個出氣筒,放開心懷吧!再不要為那煩惱的事愁顏憔悴!明天太陽不是從東方升起嗎!黑暗之後,必露曙光,有我這個曾在越戰被迫出生入死過;天不怕地不怕的硬漢,妳還有什麼可怕的!妻甜在心頭卻假意給我淋冷水唱反調道:「我那枝拐扙已經開始黴腐不知何時折斷!我那個所謂硬漢已經每天身不離藥物,老邁了還死撐死頂逞強,我這個情懵情癡的老而不!難道不怕惹人貽笑!龜不見龜背脊,鵝不見鵝頸長,還以為自己是當年的那條硬漢子,拐斷竹折可能把我摔個四腳朝天,再爬不起來!」。

(五)

     我對妻說:情像一壼水酒,我向妳心杯倒入多少妳是知道的,只要妳領會,我不介意別人的眼光及嘲笑!硬漢的骨頭雖已不及當年能耐,但心中還燃著一團捺不熄的愛火,像螢火蟲般有一分的熱要發一分的光,難道人老了就麻木再沒有了情愛?抑或;是愛在心堳o口難開?女人嘛!當你向她說愛時她說你肉麻,當你什麼都不説時,她説你是木頭不懂關心,世間上沒有十全十美的家庭,也沒有全無瑕疵的夫妻。

(六)

    同走一條人生路怎會平坦無崎嶇?同渡一航程又怎會無驚濤駭浪?家家有本難唸的經,不要小窺靦腆馴順的棉羊,凶吼起來還惡過老虎,不要以為黃鶯祗會低唱鶯調,轉調高吭時,猶似鴉叫餘音會繞樑三日不散!嘈個掩耳不及,嘈個喋喋不休!再演一場棃花帶雨,教你快鳴鼓收兵嚇得落荒而逃!這是否也算情調?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當你踏月回家,啟門不聞雀聲,一壁冷清獨守空洞,方覺那股喋喋不休的鴉叫嘈音原來是何等的美妙節奏!

(七)

     迫遷的重擔卸下了由兒女們接捧,由他們和政府機關周旋,可能還要待些日子才有結果,這段日子我和妻樂得放開心懷展翅四處翱翔,不是比翼雙飛逍遙尋樂,為的是在這段難耐的日子中盡快覓得一片凈土;作安樂窩!大雨怎樣滂沱,烏雲怎樣密佈?終有停歇雲散見月明的時候!看我們周圍的親戚朋友們,都紛紛寄語慰問關懷,他們的祝願一定顯現!明天一定㑹更好。

    展開昔日含笑花的娉婷雅爾吧!只要我還在妳身邊,什麼苦難都動揺不了兩顆連結在一起的愛心!時間可以作証,我對妻説:.....!我對妻説:.....。

 

              2014,08,25      加拿大滿地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