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無刺的玫瑰

 

                ◎ 致作家林小萍

 

 

    三月加州行腳,在蒙市「慶相逢」酒樓雅敍,在滿堂賓客舉杯慶祝的當兒,一個芳影從人叢中突向我撲來,手堮着一本厚厚的書,朦朧中我還以為是在學生年代有「學生情人」之稱的偶像(林翠),看清了一副燦爛的好笑容,我才恍悟竟然是萬萬想不到剎那間如月脫雲紗出現的林小萍,我初次見到名赫文壇的新作家的她,個子適中不很高,沒塗脂粉也不加意特別修飾,不像一位成名的明星,帶着一身絢艷的光芒展姿,她衣著樸素隨和,看來猶似潭邊的一株含羞草;一朵含笑花,幽雅純嫻!看不出就是名滿天下萬人崇拜的大作家。

 

    她趨前和我這個老頑童緊握着手,劈頭第一句話就是:「徐老師,真高興,我終於見到您了,您還是很壯健精神,不像一個垂暮的老人」,她指着我還算有型的身材直率的說,一份親切感!好像溫霧從花灑噴出般真叫人暖在心窩,林小萍就如家中一位小妹妹見到大哥一様,很簡單的一句說話,由她的口中躍出,聲調畧帶着激動和喜悅!也像雲雀初啟開了遼亮的喉音,婉轉唱破了彼此間的隔膜!⋯⋯⋯⋯

 

 

    我們不像初次見面,真的不像!倒像久別重逢的兄妹,大家喋喋不休,沒用生疏,也沒有陌生!原來她還是我故國大勒新生小學(我小學母校)的僑領林杏董事長,兼滬江,集益商家,南山酒樓,幾位海南人姓林的親戚,她常來大勒暫居,我們又増加了一份同鄕的親切感!

 

    她特地帶來一本簽好上款簽名送給我,「孤單的美國人」作為一份大家的見面禮。當然一本能令她擠身世界文壇的巨著得來並不簡單,她要付出許多心血及時間,最重要還可掀起世界文學的資深部門認同,對於我很慚愧!時至今仍未翻閱書中的情節內容及故事,大家都覺得奇怪,一個為一本書而成名的人,你不看她的書,又怎㑹對作者的仰慕及崇拜?

 

    一本巨著的內容可能令到千萬人擁戴及崇拜,至於我從加州回到楓國,朋友們的熱情在我心湖中泛起一線線的漣漪仍未平復,我還未準備好自己的情緒安靜下來閱讀,一本厚厚的書仍放在床頭,我相信一旦讀下去,我㑹廢餐忘寢三天三夜也不願歇手,因為我的閱讀能力像烏龜,比不上兔子來得快。

 

 

    我曽對她如此說道:「一向來,我對詩人作家不敢正視,因為我覺得他們的才華名氣像一座高山,一片汪洋,高不可攀,深不可測!可是今次加州行腳,改變了我對名人的觀點,看到妳沒有架子,沒有身為大作家的高傲,沒有白鴿眼看人低,平易近人,我開始把豫慮放下,也因此改變了我日後的想法,能認識妳也算是緣份吧!」。林小萍含笑答道:「您太謙虛了!我們都是文學愛好者 ,是文友 ,不分高低 ,我喜歡真誠平等待人!」。

 

    最初令到我對林小萍存有印象的,是風笛詩社吹響了有關她的奇蹟,一個黙黙無名的越華文學作者替所有的越華華文作者團爭光,她帶來的榮耀掀起了海外對南國作者的評價,首先是美國及台灣最後蔓延至世界各地的文壇名家評論,最後公認為名符其實躍升為現代最出色優秀作家獎狀,一個冠上「作家」的名譽,是由世界文壇經過多方嚴格評判而取決賜予的,我之所以仰慕她,是她由寂寂無名一旦登上世界名作家的台階,為所有越華華文作者吐氣揚眉。

 

 

    她與風笛詩社攜手合作相互得彰,她認識了詩社的大家庭,當我被楓國政府迫遷,身心疲憊精神受到打擊的時候,她曾屢次寄電郵慰問:「徐正儉老師,讀了您的文章,知道《政府迫遷》打碎了您的祖屋夢。心裡替您難過。小萍對您認識不深,但從文字裡,您和妻子都是重感情的人,您更是一位有責任感的好丈夫,好男人。您們倆人心心相印,很幸福哦!」。

 

    結果我放下無奈搬遷到一個僻靜的農莊,她再次寄來關切道:「徐正儉老師,恭喜您遷入新福窩!很高興知道您喜歡新家」。一個以平凡身份不驕傲不自高的盛名作家,我除了敬重她的品德對文友的愛懷,欽佩她的成果!也留下了一份深刻的印象和感激。

 

    看美國學府和台灣各大學教授,報界,社團,電視台,及國家郵票局,都爭先表揚她的巨著,眾人都放眼爭先分享一睹她的作品為快,而我卻放眼先品嚐她的感情,為人處世與個人品格,對文友的交結是否出於永恆及真誠。

 

    一本好書永遠都是一本好書,如一瓶陳年老酒,就算再擱置多久其色味依然仍保全醇香永久不變,要喝也要分開一小杯慢慢品嚐,分多次來飲,無需一口氣將整瓶酒咕嚕飲下去,要知道一杯猶可貴,醉後千杯不如無。

 

 

    在風笛的大家庭中我曽聽遠在雪梨那個皈依文學的書生説過:「當我買這本書付錢時,仍然有點抱怨,但當我在火車上閲讀完「孤單的美國人」的自序時,我頓時發現到與斯蒂芬・金,丹.布朗,J.K.羅林同一等級。自序寫得簡潔,真情,文字功力深厚,單單只看自序,就值回這本書的書價,況且還有數萬字給我徜徉,值得,值得,這樣便宜的價錢買到一本好書」。

 

加州橙縣風笛公關梁柳英亦以詩讚賞:

 

「文壇鉅著挹春風,展讀長篇動五中,異國情懷欣有託,故園寄跡嘆飄蓬,

 

  烽煙未靖心悲痛,戰亂人離淚溢瞳,決擇人生憑信念,書緣廣結會西東。」

 

    馬玉強(樸魯)亦詩云:「小穎筆鋒文采秀,萍蹤天下墨飄香。」

 

    臺北黃寶芝更有道出:『孤單的美國人』讓人百看不厭、不忍釋手,是一部近年來難得的一部好書,我敬佩之餘,願向大家推薦,並祝賀林小萍女史新著洛陽紙貴,創下華越文壇的另一個新的奇蹟。

 

多倫多鄧超文同時以詩文恭賀:

 

「大作風行澳美加,港台越地遍陬遐,表彰成就專郵紀,首日封今勵勉嘉。」(註:女作家林小萍名著『孤單的美國人』,2014年榮獲台灣華總文教基金文藝創作首獎,曾應邀赴台到各大學社團演講,並發表新書介紹,深獲好評。為表彰其卓越成就,台方有關單位決議推介發行紀念郵票,以示推崇。)

 

 

    林小萍文友,妳好比一株無刺的玫瑰,令人樂於親近及結交,分享到特約記者劉菲,在大紀元刋登訪問妳的精彩節目,太棒了,令我敬仰妳的成就,能寫出一部轟動全球的作品,那份精神及付出,該有頗大的回報及安慰吧!再接再勵,在不久的日子裡,望第二部,第三部陸續如水泉噴出,大家都熱望着呢!祝福!

 

2015.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