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長途電話的響起

 

給黎啟鏗文友  2021.2.16 大年初五

 

1

 

一個長途電話的響起!竟是相隔四十年後一尾失聯的魚的聲音,多令人驚訝及興奮!突然泛起很久沒有顯現過的激動漣漪;在我心湖中擴散久久也不能平息!⋯⋯⋯⋯⋯⋯⋯

 

2

 

六十年前認識,四十年前失散,今天:一個長途電話的響起!把我帶回了六十年前過去倒流的時光,那段年青不知愁滋味的學生年代,昔日我們同一個水塘結伴,同一種愛好寫作,時局動亂,水堤崩缺,我們這一群在水塘中終日唱詩吟詩作樂的夥伴,都被大洪水冲散流落異邦,從此各友伴失散天涯或海角,渺無音訊,能在異鄉相逢的,是莫大的慶幸及可貴,失聯的:只有長記在心中,永遠都懷念著!……

 

四十年是一串很長很長的歲月,但轉眼間卻把我們一頭烏絲都染白成霜雪,推進老邁暮年,一切在變,萬物在變,唯一不變的:是友情啊!永恆真摯的友情!就算是多年失散的,或曾經擁有的;就算是近在咫尺的,或遠在天涯的,只要我們心中還互相有記掛,那就是好朋友,就已經很足夠。

 

3

 

一個長途電話的響起!是我數十年來夢寐以求的聲音,多親切,多嚮往!

 

人生有數不盡的離奇故事,也像天上的雲朵瞬息間千變萬化,人的際遇有許多可遇不可求,遇到了不要輕易放手,可惜我耳的聽覺不靈,可能是被昔日越南戰爭軍旅時期砲彈的後遺症所影響,時斷時續,半聾狀態,話到中段,不得不被迫放下未講完的電話,唯一憾事,可幸我還能靠網路互通,謹借風笛一角致上,唯望與眾笛友們日後多多保持聯繫交談,一解多年來我對老朋友們的想念及牽掛!……

 

2021.2.17藍斯家姐奧地利邱秀玉笛姐:謝謝分享滿地可徐正儉笛兄寫給黎啟鏗的散文!友情的珍貴在於沒有輕易放手。四十年後的一通電話就能拾掇起曾經共有歡樂的畫面,永琲疑h念

 

  

加拿大滿地可徐正儉書簡e002—篇遲遲送上的殘稿 ◎給黎啟鏗思佩賢伉儷

加拿大滿地可徐正儉書簡

篇遲遲送上的殘稿

給黎啟鏗&思佩賢伉儷

《殘稿原文》      

http://www.fengtipoeticclub.com/02Fengti/akimsy/akimsy-e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