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論管管「 納涼圖 」

 

 

管管—— 一位中國現代詩壇的怪傑。

 

余光中曾給予管管一段評語,非常貼切到位:「在現代詩壇一再攪局,誰也管他不住。他的筆法實在難定遊戲規則,無以名之,只好歸入武林的變態異數——醉拳。」,而最經典的還有張默的評介:「以呼嘯之姿,以快動作與夫荒野大鏢客的粗獷,以一種滿不在乎的醉態,橫掃所有詩人的門前雪,凡是別的詩人不適宜的帽子都扔給他好了,他大吃大喝他仰天作極悽厲之呼喊,就是他,我們的管管,為中國為詩壇竪立起另一座神經的中樞。」。

 

觀之管管在詩的層面上往往給人感到荒謬怪𧩙、晦澀難懂,令人茫無頭緒卻而遠之。以我對管管的詩所感受之經驗,和綜合外界對管管之各種觀點,歸納為兩種:

 

1 .  管管的詩不可求:讀他的詩是可遇不可求,因為他的詩隔著一道無形的門,看不見摸不著,要是強衝硬闖,最終仍是被拒之門外,正如佛語中道「指手望月,見指不見月 」。不懂,索性把它背熟起來,像古時的私塾,只教唸熟背熟不作講解

,老師說背熟起來,將來長大自然會懂。背熟後,偶然在你生命中的一些感受和生活中的一經驗恰恰和他的詩吻合時,或詩的靈光乍然在你的記憶一閃,自然地帶你迎刃而解走進他詩中的世界,你便即看到管管詩的世界處處是奇花異草,神川怪岳

,境地奧妙豁達,時空千變萬化,一切驚喜盡入可遇不可求之眼底

 

2 .  管管的詩不可偷:在他詩的世界中,是不許偷取任何東西離開,因為詩中每一種都是一次性用的。「新詩三百首」對他成如是定論:「管管是不能仿學,一首詩有一首詩的理路,每一首詩展現了不同的姿彩,合在一起,又共同透露了管管的粗獷與細緻,孫悟空因為沒有臍帶而更能上天入地,管管的瀟洒亦復如是。」當你帶走他的東西放進你的詩中,便會變成一堆朽木和石頭!因為他的東西只作一次性用的。

 

倘若當今一部洋洋巨冊的中國現代詩選,沒把管管的詩編進去,我會感到像「西遊記」一書被人撕掉了孫悟空大鬧天宮的一頁,失去了精彩的一段落!

 

別瞧管管鐵錚錚一條漢子,以為他魯莽粗野,其實在他的英雄鐵血中也會有兒女柔情的一面。當呼嘯過後必有明月清雨來洗滌照亮他一雙細心眼的靜觀深思,如「多了或少了的歲月」將陰差陽錯的歲月推算,把事物虛實的時空淸點,又「兩個箱子

」小心翼翼地把鄉愁與親情保存得無微不至 。當粗獷沉澱後便有一隻繡花手伸浮

,為他細針密線刺繡一幅淳樸細膩的農村風情,如「納涼圖」:

 

                納涼圖     管 管 1977

媽媽坐在一把藤椅抱著弟弟把腳放在弟弟坐的小櫈子上

爸爸坐在一把藤椅抱著一本蘇東坡把腳放在爸爸的小櫈子上

吾坐在吾的小櫈上把頭放在媽媽的腿上

 

風在吹著番石榴樹

風在吹著星星的眼睛

門外小山的樹林埵鹵瓣劘

 

媽媽抱著弟弟在唱歌,從我們的家真可愛一直唱到歐陽飛飛

弟弟的眼睛越來越亮,一直往那些星星堶

爸爸把那本蘇東坡放在肚子上,喝他的茶水

一隻貓咪從院牆上躡足噤聲而過

突的一個芭拉掉下來跌開了花

 

媽媽的歌還在閉著眼睛哼,弟弟已經睡在媽媽的懷中

爸爸的嘴在打看呼嚕,只留下那杯孤單的殘茶

吾也睡在媽媽的腿上,任風吹吾的頭髮

 

一隻夜鳥從吾們頭上叫著疾飛而過

月亮亮著,風在一頁一頁讀著攤在老爸肚子上那本蘇東坡

 

這是一個真情流露農村家庭的寫照,詩人著墨的筆尖注重把平凡的生活中鉤勒出不平凡的意境,寫得細膩而趣味,面面層次而有序,是一首值得欣賞的好詩!

 

詩一開頭詩人就像是一位攝影師似的,替一個農村家庭攝下一幅全家照,齊齊整整的、次序分明的:兩把藤椅分別爸爸媽媽的位置,年幼的弟弟撒嬌投入媽媽的懷裡

,哥哥依偎伏在媽媽的腿上,顯出母愛的溫情,爸爸媽媽都把腳放在小櫈子,也抒敍他們享受著納涼悠閒舒暢的心境。

 

接著從風在吹到螢火蟲的背景襯托,我們看到這是飯後向晚時分,全家晩飯後在門前納涼的情景。爸爸白天辛勤工作,休息時又不忘讀著蘇東坡的情懷作精神糧食,一家大小齊全共享天倫之樂,此情天天如是,看來極為平凡刻板的,但一旦遠離家人後或失去聯繫,才發覺在家中的每一片段和點滴都是珍貴的溫情,那些平凡刻板的生活處處都是充滿幸福溫馨。已故詩人周夢蝶也曾感歎過,如果他能夠再回到家鄉陪母吃一頓飯,則死無遺憾矣。清代朱琦在「北堂侍膳圖記」中,敍述自己每天侍奉母用膳是一種幸福與孝道,後宦遊常追悔不可復得。「北堂侍膳圖記」與「納涼圖」均屬描繪家中每一平凡的生活都是幸福可貴,而詩人管管在此下筆,更是不落窠臼。

 

第三節,詩人引領我們進入倒啖蔗漸入佳境的滋味:媽媽在忘形唱歌,抒發從這一階段到另一階段,唱給孩子們聽,也唱給自己和爸爸。「可愛的家庭」一曲是小學的音樂教材,是唱給孩子聽,歐陽菲菲和鳯飛飛是時代流行歌手,是唱給自己和爸爸回味由戀愛到成立家庭的苦與樂。弟弟的眼睛發射著初生的生命對遙遠星空的奧秘有好奇的嚮往,古有「漢書下酒」,爸爸則以詩詞品茶了。這種幸福乃神聖不可侵犯,故貓咪便以霧來了的腳步噤聲而過,不可驚醒一家的幸福。接下詩人又寫一隻熟得過重的番石榴(芭拉),令枝椏無力負荷的掉下來,但並沒打破幸福的氣氛

,因為是跌開了花,反而給幸福帶來了錦上添花!這是絶妙的一筆,將大形狀的貓咪步得那麽輕,小體積的芭拉跌得那麽重,大小互擬,輕重移換,以致動物植物相比調和,令其幸福滿溢得處處流油,也是詩人慧眼取智於平凡的生活中。

 

第四節,哥哥和弟弟都睡熟在母愛中,爸爸也在打鼾了,剩下風吹和殘茶,還有媽媽閉著眼睛哼,應該是半睡半醒的哼,也是夢魂中在歌詠讚美這個可愛的家庭了。

 

最後詩人用黑夜開始降臨結束整首詩,夜鳥說牠們也要疾飛囘到自己的家,月亮也出來了,亮照給風一頁一頁去讀蘇東坡,抑或去讀我們的家真可愛?

 

詩人在「納涼圖」的抒冩,事物纖巧穿引,意象細膩捕捉,性情淨澈流露,語言親切伶俐,像深閨中螓首蛾眉的繡花手,細針密線刺繡一幅真情美滿的全家福。

 

你說,管管永遠都是荒野粗獷的大鏢客嗎?

 

                                                   2020 . 05 . 04

 

臺北黃友佳草聖諧音笑話短篇

 

謝謝分享夕夜笛兄大作《試論管管「納涼圖」》,閱後想起我有一篇舊作與「管管」諧音的笑話短篇,茲列如後:(如蒙不棄,敬請惠刊風笛)

話說臺北詩壇有一對新詩詩人伉儷,某日在家閒話家常時,談論到有一朋友夫妻正在鬧分居甚至有離婚的打算。妻子在談話間歇間想關心一下朋友的狀況,乃起身打電話。
丈夫問:妳打電話給誰?

妻子回答:我想管管
詩人丈夫一聽,大怒!大聲一吼:豈有此理!妳跟管管是甚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