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狩獵海洋

 

既然如此

何不濃縮成一滴水

匿跡井底

 

或,隨興地

蒸發為雲

或,悲劇性

結晶為數畝鹽田

 

告別海風後

再怎樣深入汲水

也舀不出點滴

 

陽光,炙烤大地

 

九月依然很熱

鳳梨擺在桌上

次日就十六歲了

——媲美少婦

 

九月有秋老虎

山林起風時

腥味遍野

虎嘯中

有設醮求雨之祭

有秋颱偏北之説

 

獨無,樹蔭下

聚眾擲筊

談秋蟬之事

 

風聲,摇曳樹林

 

春天騙走了冬蟲

枝椏剛過一晚

就轉為秋意

 

夕陽也想湯宿

在澄橘的天際泡澡

樹林躲在窗櫺下

一副羞澀模樣

 

風,經過三個月療癒

快樂地吹動綠蔭

 

                  20189月於台北

 

1 孤獨老

 

當你察覺變老時

原來,海之觸鬚

——我們稱之為潮漲、潮落

早已,風雨飄流。

時間之流沙

瞬間及於你的腰

海浪之皺摺及於領航的帆時

你很快地,在初生嬰兒哭聲中

老邁

 

當你慢慢變老時

摇籃成了最接近殘缺的印記

印滿荒蕪,或魚或沙鷗之甬道

此刻,你會後悔

年輕時沒做好幹細胞儲存?

為何不睡前先築夢?

為何不將夢留給床?

為何不選擇與至愛相擁?

為何不像爵士即興演出,

銘記此生之幸福?

 

但請放心

我的靈魂無邊無盡

我會堅守心靈另一方淨土

將閃耀的星空穿戴在身

讓童趣藉午夜再現

我會從滄桑綿密處剪影

複製若干失憶的詞彙

為蒼蒼白髮編織未泯的童心

以及

 

一個個孤獨之仰望

 

孤獨死

 

有個秘境,說這兒是靈魂之棲地

而靈魂,又是窗口的逃犯

無影無蹤

任光年一生之旅

亦未達彼岸

 

而在沒有渡輪的

此岸

太陽照樣昇起

直到某日孤獨的密碼

變成一些簡單的符號

你會看到候鳥遷徙的宿命

和彩雲無預期遠行

你將回到千年冰河的沉寂

無人結伴。你勢必摸著黑

朝時鐘滴答反方向——

你迷了路又何妨

縱然不在家堙A也是往回家的路上了

 

當你習慣於夜之黑

習慣於所有的景點都不能帶走

你已全然進入真趣的浪漫

和極端的死亡寫實風格——

山不像嶺,雲不像霧

風不是季節,沙不是塵土,

珍珠不歸於海洋,重生不歸於滋養.....

只有煙,肯定是往事

 

最後

宇宙給了你最公平的酬賞

你姿勢對了,死也就自然了

 

             20189月完稿於台北Louisa Coff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