鶯 歌

 

鳴聲源自坯土

窯燒後用以溫酒

——或做玩賞

 

黃鶯飛落瓶身

一隻丶兩隻丶三隻……

忘卻出谷

 

我繞樑而至

滴咕滴咕餘音

裊裊何止三日

 

這是一座陶藝小鎮

茶具丶酒杯丶花瓶丶器皿……

上釉後自成郷土

 

    家的寓意

 

我家落在夕陽下

西墜之處

成嶺、成峰

各異其趣

 

我家橫看、側看

還是裸妝的落日

一生最美

可惜近黃昏

 

我家是故事的總和

一半童話一半不是

老年部份

我以微雕的眼睛

讀沙的世界

 

我天天窩在家

像一頭不再打滾的老牛

不停反芻草的氣味

即使風在傍晚裝睡

我也無動於衷

 

   春 分

 

是日

春天恰恰過了一半

晝夜正巧均分其半

燕子啣泥

紛紛北上

 

今年踏青之處

驪歌未響

鳯凰滿樹如火

往來遊人都說

「今年花期來的早

      春雨搶先到

      春雷提前響」

 

傳聞春分節氣

家家戶戶釀酒拌酷

煮茶、播種、豎蛋

喧鑼敲鼓鞭牛

為求人畜興旺

           莊稼豐滿

 

    孤獨老

 

當你察覺變老時

原來,海之觸鬚

——我們稱之為潮漲、潮落

早已,風雨飄流。

時間之流沙

瞬間及於你的腰

海浪之皺摺及於領航的帆時

你很快地,在初生嬰兒哭聲中

老邁

 

當你慢慢變老時

摇籃成了最接近殘缺的印記

印滿荒蕪,或魚或沙鷗之甬道

此刻,你會後悔

年輕時沒做好幹細胞儲存?

為何不睡前先築夢?

為何不將夢留給床?

為何不選擇與至愛相擁?

為何不像爵士即興演出,

銘記此生之幸福?

 

但請放心

我的靈魂無邊無盡

我會堅守心靈另一方淨土

將閃耀的星空穿戴在身

讓童趣藉午夜再現

我會從滄桑綿密處剪影

複製若干失憶的詞彙

為蒼蒼白髮編織未泯的童心

以及

 

一個個孤獨之仰望

 

    孤獨死

 

有個秘境,說這兒是靈魂之棲地

而靈魂,又是窗口的逃犯

無影無蹤

任光年一生之旅

亦未達彼岸

 

而在沒有渡輪的

此岸

太陽照樣昇起

直到某日孤獨的密碼

變成一些簡單的符號

你會看到候鳥遷徙的宿命

和彩雲無預期遠行

你將回到千年冰河的沉寂

無人結伴。你勢必摸著黑

朝時鐘滴答反方向——

你迷了路又何妨

縱然不在家堙A也是往回家的路上了

 

當你習慣於夜之黑

習慣於所有的景點都不能帶走

你已全然進入真趣的浪漫

和極端的死亡寫實風格——

山不像嶺,雲不像霧

風不是季節,沙不是塵土,

珍珠不歸於海洋,重生不歸於滋養……

只有煙,肯定是往事

 

最後

宇宙給了你最公平的酬賞

你姿勢對了,死也就自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