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不斷的瑄公圳

 

大坪嶺上有我父母的墓塋

墳前有一條長流的瑄公圳

圳水不急,徐徐地流著

傳說千百年前下埧缺水乾旱

農田十乾九旱,農作物欠收

瑄公乃發起鑿石造圳

築坡數十里,引水灌溉農田

使千萬子民長年不受饑餓

使一代相傳一代地繁榮

綿延不絕地守護著家園

守護著下垻,守護著太和

守護著年年歳歳圳畔的杜鵑

杜鵑花綻放在淡淡的三月

杜鵑花盛開在清明時節

讓子孫們慎終追遠掃墓祭祖我是蓑翁落拓異鄉

奈何,千里迢迢,一水隔天涯祇有心香一炷

祈求父母佑我及我的子孫

綿延不絕,在島上千秋萬世

 

 

附註:瑄公,是我們五華周姓七世祖。根據家父舫汀公手著

𡿨周氏岐陽家乘〉族譜記載:七世袓諱瑄字仲瑛號法仙,妣張妙英。

又娶了鄒、曾、申三房。

 

 

閣樓裡的書聲            

 

遙想當年,試院路

祇是一條短短的鋪滿花崗石的小徑

在那小小樓閣的窗隙間飄出

飄在落寞的腦海

迴盪復迴盪,似一首兒歌

又似一首古調的低吟

心田媮`是那小女孩的稚語

想揮也揮不去的童聲

多少年,似走馬燈般的過去

那稚齡的讀書聲依舊不歇

在我那即將枯涸的心海

泛起漣漪,一波又一波的騰起

似望斷長淮,或夢中的六朝金粉

永叔啊!你說:

「人生自古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

你可曾想到千百年後,依然有執著的情痴

無關乎世態炎涼痴情依舊

朝思暮想的依然是那樓閣𥚃的書聲

 

附註:歐陽修,北宋時期的文學家、史學家、政治家。字永叔。此句引用他的名詩《玉樓春》名句。原詩「尊前擬把歸期説,未語春容先慘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和月。離歌且莫翻新闋,一曲能教腸寸結。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東風容易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