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 曦

 

晨光從遠山飄來

輕輕吹醒窗前樹葉

搖曳著醉醺醺的麗姿

也搖醒昨夜棲息樹間的鳥兒

鳥兒叫醒沉睡的大地

驟間,大地忙碌起來

說是春回大地

告訴我們北國雪消

溶化了頻臨的熊熊戰火

也溶化了疫情蔓延

卻未能溶解島上野心家的爭吵

酒浪餚宴論乾坤

卻負春風吹拂靜謐的大地

但願昨夜101璀燦煙火

能夠照亮野心家的貪婪

讓島上回復昔日的繁榮

穩定世局榮榮發展

芳草萋萋千里、綠野仙境

日夜沐浴在浩瀚的世界

不是神仙;亦勝神仙

 

      民國112元旦晨於臺北市

 

翻轉乾坤

 

翻過11日的日曆

驟然發現一隻白兔啃食著青草

萬里無雲的晴空寂靜

宛如醒著的茫茫海洋

洶湧澎湃的海浪濤濤

猛烈地拍撃著正在航行的船舶

船長鎮定掌著舵向前行駛

是信心也是毅力

一群群海鷗在藍色晴空中翱翔

啼醒船長不要迷航

島上善良的兩千三百萬人

正痴痴等待著你的援手

地下英靈在哭泣、哀號

遍野貪婪的狼群

正啃食著人民的無奈

人民沒有什麼依靠

只待藍天翻轉青綠的草原

讓世世代代島上的人民

活在和諧而又幸福天地

這不是奢華的企望

是哭泣的青鳥啼醒的天堂

         

         民國 112元月2日晨於臺北市

 

山嶺看山

 

山嶺看山山外山

霧霾染成的天河猶如仙境

又似初戀情人的髪絲飄絮

在虛幻中流散、游動

這時,誰在乎誰的視景

彩雲在呼喚,山在呼喚

姑娘啊,此刻只有我倆的心在忐忑跳動

我們已經墜入深深的情網中

就像山中的樹和籐永不分離

說是前世姻緣

是山河無法阻斷的路程

縱使遙遠如疊疊的山嶺

或是重重的懸崖峭壁

都無法阻斷我的牽掛與思念

除非我的靈魂與肉體同告消失

          

         民國112元月3

 

茶花盛開

 

茶花盛開時節

憑闌凝望是滿目煙波

眸光下,不是杳杳神州

是艷麗繽紛如瑰麗的風景

療癒我多日鬱悶心情

深鎖的眉頭不再

煩躁不安的心驟然靜穆

展現在眼前的是一朵綻放茶花

雖然有點孤寂

春天已經吶喊著歡樂氣氛

濃濃地撲擊著一片香氣四溢

不是迷人,是醉我如畫

倘若這個世界尚有所留戀

就是此令人永遠喝不完的芳醇

         

       民國 112元月4日早晨

 

守住花開月正圓

 

整個青春散落在竹塹城

那個吹口哨的年紀

沒有憂愁、沒有牽掛

只奢望在萬卷書中

尋覓自己的夢想

一頁一頁的翻過

像翻動自己的青春歲月 

記得也罷,忘記也罷

反正明日的朝陽

仍然會從東方升起

璀燦如自己的青春年華

揮霍不完的漫漫長夜

是樹林頭的婉轉笙歌醉人 

誰說青春不能留白

那些歌聲、那些探戈舞步

多少夜堿D燈苦讀

正是填滿了我的人生

讓耄耋衰翁仍然屹立不倒

守住花開月正圓的春秋大夢

 

         民國112元月4

 

想著春訊

 

想著春訊想著妳

想著想著,腦袋堛滲姜g

就像一根飛上晴空的風箏細線

牽引我綿綿思念

飛越過層層山巒

飛越過幾許險峻屏嶂

飛越過萬重嬌妖江山

飛越過茫茫的萬頃海洋

祇是期盼今年的春風

能吹拂耐冬花

使散落的花瓣依舊綻放

綻放醉的人芬芳

像東風吹醒的夜晚

皎潔如妳眼眸之閃動

使人迷醉、使人魂消

宴卧在草叢上的蝴蝶

突然蘇醒

尋找春天的第一句雷聲

說是春雷會驚醒夢中人

       

       民國 112元月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