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秋雨

 

八月的秋雨

一陣一陣隨微風掃落殘葉

順著屋檐滑下水柱

成一線長長的銀色絲光

淅淅瀝瀝敲擊著庭院石磚

似昔日佳人在廰媞V打的音符

一聲聲敲擊在我的心

是憂怨抑或是悽楚

我已經無法分辨出

你昔日琴鍵音符

你曾經唱過的秋水伊人

悽楚哀戚的聲音

依舊聲聲縈繞我心頭

 

伊人啊!你可知

你已經離開十二個春秋

每逄秋風掃落滿地黃葉時

是我思念最深切悽涼時節

蘇子瞻有十年生死兩茫茫

而我仍在孤燈淚灑話當年

淒淒風雨;荷香遠颺季節

追尋你昔日琴音繚繞

只恨八月陣陣秋雨

摧殘片片落葉滿院

夜夢醒來;依舊愁腸寸結

 

112828日於臺北市寓所

 

枯 枝

 

一陣秋風掃盡枯枝上的黃葉

在流浪的風媦g下你的名字

讓微涼的秋風伴著北雁南飛

告訴你北國的寒冬跫音已降臨

檐前雨滴猶如我點點相思淚

倘若淚水能灌溉枯枝成新芽

明年枯枝依舊層層綠葉

遮著你;也遮著我

遮著我倆的青春歲月

不為時光的摧折流逝

歡聚霞樓,共飲一壺秋色

何愁今夜夢中不相逢

最是斜陽落下帷幕時分

枯枝期待著倦鳥歸棲

誰說明日天涯兩不知

枯枝依舊期待著綠葉陪襯

 

    11293日於臺北市

 

秋涼時節

 

昨日天上浮雲散盡

清晨地下露珠點點滾落

小麻雀不悉秋涼已降

依然在林間躍跳

恍惚在㝷覓昨夜失落的夢

沒有來得及告知

秋天已在黃葉中飄落

滿山遍野的楓紅層層

荷塘蕩漾著微涼的清水悠悠

詩人墨客在廊間煮酒論詩

心中驟間升起縷縷輕愁

那知曉來風雨酒醒

始悟人生歲月太匆匆

揮不去的是片片情愁

剪不斷的是日夜牽掛

唱不完的是深情款款詩歌

誰能告訴我今夜伊人安否

 

       11295日於臺北市

 

清 秋

 

一陣風雨一陣寒

一片落葉一季秋

風雨無情,歲月更無情

老去不是樹上黃葉

是植根在地下樹莖

 

牆上天天翻過的是日曆

是今天也是明日的歷史

是你我生命必然的註釋

是一頁燦爛而華麗的風景

 

腳下踩著廣袤大地

頭上頂著一片彩虹

人生沒有唱不停的驪歌

也不會有走不盡的路程

遙遠也罷,短暫也罷

走過的路

就是你我生命的烙痕

 

珍惜吧!擁有當下

比一切都真實美好

 

       11296日於臺北市

 

蒹葭歲月

 

一束繁花一季春

一聲春雷一束陽光

人生幾許蒹葭歲月

在蒼蒼茫茫中度過

就是要堅持活出陽光

活出自己燦爛年華

儘管熬過多少北國霜雪

賞盡無數寒梅綻放

也許不知春歸何處

更不知衣帶漸寬終不悔

縱使消瘦又如何

刻意彫綴的花團錦簇

萬紫千紅的美景處處

耐不住的是季序遽嬗

極目遠眺,望不盡雪散江河

綠波蕩漾情意無涯

倘若人生如繁花鬥艷

幾許颯颯霜雪過後

生命依然燦爛秀美

何懼道阻迢迢千萬里

 

          11298日於臺北市

 

風雨黃昏

 

遠處有煙冉冉升起

夕陽伴著細雨繽紛飛舞

木樨花搖曳著優雅的麗姿

散發著淡淡的芬芳

在細雨中似醉非醉的微醺

 

遠眺故國河山依舊嬌妖

在迷茫的風雨中頻頻召喚

猶如黃昏風雨聲聲淒厲

又如老母親聲聲召喚

句句叮嚀縈繞耳畔

如今黃昏風雨淒淒

更令人頻添離情別緒哀傷

最是千古斜陽無處話淒涼

 

七十五年家國

在風雨黃昏中濛濛浮現

碧園翠竹,依舊映入眼瞼

總教人思念重重

宛如剪不斷的臍帶

 

        112910日於臺北市

 

稻穀飄香

 

年年秋收時節

在故鄉的門前大禾坪上

此時正是稻穀飄香時節

粒粒金黃色稻穀

似碎金散落在曬谷埸

小麻雀偷窺著機會降臨

 

倘若沒有當年礦世浩刧

大坪嶺的松木依然密密成林

依然有層層松針鋪滿大地

鳥兒在林間跳躍

抑或在草叢中尋找食物

秋蟲在草叢堻豲

天不老,思鄉情意繾綣

 

倘若世間沒有天災人禍

文裕樓依然年年榖満倉

誰能說不是歡樂年年

彷彿置身於世外桃源

效古人圍爐煮酒論詩

管他有沒有明天

 

       112911日於臺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