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燦爛

 

暮雨初晴,涼風習習

憑欄遠眺,目送秋光遠離

夕照池塘,波光依舊瀲灧

昏鴉在暮色蒼茫中徘徊

找歸巢?抑或是戀棧彩霞

我非鳥,焉知鳥之意

 

俯瞰匆忙大地

疾馳的車輛與行人爭道

喧嘩的聲音阻塞耳畔

遠遠傳來的是連天炮聲

慘烈的毀滅性

死亡與哀號齊鳴

急促的腳步已走不出

 

倘若我還能僥倖活著

縱使偏安一隅

明天依然燦爛

      112年11月6日於臺北市

 

青春不留白

 

活在掌聲的年代

我徹夜不眠不休  

用生命煮字爭取版圖

一字一柴似地燃燒自己的青春

以沸騰的鮮血塗寫東城故事

以不渴的腦汁澆灌黃昏

斜陽不知人間疾苦

沒等你捻白晝的光芒

轉眼就西沉

宛如昨夜被西風搖落的春花

留不住的歲月

像湖岸上的垂柳

柳絮絲絲飄入湖中

回首前塵,似壁上一幅風景

珍惜當下,比一切都美好

過了今夜;就是明天的歷史

往事不堪回首

只能淡淡的思念、哀傷

自我慰藉就好

無論是苦痛或歡樂

和別人無關;緊要的時刻

祗有掌握自己的生命

那是永遠不變的真理

 

      112年9月25日改寫

 

英雄頌

 

在猛烈的砲火下

你荷著槍,像追逐玫瑰花般

向著血染沙場急速前進

沒有回頭,如糜鹿與猛虎

在你心目中只有撃倒對手

沒有驚、沒有膽卻

打倒對手是一壺濁酒

在心坎媯o酵

激勵你醉臥沙的壯志

管它有沒有明天

王翰說:古來征戰幾人回

何其壯烈、何其悽美

多少英雄白骨埋荒外

因為你的豪情與壯志

死亡不是句點

是民族歷史的傳承

你的英烈為國家立下了豐碑

永遠為後人憑弔與追思

      112年11月17日於臺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