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花開月正圓

 

整個青春散落在竹塹城

那個吹口哨的年齡

沒有憂愁、沒有牽掛

只奢望在萬卷書中

尋覓自己的夢想

一頁一頁的翻過

像翻動自己的青春歲月

記得也罷,忘記也罷

反正明日的朝陽

仍然會從東方升起

璀燦如自己的青春年華

揮霍不完的漫漫長夜

是樹林頭的婉轉笙歌醉人

抑或是美人的翩翩舞步撩我

誰說青春不能留白

那些歌聲、那些探戈舞步

多少夜堿D燈苦讀

正是填滿了我的人生

讓耄耋衰翁仍然屹立不倒

守住花開月正圓的春秋大夢

      113年1月5日修訂稿

 

 

飄過幾度風雨

穿過幾番霜雪

跨越多少叢山峻嶺

琴江河水依舊浪大浪

浪花濺濕的是青春歲月

默默無語的是大坪嶺上的雙親

曾經用他們的生命呵護我

用他們瑰麗的華護著我

小心翼翼地護著我成長茁壯

無怨無悔地照顧我成樹成林

屹立在這漠漠的大地

承受著生命的喜悅

鍛練我不屈不撓的心境

在這廣袤的地球上掙扎

不知耗盡我多少金色韶華

換來幾許消魂和無數夢幻

如今,祇留下無限的回憶

      113年1月7日於臺北市寓所

      最後定稿

 

生命意義

 

走過九十春秋

我將使歳月不再停留

生命輪盤依舊在軌道上運行

偶爾發生故障,不能出軌

因為沒有終站

只有驛站

人只是一個過客

無論你走過多少春秋

依然無法抗拒遠去的單程列車

是永遠無法回頭的火車

佛家說人是過客

也是一種輪迴

過客也好,輪迴也罷

抓住當今是真實的存在

人存在於對自己生命責任

只要活著,就是一幅風景

是風景,就不可能沒有意義

看你如何去詮釋

宛如自己的生命價值

是取決於自己

年輕時盡情努力揮霍

燃燒自己的青春發出熱力

年老時靠著餘燼

照亮未走完的路程

     113年1月9日修訂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