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與蟲鳴

 

晨曦璀璨地從山嶺上昇起

爬過茂密的叢林樹梢

林間有鷓鴣啼着

春天的跫音

蔚藍的天空有一群小鳥掠過

是探索大自然的風景

抑或尋找另一片天空

一朵朵昨日沒有風雨的彩虹

在這煩惱的世界

最不願看見的是那渾濁氣流

會給它帶來煩燥與不安

猶如東缐戰事會給人類恐懼

地上蟲兒在草叢奡撠

似在尋覓晨㬢的明媚陽光

企盼永遠活在陽光下

曝曬自己虔誠的心願

祈求世人永遠活在和諧中

不再有煩囂、殺戳戰場

     113213日早晨

 

新春踏青

 

上午陽光亮麗燦爛

宛如少女綻放的笑顏

熾熱如夏日的朝陽

高懸在蔚藍的天空

依稀似火球般在滾動

偶爾有幾朵白雲掠過

宛如故人臉龐的光影

似我昨晚翻過的舊日情書

絨羽似地飄起

頁頁觸及我的心房顫動

 

俯視茫茫大地

綠草如茵

鋪設出芸芸如氈

路邊的杜鵑花盛開

艷紫嫣紅似火般的綻放

雙雙蝴蝶傾巢而出

在花叢間追逐復追逐

戲玩如我消失已久的童年

祗能存在模糊的記憶中

似曾相識的夢境

誰說那不是蝶戀花

    113215日於臺北市寓所

 

碧紗窗外

 

碧紗窗外

黃鸝聲聲啼醒春花綻放

默默地散發醉人的芬芳

說是遠古時代情人的髪香

昨夜庭院堿鶞嶁斨藐A麗

似在期昐朝陽的撫觸

如杜鵑花渴望溫馨的三月天

淡淡優雅地開放在圍籬邊

圍籬圍不住是我的鄉愁

鄉愁是飄蕩在天空的一朶雲

悠悠蕩蕩地在蒼空呢喃

如春燕訴說昨夜的往事

是重複不斷的錯誤

抑或只是單純思鄕情切

七十年家國早被海風吹散

崩塌的古老圍牆已無痕蹟

唯一能讀出的晒榖埸禾坪

依然存在著蕩蕩漾漾風情

依然讓我想起昨夜夢見的慈顏

說是老祖母的最後笑靨

    113219日於臺北市

 

魯冰花

 

朝陽與魯冰花

交織成一片燦爛天空

閃耀着華麗的大地

把它染成黃金的繽紛色彩

將冉冉升起的曙光相映

襯托成一幅自然的風景

使行人踟蹰、駐足、徘徊

不知是魯冰花醉人

還是人醉於魯冰花

細訴春色與魯金花爭艷

倦怠的陽春三月天

使人慵懶地想起你的身影

宛如魯冰花般的清純亮麗

彷彿置身於歡樂的從前

那個沒有憂愁鬱悶的日子

是妳我共同築巢的靜好歲月

如今又是魯冰花盛開時節

猶如妾似朝陽又照君

       113220日於臺北市寓所

 

雪崩之夜

 

昨夜驟然傳來北國雪崩

凜冽的寒風似刺骨般侵來

昨日燃燒的冬陽

躲在烏雲密佈中嘆息

傳說太陽突然滑落在大海

被厚厚的冰層融化成河成氣

造成凝固的山成林成冷冽寒宮

寒宮裡蜷縮着一群倦鳥

是巢不是窩

豈能沒有覆巢之危

此乃碧紗弄影東風薄

一夜風雪催海棠

倘若人老了,有個窩避寒

何嘗不是一種幸美

       11331日於臺北市寓所

 

漠北孤煙

 

滾滾黃沙隨冷風捲起一堆雪

被遺忘的昭君聲聲哀怨

像漠北天空的孤雁啼鳴

凄厲如英雄的劍劃破長空

誰能躲避歲月的追殺

把黃昏的襯衫撩在夕陽

任其飄蕩聴塞外的風聲

當年鐵馬飲過大漠甘泉

是否已經竭涸乾枯

抑或依舊潺潺流動

如沙漠中的駝鈴聲痕

飄蕩在孤煙中徘徊不歇

在此彌留的歲月𥚃

偶然發現兩鬢頻添霜雪

誰說有揮霍不完的青春

老去方知人生路

祇是一條短短崎嶇單程道

竟然使我孤館寄餘生

    11335日晨於臺北市寓所

 

香水百合

 

當幾根細長的枝幹

撐起層層疊疊的綠葉

陪襯著數朶綻放的百合

便成淡雅而芬芳的陋室風景

使你醉、使你暈眩

留下一頁讀不完的詩篇

寫不盡的纏綿而婉轉故事

當我走過那一爿書牆

有一陣淡淡的清香撲鼻

始悟花香不如書香

陸游怨恨「白髮無端日日生」

如今,眼花撩亂、雙腿乏力

手杖難離身、步步艱辛

方知韶華不再

花香、書香娛殘年

天上人間

     202335日於臺北市

 

櫻花季

 

在冷冽的暮春時節

櫻花在武陵農場綻放

濃濃花香宛如少女的唇味

花間小徑簇擁著片片花瓣

層層疊疊與徑邊小草細語

喃喃述說著朝露的深情

花叢間的蝴蝶依舊雙雙飛舞

殘寒已盡,昨夜疏雨散失

早歲我停歇過木屋依舊

只是剖落幾許青春歲月

留下芊芊綠蕪繞牆的滄桑

昨夜雪雲已經淡化

放曉花間多少蝶飛花舞

醉倒幾許遊客春夢

不在濃香;祇求一親芳澤

何需長相廝守

    113310日於臺北市寓所

 

春寒料峭

 

春寒料峭佇立窗前

凝視庭院深深烙印

片片落花與蝴蝶跳着探戈

祗有幼蟲在泥土堛宏

似在喊着春歸何處

翠綠的榭葉搖曳在樹梢

猶如青春歲月撼動的心扉

片片綠葉掀起心湖漣漪盪漾

人生宛如一幅鼓漲的帆

航向茫茫的大海

任浪花一朵朵拍擊

猶如綠葉一片一片搖曳枝椏

幾許凌波翠柏

在兩岸悠然屹立如山嶽

在這春寒料峭時節

任綠葉顫抖在枝頭

無畏於紛飛的寒風細雨

若有堅韌剛毅的生命力

又何懼於惡劣環境污染

猶如青蓮出污泥而不染

 

    113312日臺北市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