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ice

 

除夕零時零分

一雙遠遠

遠望歸家的瞳眸

焦慮着

門外一雙孤燈獨照

 

亮不了滿路

上白下黑的冰塊

陣陣冷冷

嗑斷抽搐的三叉神經

 

面頰左側歪斜

滑落粒粒失重的

汗珠

咚咚嚮在

一面

|鏡下的地獄

 

門外的孤燈仍獨照

焦慮

 

            2009.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