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塞納河左岸   

 

黃昏,櫥窗裡的名牌

隨著冷豔的貴婦出巡

香水與歌劇、佳餚與畫廊

誰都無法預言灌溉更多的

心靈綠洲

 

羅浮宮與奧塞博物館已輕輕關門

維納斯雕像向印象派畫群

辯證永恆的真諦

只有冰冷的石壁 牆角的監錄器

曖昧的檢閱清湛且孤煢之藝魂

 

咖啡與紅酒讓沉澱的情繭

緩緩抽絲

傾訴以及尋覓他鄉的幻境

是眾人熟稔療傷的途徑

 

夕陽開始在亞力山大橋旁潰散

我們的眼神迅速沾舐彼此的慾望

然後若無其事購買

一張返家晚餐的車票

                    2004.2.22

 

 

墨香跟著玲瓏飛恣的手舞得汗水淋漓

那根傲骨峭直膚色蠟黃的筆幹被暗流的指力

逼得欲休不能

 

竟然咳出滿紙牢騷

 

滿袖乾坤瀉出竟是隻隻汪汪的落影  半推

半就  來去自成磊落的神情

 

趁緬懷盈盈反正多潑一點河山亦無傷感

總要讓那匹古老的泉瀑爆裂水響

 

然後又耐心嚼磨剩餘的美德

                    2004.10.27   

 

預約仳離  

 

僻冷的靈魂在黮闇的流光裡迷惘穿竄

兩顆不該邂逅的心靈空寞得彼此磨擦燻

()的肉慾取暖  一些僾真還假的情繭絲

絲吐納成更勷然的創痛

 

深知不會從永睄r守中圍築承諾  每次

存溫後的寂寥與惘然便成一種無言的隱傷

 

我們在預約仳離的漩渦裡醞釀短暫的酩酊

而漸漸從道德震懾的渲染中蘇甦

曾經繾綣悱惻過的暗影仍會泣泣瞬息之

慰藉  仍會傷逝一段被唾棄的偽裝情種

 

我們在預約仳離的虛幻中驚惶偷歡

妄使一切表象美好的事物顯得圓滿

只讓心深的暗角淌血與糜爛

 

雨幕是捲不起的水簾  曾有的歡情是潑

墨後無法斂收的餘香  奈何這種飛揚的

愜意散落在縱橫滄桑的歲月裡  只能暗

夾在回憶的卷帙中塵封

 

最難堪是所有啜泣偷偷在夢裡蒸乾

還好那瓣絞結的心未被識破  而晨暉

總識趣將婉約的痛楚輕輕帶走

誰知暗幔裡滋生的溫馨  曾被焚燃

 

當朝陽冷酷曝散這段脆碎的露水情緣

妳必記起在輾轉無眠的夜裡  我是曾經

哭過笑過抽搐過的影子

                        20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