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故居

 

     一九九五年的春天,從香港飛來多倫多探望正在待產的女兒,趁機看看當地的房市,誰知一看便看上了一間十分精緻的獨立房。因得到妻子的支持和兒女的鼓勵,便決定把它買下來,作為退休後棲身之所。

 

     我們把房子略為粉飾一下便搬進去,想不到在那裡度過了十八個年頭,並對它產生出深厚的感情。我們生活在那裡除了感到安全舒適之外,和鄰居也建立了親切的友誼。

 

     由於年紀漸長,三年前便有意把房子出賣,並打算搬到面積較小及容易照顧的公寓去。可是一想到要離開它時,不捨之情油然而生,使我放棄原來的計劃。

 

     今年初春在天氣仍未回暖之際,妻子步出後院的台階時,由於不小心踏在薄冰上而栽了一個筋斗。我連忙把她送往醫院求助,幸好一切無大礙。雖然如此,我們仍得居安思危,預防同樣的意外再次發生。未雨綢繆總勝過等到力不從心時才行動。

 

     我素來辦事都十分果斷,但對這次售房的計劃雖再三思考,依然難下決心。經過一番思想鬥爭之後,我終於向現實低頭。

 

     當拿定主意之後,又得考慮是先買後賣,或是先賣後買,或是買賣同時進行呢?

 

     先買比較冒險但好處是我們有充裕的時間去佈置新居;先賣比較穩紮穩打且有利於財政上的安排,缺點是符合個人條件的新居不易求,而且當故居脫了手但新居仍未落實時也會使我們一時無法安身而感徬徨。一般來說,計劃p管如何完美也需要運氣的配合才可如願以償。對得失過分注重是辦不成事的。

 

     由於舊居位於一個十分熱門的地區,我對出售機會充滿信心,因此決定買賣同時進行。至於如何巧妙地將買賣的先後配合起來,則非我所能控制的事。

 

     我做事一向講求效率,新房一下子便買成,繼而把焦點集中於售房一事。經過三個多月的嘗試,終於把任務圓滿完成。最使我們感到欣慰的是買家是來自北京的一對中年夫婦,他們答應往後會好好照顧房子,並歡迎我們隨時回老家去。

 

     搬家原來是一件沉重的負擔。我們每天把細軟和易打碎的東西用紙箱裝好,然後開車把它們搬到新居去。來來往往不下百多回,終於大功告成。至於其他較笨重的家具,我們只能僱請搬運公司代勞。

 

     離開故居遷往新居,是生活方式的一大改變。我們盡量以積極的態度去適應新的環境,希望從中找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樂趣。

 

                                          黃啟樟 2013/12/19

 

                                                       2016/5/30 黃啟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