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滿地可

 

    多倫多與滿地可的距離只有五百多公里,有高速公路連接,開車去很方便,中途停下來喝杯咖啡,提一提神,又可重新上路,五至六個小時左右就到。

 

    我已經很多年没有開車去滿地可了,這次打算在中途的Gananoque小鎮停下,過一個晚上,然後繼續行程。它位於聖勞倫斯大河上游的南岸,是千島群島附近的市鎮之一。以前曾經路過,並在河畔的Gananoque Inn吃午餐,印象深刻,希望有機會再來,這次終於如願以償。

 

    千島群島著名景點之一的Boldt Castle,是美國富翁George Boldt為愛妻Louise在愛心島(Heart Island)上興建的一座別墅。可惜工程未完她就離開人間,別墅因此一直被棄置,很多年後才開闢給遊人憑弔。我以前去過,廢墟一座而已!

 

     Gananoque小鎮只有五千居民,風景優美,生活悠閒。安大略湖的湖水便在這裡注入聖勞倫斯大河,再流經安大略省及魁北克省才進入大西洋。加拿大和美國只是一水之隔,在二百年前兩方曾發生軍事衝突,Gananoque和很多河畔地區都曾經遭受戰爭的破壞,不過留下的痕跡已經很模糊,使人容易遺忘這段歷史。

 

    Gananoque開車往滿地可,我們刻意避開高速公路,改由靠近水邊的小路走,沿途經過很多村莊與小鎮。加拿大由於幅員遼闊,很多地方都被荒廢,野草叢生。我們經過Broadville時曾經停留一陣,女兒曾在這裡一所私立中學唸書,不經不覺已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

 

    走走停停,我們終於抵達滿地可。首先尋找我們預訂在舊城區出租大樓的所在地,我發覺單程路很多,而且到處修路,容易迷途。在這個情況下,GPS派上用場。縱使有這個裝置,我仍費了不少心思才找到業主推薦的那座公共停車場,把汽車存放好。停車收費19加元一天,不算貴了。

 

    滿地可很有點歐洲味道,露天咖啡廳很多,一些餐廳也喜歡將餐桌安放在路旁,尤其在遊客眾多的地區,使顧客可一面品嚐佳餚美酒,一面觀看來往的路人。據說聖勞倫斯大道是將滿地可的英語和法語區分開的,它的東面流行法語,西面流行英文。雙語特色比較顯著,不似多倫多那般到處都以英語為主。

 

    滿地可除了有很多單向行車的路,斜坡也多,不便步行,也不便騎單車。唯一的好處是那座臨山而建的大教堂,是迷失方向者的路標,猶如海上的燈塔。這裡也有很多教堂,櫛比鱗次,方便教徒做聖事。離開我們住房不遠處有座宏偉的Notre -Dame天主教堂,付六元門票便可進去參觀。我們那天剛好有風琴表演,悅耳動聽,久久不願離開。加拿大沒有經過世界大戰的破壞,眼前的建築肯定是一個完美無瑕的真品。

 

    1979年秋天是我首次到滿地可公幹,代表遠東地區參加Dominion Textile公司總部舉辦的國際業務會議,心情有點忐忑不安。殊不知加拿大的管理層平易近人,樂於協助後進,並歡迎我加入他們這個團隊。公司宣佈Bill Gagnon為國際部的新總裁,成為包括我在內的眾人上司。我在他領導下工作了十八年,並成為忘年之交,直到如今。最近知道他患上了癌症,所以專程來看他。

 

    向上司道別後,我走到1950, Sherbrooke Street的公司舊址去憑弔。我們曾經擁有這座大樓,如今景物依舊,不過面目全非。天下哪有不散的筵席,我們也必須面對這種不由自主的變遷,接受現實。

 

    滿地可確實迷人,以後還會舊地重遊。

 

                                     2018/8/4 黃啟樟

 

 

出外旅遊必須提高警覺

 

朋友與家人到多明尼加共和國旅遊,想不到竟然有這樣不尋常的經歷,如今回述起來,餘悸猶存。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某個晚上他們正在熟睡中,突然聽到敲門聲,以為自己發夢,不過聲音愈來愈重,朋友便起來看個究竟。他透過門上的防盜小孔向通往房間的通道望,發現一個酒店職員與一個穿制服的保安站在門外,但形跡可疑。看看腕錶,時針顯示凌晨一點左右。在這個夜闌人靜的時刻竟然被人騷擾,任誰也怒不可遏,所以他就高聲質問對方來意,他們說是應房客投訴而來。這分明是個借口,朋友確信不疑,知道開門便是引狼入室。

 

眼看鬼計被揭穿,目標不達,兩個壞蛋知難而退。天亮後,朋友走到接待處投訴。他們似乎司空見慣,毫不認真,只答應追查及安撫一下便算。

 

加拿大遊客在墨西哥旅遊區遇劫及遇害的案件並非前所未聞,而且很多宗至今仍未破解。犯案者喜歡喬裝酒店保安人員,真假難分,使受害者失去防範意識,他們便容易下手。這些罪犯和酒店職員可能有聯繫,堻q外應,選定目標才行動。除此之外,聞說執法人員也會包庇這些壞蛋,執法不嚴,甚至參與其事,從中分一杯羹。曾有一宗凶殺案,罪證無故被毀滅,嫌犯得以逍遙法外。

 

很多年前筆者曾經到過法國地中海度假區避寒,停車在路邊時,一輛摩托車迎面衝過來,兩個來勢洶洶的年輕人立即想將我們的汽車門拉開,幸好我們早已將它上了鎖,避過了被搶的厄運。另外一對加拿大遊客便没有這般幸運,不僅皮包被搶去,旅行證件及藥物也被拿走,惆悵之情可想而知。歐洲到處都有來自非洲的非法移民,為了生存挺而走險。遊客成為他們搶劫的目標,因此必須提高警覺,步步為營。

 

菲律賓也是個旅遊黒點,那裡計程車司機喜歡大獻殷勤,千萬別中他們的圈套。姪兒就因為曾接受計程車司機提出的等候服務,在餐廳走出來時就被搶劫。報警也沒有什麼作用,他立即失去遊興,匆匆離開,從此告別菲律賓。

 

    近年中國大陸遊客到處大灑金錢,使人誤會所有中國人都是暴發戶,成為搶劫的對象。記住出外旅遊切勿過分招摇,引起注目,容易惹麻煩。

 

除了小心保護財物之外,我們也必須關注生命的安全。最近在泰國布吉島發生沉船的意外,其實是可以避免的。出海前留意天氣預報,也不妨查詢船隻的載客量,如果懷疑超載,就拒絕登船,浪費金錢事小,保命重要。這些事情絕對不可疏忽,否則風險便由自己承擔。

 

高原地帶對一些人是不適宜前往的,因為恐怕會產生高山症,結果不堪設想。地球這麼大,可去的地方多的是,不必冒險前往。政治局勢不穩定的地區也須避開,恐怕會隨時發生動亂,無謂惹禍上身。伊斯蘭國家比較保守,入境問禁,會免除不少麻煩。由於文化不同,入鄉隨俗,會受到歡迎。結伴同行,互相照顧,都是出外旅遊應該考慮的事項之一。

 

                                           2018/8/11 黃啟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