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寒經歷小記

 

我移民加拿大已經有二十多年了,仍然不適應這裡漫長的冬天,所以每逢冬天來到時都想找個地方避過。開始時加勒比海地區很吸引我,因為距離多倫多不算很遠,大部分國家只需幾個小時的飛行航程便可到達,而且沒有時差的問題,消費亦不高,尤其是一些「費用全包」的旅行團,或者一些豐儉由人的「遊輪假期」。參加這類旅行團,「吃、喝、玩、樂」都有人為你提供周全的服務,有求必應,很適宜一些平時辛苦工作的「上班族」,他們在放假時就想盡情享受一下「四肢不動」但仍然有人侍候慰勞的日子。我已經退休了,休閒日子過得多反而想改變一下生活的節奏,靜極思動,對這類旅遊方式已不感興趣。除此之外,加勒比海天氣比較熱,和東南亞地區差不多,與加拿大冬天的溫度相距太大,一冷一熱,容易生病。加勒比海地區曾經被西方列強統治過,留下來的都是一些殖民的歷史,大同小異,而且令人聽了感到心酸。經過殖民者的摧殘,這些國家在今天仍然很落後、貧窮,治安不好,使旅客感覺不安全。在墨西哥、多明尼加、海地、牙買加及古巴便曾經發生過遊客被搶刧的案件。聽得多了,你便會對這些地區失去興趣。除此之外,土著文化被侵入者的文明覆蓋了,剩下來的都變得肢離破碎。

 

我已經很多年沒有去加勒比海了,美國的佛羅利達州成為我新的選擇,並可開車去,十分方便。相隔幾年我便去一次,每次逗留一至兩個月。佛州冬天猶如加拿大的春天或秋天,適宜戶外活動。我喜歡打網球,幾乎每天都打。除此之外,那裡便沒有什麼地方好去了。美國人生活單調,文化膚淺,只有物質文明,很快就使人感到乏味。美國人唯我獨尊的態度及種族隔離十分明顯的現象,使外來者處身其間感到不安。很多度假村內只見白人,黑人不見蹤影。佛州冬天是旅遊旺季,消費比淡季時要高出很多,不划算,因此我又動腦筋去發掘新的去處。

 

某年冬天曾在昆明逗留了三個月,是慕名而來,但來了之後感覺這個城市被形容為「四季如春」與實際情況不盡相同,曾經有幾天冷到我白天不願出門,晚上要蓋上一張很厚的棉被才可入睡。當年國內家居禦寒設備不甚講究,冬天並不好過。雖然如此,昆明仍有它的優點:如交通方便,治安良好,消費低廉,鄰近有很多風景名勝。在這段期間,我到過西雙版納、瀘沽湖、麗江古城、虎跳峽、香格里拉及九寨溝,也到過成都、樂山大佛及重慶市,收獲豐富;而最難得的是能夠走到長江及瀾滄江的源頭地帶,一睹祖國秀麗的山河,印象深刻。我有個老友居住在昆明,以後仍會來探望他,但不會選擇冬天去。

 

我在香港生活了三十多年,它曾經是我的家,安身立命之所,對它念念不忘。每隔一段日子便會回去一次,每次都發覺它改變了很多,但有跡可尋,這座城市是永遠不會從我的記憶中消失的。當年離開香港的決定是否正確,一言難盡。但可肯定這裡沒有刺骨的寒冬,是個避寒的好地方。我曾以遊子身份回來很多次,重溫一下過去五味俱全的生活,可解除思鄉之情懷。香港最近發生之動亂,令我很擔心,但願早日完結,回復正常。

 

除了香港之外,馬來西亞是另一個令我留戀的地方。我曾經在怡保(Ipoh)逗留了三年,是被公司遣派來工作的。這是個華人聚居的城市,廣東話十分普遍,在這裡生活沒有一點隔膜的感覺,很快便能習慣。霹靂州(Perek)風景優美,地貌與桂林相似;氣候屬於熱帶,陽光充沛,一雨成秋。這裡的華人熱情喜客,同事與鄰居待我親如家人。三年很快就過去了,印象深刻!我離開後曾作舊地重遊,而且在附近的檳城過了一個冬天。享受陽光、美食,和濃厚的人情味!

 

香港及怡保或檳城都是避冬的好地方,可惜路途遙遠,年齡大了,抵受不住長途飛行的勞苦,況且香港消費愈來愈高,逗留時間長了將會是一項沉重的負擔。馬來西亞的生活指數仍然保持在較低的水平,我有個同事便打算由英國回流亞洲,選擇在吉隆坡置業,安享晚年。很多移民到西方國家的人,到了晚年總會有落葉歸根之想,但付諸行動,則談何容易。除此之外,馬來西亞是所有東南亞國家中將中國文化保存得最完整的地區,那裡有很多華校,以華語授課;當地出版的華文報紙,內容豐富,水平極高。馬來西亞與中國一向保持良好的關係,有利兩國人民的往來。

 

聞說南歐接近地中海的國家,冬天不冷。很多北歐國家的居民都會在這個時候前來度假,享受陽光與海灘,我聽了之後便躍躍欲試。最先吸引我的是著名的康城(Cannes),在某年冬天來到這堙A逗留了半個月,然後轉往尼斯(Nice),再逗留多半個月。這個地段被統稱為法國里維埃拉度假勝地(French Riviera)或藍色海岸(cote-d-azur),是名符其實的富人天堂。只要看一看及數一數停泊在避風港內的豪華遊艇,便立即清楚這座城市的「虛實」;它們的數量和體積,直接反映出這裡的財富!據聞康城及尼斯的有錢人都是世襲的,其中暴發戶只佔少數,他們散發出來的豪氣別具一格,想學也學不到。財富引來盜賊,這裡「摩托車黨」很猖獗,專門向遊客下手。我們的酒店遠離市中心,比較平民化,符合價廉物美的原則。法國的烹調令人垂涎欲滴,我為了滿足口慾,曾作舊地重遊兩次。

 

嘗試過法國藍色海岸的冬天之後,推想隣近的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冬天也同樣地宜人,而且消費較低,尤其是葡萄牙的南方,我們因此決定來此試探一下。果如所料,葡萄牙的阿爾加維(Algarve)簡直是個避寒的天堂,氣候溫和,天然景色。面對一望無際,波濤洶湧的大西洋,令人心曠神怡。沿著海岸線都是一些由奇岩怪石組成的海灘,一個緊接一個,但各有特色,無一相似。這個地區好像半個世紀前的九龍新界,仍然保留著原野的風味,一片綠油油;間聞雞鳴犬吠,此起彼落,這些聲音在繁華的都市裡早已聽不到了。我發覺葡萄牙人一般都很低調、隨和,平易近人,沒有法國人不可一世的高傲,不必提防。它的芳隣便是西班牙,由陸地連接。兩國文化十分近似,如果你喜歡葡萄牙,你大概也會喜歡西班牙。我便是這種人,對伊比利亞半島(Iberia)文化情有獨鍾。那哀怨悲愴的葡萄牙法朵(Fado)音樂與歌曲,那激情奔放的西班牙弗拉明哥(Flamenco)舞蹈及歌曲,我百聽不厭。我來了多次,毎次都是樂而忘返。

 

2020/01/21 Marbel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