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醫療保險不可缺
   

    我們四人一早相約好參加公主號(Princess Cruise)船公司舉辦的加勒比海十四天遊輪假期,在佛羅里達州的羅德代爾堡(Fort Lauderdale)起航,環繞加勒比海一周,再回到起點。

   
在二月十六日起程前已知道同一船公司所經營的鑽石公主號(Diamond Princess)在日本橫濱(Yokohama)被扣押,限制乘客及船員登岸,因船上發現有新冠肺炎(Corona virus)病患者,這是為了防止疫情擴散而必須實行的隔離措施。與此同時,該公司的另一艘加勒比海公主號(Caribbean Princess)遊輪在千里達(Trinidad)被拒停泊,因船上傳出多宗諾羅病毒(Norovirus)感染的個案,有必要減少人傳人的風險。

   
這些壞消息雖然影響了我們度假的心情,但既然來到了,就不打算取消。
我們也相信經過兩宗事故之後,船公司必然會增強防疫措施,以保障乘客及船員的安全。殊不知,禍不單行,在起航兩天之後已傳出有人患上腸胃炎,肚瀉兼嘔吐,病徵與諾羅病毒患者相似。幸好,病情很快受到控制,遊輪按照原定航線繼續進發。

   
在安然度過了千里達(Trinidad)那一關之後,大家都正感安慰之際,諾羅病毒卻捲土重來,人心惶惶。同來的朋友不幸受到感染,而且病情嚴重,船上的醫療組只能盡量減輕他的痛苦,但功效不大,才建議他在庫拉索(Curaçao)登岸接受治療。據我所知,他是個「一型糖尿病」患者,而且也患上了愛迪生氏病(Alison’s disease),抵抗力較弱,容易受到任何病毒及病菌的感染。確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肚瀉及嘔吐雖然止了,但病人開始感到腹部疼痛,經測試後發現膽囊發炎,必須接受外科手術切除。一切來得太突然,幸好手術順利,有驚無險。他要求醫院盡快安排將他送返加拿大繼續接受治療,結果由救護飛機接載他回國。

   
出外旅遊不幸病發,立即會想到如何處理醫療費用之付出。據我所知,這個朋友素來都沒有購買醫療保險的習慣,因為他的那兩項前提(preconditions)病歷會嚴重影響保費,認為「自保」較為划算。這樣做是否理智呢,要等到賬單到手之後才知道。眾所皆知,船公司的每項醫療服務都收費,岸上醫院的收費相信也十分可觀,再加上空運的費用,真是「無錢哪裡也行不通」的呀!

   
醫療保險有很多條件可供選擇,如增加「免賠額」(deductible)可減輕保費,受保人可根據個人之承受力來考慮。縱使前提病歷有多嚴重也不要為了省錢而冒險,保險單上之細節必須詳細看清楚,健康情況也必須如實反映,否則保單會被作廢。出門必須買醫療保險,沒有後顧之憂才可盡情享受旅遊之樂!

                                        

2020.03.10       


佛羅里達州是美國富人的天堂

 

      我們搭乘加勒比海公主號(Caribbean Princess)遊輪是從佛羅里達州羅德代爾堡(Fort Lauderdale)的埃彿格雷茲港(Port Everglades)出發,環繞加勒比海一周,全程十四天。我們提早了三天由多倫多飛抵羅德代爾堡,避免因天氣惡劣而使旅程受到延誤,同時趁機在佛州南部瀏幾天。

       
冬天是遊輪假期的高峰期,羅德代爾堡是遊輪停泊的熱點,酒店供不應求,房價驚人,尤其是接近碼頭地區的那一些。我租了一輛小汽車,既然有車代步,便選擇離開市區較遠的酒店作落腳點。

       
羅德代爾堡的機場規模很小,設備落後,入境關卡大部分由人手操作,不能反映美國先進的形象。抵步時旅客不算多,但也有混亂的感覺。在機場租車比較方便,但不划算,所以我光顧一家離開機場只有幾里的汽車出租公司。出門多了,懂得如何精打細算!

        
羅德代爾堡的市區範圍不大,縱橫只有幾條主要的道路,所以決定先到酒店休息,之後才再作打算。酒店附近有一個小型機場,停泊了很多小型飛機。美國人喜歡擁有飛機,作為交通工具,避免在公路上與人爭路。我到過美國很多大大小小的城市,都常看到一些小型機場,以吸引那些擁有私人飛機的富豪到來。除此之外,佛州有很長的海岸線,東面是大西洋,西面是墨西哥灣,沿著海岸線有數之不盡的港口,碼頭及遊艇會,停泊著豪華的帆船及遊艇。氣派非凡,顯示美國富有的一面。

       
我開車向著港灣的方向走,離開大型遊輪停泊的碼頭附近就是一些高尚住宅區,豪華的別墅,櫛比鱗次,各具特色,沒有一座相同。來到這些地方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窮人都往哪裡去了?

       
我沿著海岸線往北走,很快就到了龐帕諾比奇海灘(Pompano Beach)。到了這個地方我才眼界大開,世外桃就近在咫尺!再向北走便是西棕櫚灘(West Palm Beach),聽說它才是個真正的富豪集中地。原來山外有山,而且愈來愈高!可惜天氣變壞,下起傾盤大雨,只好回頭走。

       
在羅德代爾堡的最後一天,開始感覺有點無聊,便開車到市郊的Sawgrass Mills Shopping Center一個大型購物中心。它的總面積超過二百三十萬平方英尺,神龍見首不見尾,但我對購物商場從來都不會期望太高,因為來來去去都是那些牌子的店舖,見過一次便足夠,再見會令人生厭。當天並非假期,但商場內仍然人頭湧湧,很難找個安靜的地方坐下來,喝杯咖啡,歇一歇腳;人聲嘈雜,令我煩躁,所以不願再多留,便匆匆離去。商場內的人看來都是一些平民百姓,他們來到這些地方消磨時間,而非為購物而來,除非是節日促銷的特定日子,如「黑色星期五」等等,才看見人們拿著大包小包東西滿足地離去。

       
在二月十六日那天離開羅德代爾堡,我們登上遊輪,開始十四天的加勒比海遊輪假期。在旅途上曾經發生很多事故,我已在遊記中詳述,不再重複。遊輪提前返回羅德代爾堡。我們在它南面一個名叫好萊Hollywood)的小鎮逗留了一天,等待女兒及女婿在第二天接我們到邁阿密(Miami)接近機場一個小鎮(Doral City)的度假村暫住,然後安排我們返家。

       
我們十多年前到過邁阿密,但只逗留了一天,印象已經很模糊。女兒來過這堳雃h次,對附近地區很熟悉,由她帶領我們作舊地重遊是最適當不過的。她開著汽車,按照導航儀(GPS)的指示,左穿右插,經過很多民居,來到一個似乎被人遺忘的港灣,那裡有個遊艇會,停泊了很多帆船及遊艇,旁邊還有一家海鮮餐廳,吸引了不少本地食客來光顧。我們是唯一的「黃面孔」,但沒有引起「少見多怪」的關注。吃完一頓豐盛的午餐之後,我們打算到比斯坎灣(Key Biscayne)去欣賞海景。汽車要走過一條長堤才到達這個小島。它的面積比我想像中要大,而且發展成一個優雅及五臟俱全的小鎮,但仍留下很多空間闢作公園,保持了天然的面貌,沒有過度商業化。反過來說,邁阿密市就高度發展,猶如一座全新的城市,只有靠近海灘的舊城區仍保持原貌。我發覺這裡西班牙語比英語更流行,海灘上的人群幾乎是清一色的棕色皮膚,黑人及亞洲人只是絕無僅有的少數!

       
佛羅里達州有很多面積廣闊的濕地,是鱷魚出沒的地方。這些天然環境才是佛州原來的真面目,不可錯過。在一個艷陽高照的日子,女兒驅車帶領我們到Everglades National Park 國家濕地公園去尋幽探秘。汽車穿過看不到盡頭野草叢生的大平原,聽說有些地方低於海平面,所以長期積滿了水,只有耐水的植物才能生長。公園入口處有家餐廳,女兒主張我們先吃點東西才進去,因為園內只有飲品供應。

       
園內的一角鋪設了一條專車使用的行車路,不准其他汽車通過,但單車及行人可以使用。老伴選擇搭乘專車遊園,其餘三人租了三輛單車,準備完成環繞十四英里一圈的壯舉。當時的氣溫大概是攝氏32度,而且烈日當頭,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實在難以完成任務,結果走了四英里便回頭。雖然如此,收穫極豐。我從沒有這樣近距離看到這麼多鱷魚,野鶴及烏龜,覺得愈來愈接近大自然,樂而忘返!

       
佛羅里達州幅員遼闊,陽光明媚,水源充足。憑著這些得天獨厚的條件發展成為美國的「後花園」,吸引不少富有的「候鳥」來到這裡避寒,甚至長居。這裡仍有大片土地可供使用,其發展潛力無可限量。

 

                                        2020.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