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什麼都行」的局限性,1944年9月至11月

 

  

      在白修德(Theodore H. White)編制的史迪威日記(The Stilwell Papers)的第十章內,編者說他發現史迪威不斷重複地埋怨中國(但沒有將日子寫下):「蔣介石!我從未聽過蔣介石說過一聲,表示感激總統或者我們國家對中國的援助,他只會抱怨我們送達他手中的物料不足。他也只會將英國和蘇聯從租借法案(Lend Lease)獲得的大量物資和中國所得的小額物資作出比較,表示得不到公平看待。他認為中國和日本交戰已超過了六至七個年頭,但所獲得的支援仍舊微不足道。如果說蔣介石從1938年起對日本侵略沒有展開任何實質的行動,這樣的批評或會顯得過分直率,但他實在什麼也沒有付出過。」

 

     史迪威感覺蔣介石能否知恩圖報並不重要。他指出:「最使美國感到遺憾的是所有支援都沒有定下交換條件。美國在能力許可下都盡了力協助中國,包括人力和物力,但我們(美國人)沒有要求蔣介石作出任何相應的行動。結果美國永遠站在吃虧的位置,蔣介石更可以牽制或阻延美國的行動而無須付出代價。」

 

     史迪威強調他對中國軍隊和中國人具有信心:「他們(中國人)在本質上是個偉大民族,崇尚民主;沒有階級矛盾,沒有宗教紛爭․․․․․․具有誠信、節儉、勤奮、樂天、獨立性強、寬容、友善和以禮相待,可惜政府領導無方。」

 

     白修德在第十章連續數頁列舉蔣介石的錯失及中國軍隊的不濟,感覺只有共產黨才是中國人民的救星。此一章也刊載了史迪威一些誇浮之言論,以下的引述只是其中之一,如要觀看全貌便須參閱原作才可。

 

     「蔣介石主守為攻,以空間換取時間,其實以此掩飾他永遠不會主動出擊的主張。」 

     「中國將領缺乏挑戰命運的勇氣與決心。」 

     「遭到挫敗必然會尋求代罪羔羊為自己掩蓋責任。」

     「中國人內心充滿恐懼,深信日本軍隊受過嚴格訓練和擁有精良裝備及武器,與他們正面衝突乃屬不智之舉。」

     「中國人素來欠缺信心。我們的參與有助於提升他們的勇氣。」

     「參加任何戰爭我們都必須找尋盟友......中國便是這場戰爭的盟友,可惜它是由一黨專政的國民黨統治,群眾受到一個猶如蓋世太保的組織(戴笠秘密組織)監視,而最高領導人竟是一個不學無術及心理不平衡的傢伙。(史迪威將中國與希特勒的納粹主義政權一視同仁)......如果要改裝這部機器,必須先將它拆散才行。」

     「當時美國一面在歐洲和德國交戰,一面在太平洋地區和日本糾纏......爭持不下;在緬甸不妨開啟另一戰場,振作士氣。」

     「中國的唯一希望是將蔣介石清除。中國仍然四分五裂主要是蔣介石恐懼失去控制國家的權力。」

     「假設我們仍舊坐視不理,美國在中國的聲譽將會受到嚴重打擊。中國對美國抗日戰爭毫無貢獻,動亂的種子在戰後將會在中國的土地上發芽成長,形成失控的局面。」

 

     史迪威在日記中列舉的中國問題重複又重複,顯然衍生他對蔣介石及其政權的態度,而且根深蒂固。我們將會重新審議這些問題並嘗試作出結論。我們也會按照時間的次序逐一討論各項事件的演變。

 

     九月,密支那被中國第三十八師和第二十二師攻佔之後,蔣介石主張史迪威乘勝進攻八莫(Bhamo),但他反對,認為軍隊必須爭取休息,可由中國遠征軍(CEF)先拿下龍陵(Lungling),但在行動之前這些部隊必須加強裝備。蔣介石已失去了對中緬印戰由蒙巴頓率領的中國部隊指揮權。史迪威有意動用共產黨軍隊,但蔣介石堅持他們必須重編並納入國民黨軍隊之內,由他控制,史迪威才可接手掌管。塔奇曼對蔣介石以上的堅持竟然套用英國駐華大使西摩(Sir Horace Seymour1942-1946)的批評,指責國民黨缺乏誠信,他們手下的將領「幼稚低能」,不能發揮中國軍隊的戰鬥力,以至浪費。西摩來自受人仰慕的英國上流階級,與已故的威爾斯王妃戴安娜(Princess of Wales Diana)有血緣關係。他的外交任務從1909年開始,曾出使美國、伊朗、義大利及希臘,也曾在外交部擔任要職。他和妻子居住在戰爭時期的重慶,負責處理邱吉爾的外交指令。西摩的專業知識似乎與軍事無關,對中國軍隊的情況大概也掌握不到多少。雖然如此,他充滿智慧的視野卻不容忽視。英國在中國可謂毫無建樹,對中國或蔣介石也沒有出過半分力。塔奇曼卻濫用外交使節的言論來針對中國,無非又借刀殺人,將矛頭直指蔣介石。

 

     蔣介石意欲將租借法案(Lend Lease)的物資供應控制在他手裡,史迪威反對,堅持赫爾利(Hurley)在文件上用大寫字母註明「不同意」的字樣。史迪威強調重奪密支那後,空運隊(ATC)的運輸機可安全將物資直接送往中國去,途中不會遭受日本空軍的襲擊。物料供應量從1944年六月的18,000噸增加到九月的39,000噸。史迪威的反對者立即趁機指責他主導的印緬公路(Ledo Road)工程計劃完全被浪費,因為空運比陸運效力更高。根據陸軍部的紀錄《The Army Air Forces in World War II》,運輸量到十一月只達到34,914噸。空運隊投入服務的飛機從六月108架增加到十二月249架,維修人員也增加了,與此同時,在中國和印度境內也加添了三個機場供給飛機升降,大大提升了空運效率,這都與史迪威宣揚攻佔密支那一役無關。飛行次數從六月3,702架次增加到十二月7,612架次。直到1944年十二月,美國生產了19,000架運輸機,但中緬印戰只拿到其中的1.3%。塔奇曼和史迪威雖然不斷強調美國已盡其所能協助中國,但提不出真憑實據支持他們的說法。說來更使人感覺荒謬的是,80%的補給品被直接運送到成都,支持B-29轟炸機在中國的行動,然後再運送到美國第十四空軍大隊。餘的物資才配給中國軍隊使用,實在寥寥可數。

 

     在以上所說的那個美國陸軍紀錄文件中的第151頁,有這樣的記述:「一個重要的疑問仍待澄清:到底那六十五萬噸緊急支援物資送到中國去的目的何在?」其實那些物資直接送到中國人手堛漸u有極少數量,送達中國軍隊手堛漣颽O微乎其微!有人或許會這樣預測:「假設蔣介石政權得不到陳納德的支援一早便已倒下,又假設陳納德得不到穿越西藏高原的空運補給也無法完成他的任務」。毋庸置疑,如果蔣介石政權得不到美國的支援一定會站不住,被日本征服。但事實證明,在美國介入戰爭之前,即從19371942年,在這四年半內中國一直獨力對付日本的侵略,而且和敵人打成平手,不分勝負。美國、英國和法國都沒伸出援手。只有蘇聯曾派出空軍志願隊到中國去,協助中國人對付這個共同敵人。除了蘇聯的支援,很多海外僑胞,不分貧富,都慷慨捐款支助祖國購買裝備、補給品及藥物,從香港輸入,也從法屬印度支那半島的海防(Haiphong)利用鐵路運送到雲南省,及從俄羅斯利用公路和鐵路運往蘭州。

 

      當時的四川省被中國人稱為「大後方」蔣介石憑著這個戰爭時期的大後方可暫時穩定下來,不須如波蘭、法國、挪威、比利時及荷蘭一樣立即要向入侵者投降這是最佳的「防守」條件,使日本無法長驅直入,而且一直保持到1942年的一月都沒有改變日本終於在1944年夏季發動豫湘桂戰役(ICHIGO) 冀望以最後一擊將中國徹底打敗與此同時美國正進行兩島跳動戰略,試圖打開直達日本國土之通道在中國戰場上的一百五十萬日本軍隊却被中國牢牢纏住無法調返日本保衛國家由於攻打中國,日本已將八成陸軍和空軍及三份一海軍投入中國戰場這是羅斯福求之不得的局面只有史迪威才懵然不知史迪威亦看不透馬歇爾反對遣派美國軍隊到中國戰場支援中國的原因繼續發他永遠無法實現的白日夢重組及指揮中國政府所擁有的軍隊,對付日本侵略,達到最後勝利的目標

 

     美國為了介入太平洋戰爭作出準備將陸軍人數增加了40%(包括海軍)。他們策動兩島跳動攻勢時日本只派出208,000軍隊迎戰(貝里琉Peleliu,11,000;塞班Saipan, 32,000;關島Guam,18,000;天寧島Tinian,8,000;塔拉瓦Tarawa,5,000;硫磺島Iwo Jima,21,000;沖繩島Okinawa,77,000;瓜達爾卡納爾島Guadalcanal,36,000) 日本防衛新幾內亞和菲律賓時也只動用了348,000軍隊(不包括海軍在內)。日本攻打上海時便投入了超過三十萬軍隊毋庸置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國面對日本入侵軍隊人數最少比美國面對的高出兩倍多中國軍隊的傷亡數字也顯然會更高

 

      史迪威一直持有這個想法:假若共產黨軍隊獲得美國裝備,將可投入抗日的隊伍,所以美援物資不應全由蔣介石控制。塔奇曼將史迪威的思維毫無保留地說出來:「我們必須將武器交給共產黨,他們準備隨時隨地走上戰場作戰」毛澤東和朱德派出兩個代表向史迪威傳達訊息,表示願意加入抗戰陣營並由他率領。不過,史維斯(John Service)說他並沒有收到周恩來作出任何承諾。陳納德寫信給羅斯福時也沒有說明共產黨參與能起的作用,雖然沒有人會反對共產黨加入抗日陣營。羅斯福和眾多美國政客都認為由毛澤東和周恩來領導的共產黨不是「真正的共產黨」,無須戒備。這些美國人真是荒謬絕倫,他們憑什麼理由會考慮和共產黨合作呢?美國和英國似乎都看不透共產黨的真面目,所以將大量物資送住蘇聯並和蘇聯合作。難道他不知道這個蘇維埃聯邦正是如假包換的專制政權,其領導人斯大林是個無惡不作的獨裁者嗎?史迪威甚至寫信向斯大林祝賀其軍事成就。與此同時,史迪威卻不斷指責蔣介石是個獨裁者,利用「蓋世太保」的手段來維護統治權力,並高調歌頌那個世界最專制和最血腥的蘇聯獨裁政權。還有一點,史迪威和眾多的西方傳媒都忽略的是共產黨的「7-2-1」政策(塔奇曼和白修德同樣看漏了這個政策的存在)。共產黨在抗日時期一直奉行這個策略:「利用10%力量對付日本敵人;利用20%力量化解國民黨的圍攻;保留70%力量用以增強自己的實力和擴充自己的地盤」。這個口號的來源雖然無從考究,但一直都被嚴格執行。

 

     在重慶,指揮中國軍隊的權力應當如何界定的問題正在熱烈討論中,史迪威突然在九月十四日飛往桂林會見該地區的統帥張發奎(Chang Fa-kwei)。史迪威的日記和塔奇曼的著作內都沒有提到張發奎原屬廣東系的軍閥,祖籍客家,只懂客家方言,不諳國語(普通話)。史迪威到底用什麼言語和他溝通呢?卻沒有人能說得清楚。塔奇曼曾引述白修德的記載說:中央派出的第九十三軍團竟由一個白癡將軍率領,不但完全看不懂軍事形勢,而且見財起意,到處搶劫。鑑於形勢逼人,蔣介石和史迪威同意先行撤退,史迪威並主張摧毀空軍基地,使日本得之無用。塔奇曼不明就理便指責蔣介石沒有履行對羅斯福作下之承諾,盡力保衛這些基地。其實塔奇曼有所不知,蔣介石曾以條件交換他的承諾,那就是美國必須向中國軍隊提供裝備,但史迪威和美國對此都早已忘得一乾二淨。蔣介石雖然曾主張史迪威先拿下八莫(Bhamo),減低Y軍團在龍陵受到的壓力,為他們解圍,但史迪威卻充耳不聞,並懷疑蔣介石只顧保衛昆明,不會關注印緬公路的安危。迫不得已,Y軍團不再理會史迪威的意見,獨自行動,將騰沖(Tengchung)拿下。自此他們充滿信心,假設一萬援軍(由何應欽答應)及時趕來,可乘勝追擊,將龍陵一起拿下。

 

     衛立煌將軍(General Wei Li-huang)率領Y軍團在松山戰役(Battle of Mount Song)中立下了輝煌的戰績,舉世聞名,塔奇曼卻避而不談。

 

     怒江(Salween River)流水從陡峭險峻的峽谷中穿過,洶湧澎湃,因而得此名。日本在1942年佔領緬甸之後,打算繼續向雲南推進,但受到怒江擋住。這條大河不愧為一座天然屏障,保護了中國人的領土。Y軍團卻成功渡過怒江,襲擊敵人。

 

     五月,中國軍隊佔領松山後,分批在晚間渡過怒江,向西岸的日本陣地推進,攻其不備,使敵人大為震驚,並將他們征服。除了怒江之外,高達一萬英尺的松山也是一座天然屏障,滇緬公路便在山底下舖設。在過去的兩年,日本曾派出專家利用混凝土建造堅固的防禦工事,環繞它還有很多環環相扣的防彈洞,深埋地下,使松山從此堅不可摧。日本人對這些設施充滿自信,將三千駐防部隊中的一千七百士兵調往龍陵(Lungling),以加強那裡的防衛力量,留下一千三百人保衛松山(日本稱它為拉孟,Ramun)。中國最先派遣步兵突襲,遭受重創。中國軍隊仍奮不顧身向松山的防禦工事進攻,得到美國空軍支援,用飛機轟炸和砲擊敵方的陣地,仍不得寸進。在屢攻不下之後,盟軍轉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術,設法將炸藥運入敵人的戰壕內,然後引爆。美國負責供應黃色炸藥(TNT),中國派出工兵挖掘地下通道,盟軍繼續發炮掩護,分散敵人的注意力。最後成功將三噸炸藥由地下秘密通道運進日本的防禦設施,然後引爆。終於拿下松山,俘虜了七個日本兵,有三個逃脫。在此一役中,中國苦撐了三個月,犧牲了四千人。

 

     為了這次行動,中國派出了兩萬人。這又成為另一個常見的例子:中國必須使用十倍軍力才可征服配備精良的日本軍隊。除此之外,日本軍隊若非孤立無援,中國可能會更難以得手呀!此役的另一收獲是,六個朝鮮「慰安婦」被解救出來。

 

     松山戰役在戰後被西點軍校採用為教材,我們將其經歷和1944年一月至五月義大利蒙特卡西諾戰役(Battle of Monte Cassino)來個比較,盟軍最後登陸安齊奧(Anzio)。德國第十軍團向北撤退,利用蒙特卡西諾的寺院作為防禦工事。盟軍由亞歷山大(Harold Alexander,由緬甸調出的指揮官)率領的英國第八軍團和克拉克(Mark Clark)率領的美國第五軍團,在四個月內向寺院發動了四次襲擊,利用飛機向寺院投下一千四百噸炸彈,把建築物全毀,才能夠將德軍驅逐出去。在這場戰役中,盟軍前後花了四個月時間,出動二十個師共計二十四萬士兵,攻打德國十四萬駐防部隊,盟軍傷亡達五萬五之眾,德軍死傷也有兩萬人,結果仍讓敵人有機會逃脫。盟軍出動了一千九百輛坦克車,四千架飛機,射出數以萬計發炮彈,而德國軍隊只投入少於十份之一的資源去抵抗盟軍的攻擊。很多美國出版的軍事教科書都沒有明確指出,負責最後出擊的軍人竟然都是英國軍隊中之的波蘭及尼泊爾軍人。從以上列舉的資料,到底哪個戰役的重要性較高呢?若以第二次世界整體來說,這兩個戰役都起不了任何決定性的作用。盟軍佔領松山雖然將滇緬公路打通,但對日本最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被打敗並沒有關鍵性的貢獻。盟軍拿下了蒙特卡西諾雖然加速了羅馬的解放,但當時納粹德國已放棄羅馬並將其大門打開,德國在1945年五月八日宣佈投降之時,盟軍的攻勢只達到義大利的北方,仍未進入德國境內。由此觀之,蒙特卡西諾戰役的重要性也不過如此,不值得大書特書。

 

     塔奇曼根據美國情報部門(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的報導,說在廣西桂林(Kweilin)二百英里之東發現五萬噸武器被收藏在倉庫內,並暗示蔣介石將這些武器秘密儲存起來。果真如此,在戰爭整個時期,從穿越西藏高原空運來華的物料中的十分一都被蔣介石收藏了,因為80%的物料都轉送到美國第十四空軍大隊的手堙A餘下的便僅有這一批了。試問五萬噸軍火怎能越過日本的防線運到蔣介石手堜O?實在不可思議。原來塔奇曼取得的資料並非來自情報人員,而是白修德(T. H. White)在戰後出版的一本書《The Mountain Road》中的一些記錄。白修德曾訪問過一個情報人員,把那次訪談記錄下來。這本著作在1960年被好萊塢採用並拍成電影,由詹士史刁域(James Stewart 的香港譯名)和盧燕(Lisa Lu)擔當主角。史刁域是一名退伍軍人,曾擔任空軍將領。電影票房紀錄不佳,男主角也從此停拍戰爭故事片。根據其他記錄,美國陸軍曾利用雲南的山洞儲存武器,到底何方將領下令這樣做,並無確實記錄,但可確信蔣介石從來都沒有任何軍火囤積計劃。

         

     史迪威返回重慶會見蔣介石,宋子文及赫爾利(Patrick Hurley)也被邀請參與。當蔣介石提出要求由中國管控租借法案支援的物資時,赫爾利急不可耐對宋子文冷言冷語地說:「勿忘記,宋博士,那些都是我們的資產。由我們提供,當然也由我們掌控,我們想送給誰便送給誰」。史迪威在日記裡還加插了這些輕薄的話:「當顧客伸手向著我們的錢櫃取款時,我們不妨在那一刻蓋上眼睛,避免傷害了他們的〝尊嚴〞」。赫爾利意猶未盡,再進一步搶白地說:「這也關係到一億五千萬的美國公民及他們子子孫孫的尊嚴,如果他們負擔不起這項債務的話,將會名譽掃地」。史迪威對此表示賞:「帕特(Pat),你說得真有道理!」由此可見,中國和美國的關係是何等糟糕,一開始便這樣,直到戰爭完結的一天也沒有絲毫改變。中國人必須對國家主權讓步,準備隨時隨地犧牲千萬個中國年輕人的生命,為外國人効勞,還要卑躬屈膝向他們乞求。假設易地而處,美國人又會忍受得起嗎?塔奇曼對史迪威的傲慢態度不但沒有質疑,還表示認同。史迪不斷羞辱蔣介石,批評他是個「瘋狂可惡,思想僵硬,歪理連篇,戰略混亂,一無是處」的人。史迪威把蔣介石的鴻圖大計向馬歇爾傳遞,同時抱怨他態度固執,誰的說話也聽不進去。當然蔣介石聽不進去的只有史迪威的「大道理」。

 

     塔奇曼說:「史迪威在華擔當任務期間,元帥(蔣介石)的每個決定和每項行動都依據一個既定原則:累積資源,等待土匪們互相殘殺。從中國人的觀點來說,這是理性及適當的行為。但從美國人的觀點來說,中國利用美國的資源來主宰別人的命運是不適當和不可接受的。兩國之間的矛盾是難以拉近的。」塔奇曼提出這些推斷雖然不正確,但她確信不疑。在盟軍向日本宣戰之前,英國按照日本的要求將滇緬公路封鎖。日本發動突襲珍珠港之後,蔣介石率先向英國伸出援手,可遣送裝備最精良的中國軍隊到緬甸協助英國人抗敵。英國人眼光狹窄並對中國人存有偏見,拒絕了中國人的好意。雖然如此,被日本圍困的七千名英軍仍依賴中國軍隊破圍把他們救出。戰爭結束後,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到美國訪問,把舊事重提起來,並誠懇向中國遠征軍道謝。

 

     美國陸軍部對史迪威提出派兵到緬甸去的要求並沒有付諸行動。最後只能召集不足三千名烏合之眾,草率組成一支隊伍,並由一些缺乏專業訓練及實際經驗的士官指揮,這便是「美林突擊隊」(Merrill's Marauders)的產生過程,史迪威要求由他指揮。史迪威在戰略上屢次犯錯,使突擊隊在戰場上受到重創,在四個月內傷亡便達到90%之高,潰不成軍,最終被解散。史迪威不但沒有承擔責任,還厚顏取笑溫蓋特的神獅隊(Wingate's Chindits)在叢林戰中的表現,而神獅隊的傷亡只達40%

 

     史迪威一直指責蔣介石囤積物資不放,其實他才善於利用這個方法以顯示權力,所以竭力阻止一千噸燃油運送給陳納德的空軍大隊使用,只因陳納德不同意他提出的戰略主張。史迪威曾經指責蔣介石囤積資源,「等待土匪們互相殘殺」。殊不知,同樣情況在歐洲戰區也曾出現過,並非亞洲唯我獨尊,也並非蔣介石才善於利用的策略。對嗎?「美國雖然提供資源,但認為以此操縱別人的命運是不適當和不可接受的」,這是個曾被美國人公奉的原則,但因利乘便也會隨時改變呀!

 

     塔奇曼所指的資源,相信是麥克阿瑟和尼米玆投入太平洋戰爭的龐大資源,以此支持他們策動的兩翼攻勢或稱為「兩島跳動」戰略(Island Hopping Scheme)。除此之外,美國投入中國戰支援中國軍隊的物資實在微不足道,只能說聊勝於無。反過來,蔣介石和中國人所付出的血、汗,淚,則無法估計,更不能作出比較。

 

     盟國在加拿大魁北克舉行會議,定下了各方都接受的策略:「把中國留在戰場上便可,無須設法改變這個局面。美國絕對不會派兵到中緬印戰去,馬歇爾對此非常堅決」。塔奇曼能準確掌握到美國人和英國人心中的想法,並加以強調。果真如此,重組中國軍隊,加以培訓,然後由史迪威率領的主張到底是從哪裡來呢?無論如何,羅斯福根據了馬歇爾的建議在1944年九月十八日向蔣介石發出最後通牒,迫使他將中國軍隊指揮的權力轉交史迪威,並由他負責。史迪威聞訊,喜出望外,在日記中詳細紀錄下來,並以詩歌來表達他內心的感受。塔奇曼將這件事一字不漏地重複記錄在她的書裡。史迪威樂見羅斯福的最後通牒,能使蔣介石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打擊。

 

     任何人看過史迪威的詩歌都會感覺他反應過敏,猶如一個少不更事的伙子,哪像一個久經世故的六十一歲老者。但這是千真萬確表達史迪威當時的反應,使他對那個夢想大計變成事實加強了信心。史迪威立即草擬戰略方案,接受共產黨加盟,由赫爾利(Hurley)呈交蔣介石審閱,但遭受蔣介石的堅決反對,並要求將他革職。塔奇曼對這個局面的解讀是:「蔣介石雖然處於一個不利的地位,但憑著堅強的意志和決心,可克服一切困難;美國雖然處於強勢,但缺少堅強的意志和決心,只能讓步」。在對日八年抗戰中,蔣介石一直發揮了他堅強的意志,不惜任何代價奮鬥到底,絕不投降,不屈服。史迪威無法領悟這個事實,以為可使用威逼、利誘、勒索、賄賂和一些膚淺詭計來考驗對方的道德操守,以達到個人之期望,以掌控中國軍隊來証明自己的軍事才能。在史迪威心目中,蔣介石是一個精於權術的人,而且設法改變他的思維。

 

     十月一日,羅斯福同意將史迪威調離中國戰場,由另一個將軍接替他的職務。消息傳到史迪威那裡去,他寫信給妻子說羅斯福將他棄置到垃圾堆那裡去,從此「花生(蔣介石的貶義代號)將會控制一切」。美林(Merrill)向史迪威呈遞報告,說陸軍部會利用中國的空軍基地給予美國戰機升降,以支援菲律賓的地面行動......他們在中國的軍事任務將會暫時中止......陸軍部也無意將美國龐大的太平洋軍事行動和中國的陸地行動混為一談及同時進行......史迪威的任務可說至此完結;毋庸置疑,總統的命令及戰略上的改動立即使史迪威的職位投閒置散,可有可無。馬歇爾,一直是史迪威的忠誠支持者,草擬了一封措辭強硬的信,反駁蔣介石的主張,但遭羅斯福反對,沒有發出。最後馬歇爾和史迪威提出交換條件,希望能保住史迪威的崗位。蔣介石指出今天的局勢是由史迪威一手造成的,他必須為此負起責任;史迪威卻反駁說,蔣介石沒有按照他的忠告行事才是這個局面的罪魁禍首。十月十四日,史迪威前往柳州(Liuchow)會見張發奎,從長計議,擬定反攻計劃。

 

     1944年十月十九日,史迪威接到羅斯福將他調職的命令,中緬印戰區從此分作兩個指揮中心,緬甸及印度由蘇丹(Sultan)負責,中國由魏德邁(Wedemeyer)和惠勒(Wheeler)負責。魏德邁被委任為蔣介石的參謀長,惠勒則被委任為東南亞戰區(SEAC)的副總司令。史迪威必須在四十八小時內離開重慶,不准會見記者。史迪威將離任的消息告訴白修德(White)及紐約時報記者阿特金森(Atkinson),兩人感到非常震驚及憤怒。蔣介石將中國最榮譽的勳章頒發給史迪威。史迪威當然不屑一顧,在日記內憤然這樣寫:「讓他把它貼上他的xxxx那裡去」。史迪威曾親自拜訪並向孫逸仙夫人道別,她忍不住以淚眼相送。(眾所周知孫夫人一直追隨共產黨,非蔣介石之同路人)。以下是史迪威日記之結尾篇章,但日期沒有寫下來。

 

     (「蔣介石領導的是一個一黨專政的政權,由一個猶如蓋世太保的秘密組織支持。他準備將這個秘密組織擴大到十萬人。」

     (「他憎恨共產黨,囤積武器,計劃將他們的力量徹底粉碎,並在日本人離開後將他們逐出佔領區,使他們無立足之地。」

     (「他不會專心一志抵抗日本人。他只希望戰爭結束後仍擁有大量物資可鞏固他的政權。為了達到目標,他連續三年故意和我們不合作,阻礙我們的行動。他也一直沒有履行他的諾言。」 

     (「他批評美國對華支援不足,不齒美國的假仁假義,而且對我們從未表示過任何感激,除了一次寫信給總統,並藉此機會攻擊我。」

     (「他應對很多次戰役受挫負上責任,如南京、蘭芳(Lan Fang) 、長沙、衡陽、桂林和柳州,及一次圍剿紅軍失利。」

     (「他是中國的首腦,擁有絕對的權力,並將我標誌為不受歡迎的人物。」

     (「在他權力範圍之內我是無法在中國有效地運作的......除非聲明我不會受到九月十九日協議的約束,及美國如果得不到他的合作,是將會撤離中國的。」

     (「不理會、羞辱、出賣、設置障礙、阻延,三年來他一直利用這些手段來對待我。他曾經避開我,罔顧我的權力,直接向我的下屬發號施令。他也曾偽造不服從和不合作的指控,達到陷害我的目的。他曾利用各種藉口威脅美國以滿足他的欲望。美國空軍因此成為了他的工具,為他服務。」

     (「只會向我們借錢。拒絕提供人力協助我們搬運重型裝置。企圖盜用儲存在宜昌(Ichang)及西安(Sian)的武器,增強他的實力。他曾經忽略Y軍團和Z軍團的糧餉供應,使士兵因缺糧捱餓。」

 

     這些都是史迪威對蔣介石極度不滿時發出的指控,以撫平他被美國總統羅斯福及陸軍部的上司馬歇爾將軍革職的恥辱。這些指控亦足以讓我們透視及分析從1942-1944年期間,史迪威負責執行任務時在亞洲所發生的事。美國實施民主制度,總統身兼海陸空三軍的統帥。他擁有任命及撤換任何將領的權力,史迪威、麥克阿瑟、金梅爾海軍上將(Admiral Kimmel)和索提將軍(General Short)的任命與調動都是由總統決定的。(在此順便一提,金梅爾和索提兩人都因珍珠港事件而被革職)

 

     抗戰時期成立的國民黨執行委員會(KMT Executive Committee)推舉蔣介石為委員長,賦予他九項權力,我們可逐一分析:

 

⑴   當時中國四分五裂,由不同派系割據,其中有國民黨、共產黨、地方軍閥、部落勢力、滿洲偽政權和汪精衛領導的南京傀儡政權。蔣介石統治範圍少於三份之一的土地,

而只有他的政權是經過選舉產生的。蔣介石雖然多次將權力交出,但每次都被挽留,因為沒有任何黨委擁有相同的影響力,能使各方勢力願意和國民黨合作。當時的共產黨也無法取代國民黨,普遍認為蔣介石在那段困難時期仍可將國家團結在一起。盟國也承認除了蔣介石之外,無人能擔當得起這個重任。史迪威目光如豆,曾設法把蔣介石除去,但他和他的同謀卻找不到一個可靠的繼承者。眾所周知,戴笠是國民黨秘密組織頭子,專門對付間諜和特務份子,保障國家的安全。很多國家都有這種組織,包括美國在內。共產黨也有他們的地下組織,向國民黨政權滲透。為了保障自身之安全,各施各法。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美國豈非也曾以行政命令將成千上萬美籍日裔公民送到集中營去,使他們吃盡苦頭嗎?塔奇曼和史迪威當然不會給自已政府的不義之舉挖瘡疤。

 

⑵   美國是否會擁抱他們本土的共產黨呢?在麥卡錫(McCarthy)的年代,任何被嫌疑為共產黨的人都會遭受拘捕或列入黑名單,羅森伯格夫人(Mrs. Rosenberg)便因為嫁給一

個蘇聯間諜而被處決。正當蔣介石為保衛國家在戰場上奮不顧身殺敵時,共產黨卻為了鞏固實力而進行顛覆,並等待時機成熟便奪取政權。沒有任何首腦會如蔣介石一般地容忍共產黨與之並存,並願意在國難時期同舟共濟。蔣介石曾與共產黨合作創立黃埔軍校,委派周恩來和朱德擔任教職,並容許共產黨員接受培訓。西安事變之後,蔣介石發表聲明,表示願意和共產黨加強合作。雖然如此,國共雙方都感覺難以保持和諧的關係,因為他們的最終目標是要成為統治中國的唯一政權。史迪威曾鑽研美國歷史,但似乎忘記林肯總統的教訓:「家庭不和,難以立足」。他對共產黨的真正意圖看不透,解讀不清共產黨定下之「七、二、一」政策的目標。1945年八月,日本宣佈投降,共產黨立即展開他們的「解放」行動。杜魯門向世界宣稱他會盡力協助中國維持和平,派遣馬歇爾前往中國調解國共之間的爭端。杜魯門和馬歇爾曾經拒絕向蔣介石售賣武器以加強國民黨對付共產黨的力量,與此同時,共產黨卻從蘇聯手中取得大批日本投降後棄置的軍火。史迪威和馬歇爾都知道蔣介石比對共產黨的軍事優勢,只不過是一些象徵性的數字,毫無實際的意義,或許會不堪一擊。國民黨雖然在東北的戰役上略為領先,但將領們都預測形勢變化對他們不利。美國不會支援蔣介石對付共產黨,國民黨的處境和往日的軍閥一樣,隨時會倒下,這些將領因此趁早為自己的未來盤算,各行其是。有些逃到美國或歐洲去,有些逃往香港,也有很多士兵向共產黨投誠。毛澤東從國民黨那裡接收了一百五十萬軍隊,其中包括北平的守軍指揮和他一向跟隨共產黨的女兒。

 

      美國在1941年十二月才加入戰爭,那時中國和日本已經打了四年半的仗,投入的軍隊超過二百萬人,記錄下了十八個重要的戰役。史迪威和塔奇曼總是覺得這些戰役重要性不大,中國軍隊在台兒莊(Taierzhuang)和崑崙關(Kunlun Pass)將日本打敗只不過中國誇大其詞的宣傳。太平洋戰爭發生之前,英國恐怕觸怒日本而應他們要求將滇緬公路封閉。美國和英國向日本宣戰後,蔣介石立即表示可以派出訓練有素及裝備精良的中國軍隊前往緬甸支援英國,也同意由亞歷山大和史迪威指揮。他這樣做是完全出於自願的,沒有受到任何一方的逼迫。中國人感覺英國欠缺對抗日本的意願,美國也沒有履行他們對中緬印戰區的承諾。到底哪一方未盡全力呢?還須再說嗎?英美兩國一直都持觀望態度,只有中國人最積極走上戰場,而且成功將七千英軍救出。史迪威開始時的表現便曝露出他調兵遣將的弱點。他被遣送到中緬印戰區擔任指揮一職,是基於他被認為是個「中國通」,殊不知在他上任前卻從未到過緬甸作實地視察,準備不足便出師。這個國家的地形、森林,氣候和老家的班寧堡(Fort Benning)截然不同,塔奇曼暗示兩地大同小異是無稽之談。史迪威事前沒有任何準備,也提不出任何計劃,結果事敗撤離時要徒步走出叢林,留下中國部隊不顧,使他們孤立無援,缺乏資源,也缺少情報。史迪威仍大夢不醒,幻想戰略物資源源不絕而來。他將僅有運送到印度的物資儲存起來,縱使變壞了或者被人偷竊,也不供給中國部隊。蔣介石遵守承諾,派出第二十二及第三十八師在印度蘭姆加受訓的部隊,交由史迪威指揮。反過來,盟軍曾答應在仰光登陸,以換取蔣介石派出Y軍團,結果食言。

 

      租借法案給予中國的小量物資,其中80%直接送到第十四美國空軍大隊和B-29轟炸機隊伍,雖然如此,蔣介石仍向美國和史迪威表示感激,而且對史迪威之吝嗇沒有半句微言。除此之外,蔣介石夫人出訪美國時,曾於1943年二月十八日在美國國會發言,公開向美國公民表示,感謝他們的熱情招待,並盛讚美國士兵的勇敢及為世界和平作出的犧牲。史迪威在日記中卻不斷攻擊蔣介石,鄙視他的政治智慧,軍事才能,道德操守,說他一無是處。蔣介石對史迪威失去信心是緬甸戰役之後才開始的,基於史迪威之無能,他完全根據事實而非憑空想像出來的。史迪威卻把戰爭失利的責任推向別人。

 

      史迪威只會批評國民黨軍隊在戰場上的挫敗,卻忽略了蔣介石無數輝煌的戰績。蔣介石為保衛上海採取的策略極為出色,阻擋了日本的進攻,獨力保住了上海三個月不失,最後才撤離,美國,英國和法國都沒有對中國作出任何支援。塔奇曼竟然指責蔣介石浪費人命。果真如此,美國南北內戰造成的六十萬人傷亡,也可說成浪費人命的吧!

 

      蔣介石在1943年由國民黨第五屆政治委員會以投票方式選為委員長,並非是一個有名無實的首領。我還要指出,並非全部委員都擁護蔣介石而投下一票給他。

 

      史迪威接任中緬印戰區司令一職之後,獨斷獨行,設置很多不切實際的障礙,除了影響他人也波及自己。他對英國派來的上司蒙巴頓勛爵(Lord Mountbatten)不尊重,和下屬空軍司令陳納德(Chennault)不和,與中國軍隊的將領不合作,結果使他率領的美國突擊隊在戰場上受到重創,造成90%傷亡,引發國會對他作出職守疏忽的調查,可謂完全咎由自取。

 

      史迪威曾抱怨被蔣介石在過去的三年「忽視、羞辱、出賣、阻延、障礙」。其實不然,蔣介石所面對便是這些由史迪威一手造成的困難。他也一直以為上司馬歇爾會言聽計從,其實真正冷落他的人便是馬歇爾,因為他從不向史迪威許下派兵到中國的承諾。本著中國人待客的禮儀,蔣介石夫婦和孫逸仙夫人對史迪威都表現得很親切。除了他自投羅網之外,很難找出一個會出賣他的人。他罔顧現實,在未取得蔣介石和英國答應之前便定下反攻緬甸的計劃。盟國在德黑蘭開會,決定擱置緬甸反攻計劃。他本應放棄,但仍堅持到底。由於印緬公路工程受到英國阻延,緬甸的軍事行動必須按住,這些都是自設的障礙。雖然如此,蔣介石仍按照承諾派了三個師的軍隊,由他培訓及指揮。蔣介石定下了中國Y軍團行動之先決條件,盟軍必須派海軍陸戰隊登陸仰光。雖然如此,蔣介石仍盡量配合,僅以少量美國物資收拾殘局。

 

      通過租借法案中國從美國那裡只獲得少量的物資與金錢,英國和蘇聯卻可享受巨額貸款及源源不絕的物料。雖然感到不公平,中國仍願意接受美國的要求,在中國領土上舖設三十六個空軍基地,供給美國第十四空軍大隊及B-29轟炸機使用。中國只能以人力及簡單的工具來完成了這項艱巨工程,並同意預付一切費用。美國在還款時,財政部竟然採用不合理的兌換率來結算,使中國蒙受損失。

 

     史迪威憤憤不平地返回華盛頓,心中存在唯一的期待,便是報仇泄恥。他盡力取得白修德(White)和阿特金森(Atkinson)的同情,為他揭露「真相」,支持他作出「正義」的抗爭。史維斯(John Service)也為史迪威出頭,指出在延安的共產黨「願意對抗日本,善於作戰......只要求由你指揮」。任何人聽到這些聲援都會自我陶醉。假設把這些誇大的讚美之詞都當真的話,不加以驗証,乃屬荒謬絕倫。史迪威離華之前,發信給陳納德,奧金箂克(Auchinleck),言辭誠懇;親自向孫逸仙夫人及美國大使高斯(Gauss)道別;邀請蔣介石茶敘,向他傳達一個平淡的祝福:「最後勝利」。陪同史迪威回國的有數名下屬:伯金將軍(General Bergin)、赫爾利(Patrick Hurley)、和麥克納利上校(Colonel McNelly)。航機經過昆明、寶山(Poashan, Y軍團基地)、密支那和蘭姆加,並作短暫停留。多恩(Dorn)寫信向伯金表示「我對前㬌愈來愈感到暗淡」。史迪威的悲觀思維竟然在下屬的圈子中流傳起來。多恩的憂慮完全錯了。Y軍團不但打敗日本,並和X軍團會合,浩浩蕩蕩返回中國,繼續在中國南方攻打日本。

 

     阿特金森比史迪威較早返回美國,在時報(Times)為他仗義執言:「史迪威被調離中國戰區,僅代表一個垂死掙扎和反對民主的政權以政治手段取得的勝利」。他強調史迪威是中國戰區的最佳統帥,在「中國戈登」之後......再沒有一個外交天才可以改變「固執消極」的元帥,使他願意冒險把軍隊送上戰場對付日本人。在此期間,高斯大使提出辭職,使事態進一步複雜,猶如火上加油。羅斯福卻處之泰然,認為這不只過是性格衝突引發的後果。時報繼續攻擊中國,「假設他們欠缺的只是適當的手腕來解決爭端,他們仍可改善行政架構,打擊貪污,徹底清除一切對戰爭不利的因素」。史汀生(Stimson)形容史迪威的任務為「在這場戰爭中,它是美國賦予國人最困難及挑戰性極高的任務」。馬歇爾只安排史迪威的妻子前往機場迎接他回國,並讓他從速離開華盛頓,等待大選完結之後,再接受新的任命。

 

     塔奇曼在總結這一章時,附加了很多讚美之辭,也加上了史迪威軍旅途中舊相識對他的歌頌。我發現塔奇曼列舉的名單中都是一些史迪威泛泛之交。衛立煌將軍(General Wei Li-Hwang)是中國第二遠征軍(Y軍團)的指揮,並非史迪威軍隊的成員。他在內戰時期被共產黨俘虜,於1959年釋放,並賦予政治職位,目的是向榮獲諾貝爾獎的物理學家楊振寧招手,吸引他從美國回歸祖國服務。曾石奎上校(Colonel Tseng Hsi-Kwei)雖然和史迪威合作過三年,但沒有出現在名單上和史迪威的日記內。塔奇曼奇最後提到中國作家熊式一(S I Hsuing)。他在1932年前往倫敦,用英文寫了一些以中國為背景的戲劇,也在1948年為蔣介石寫了一本傳記。為蔣介石作傳的不下數百人,熊先生只是其中之一,相信亦非具有權威和受到讚揚的一個,不過他曾經這樣說:「很多世界偉人,若果不貪生怕死,或會被世人感覺他們更偉大。假設拿破倫能於滑鐵盧失敗之前死去,威爾遜能在凡爾賽和約簽署之前消失人間,蔣介石在史迪威離開中國之前與世長辭,他們的歷史地位將會改寫」。關於對蔣介石的預測令人迷惑不解,作者欠下讀者一個合理的答案。假設蔣介石不幸在史迪威革職前離開人間,中國將會亂成一團。蔣介石後繼無人。史迪威早已承認蔣介石之外,沒有其他人具有相同的意志力與果斷的性格去領導中國政府。史迪威絕對不能填補這個位置,因為力有未逮。共產黨也絕對不會如史迪威想像一般服從他的命令,美國也不會派兵到中國去。中國將領群龍無首,將會散成一片,最後衍變成地方勢力,軍閥割據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