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遊日誌

 

   2019/3/23 安全到達

   

    從多倫多啟航,經過十三個半小時的飛行,航班準時到達北京。導遊接機,他很年輕,姓賀,英文說得不錯。司機姓駱,開專車來接我們,由機場經五環路……二環路再到市中心王府井的Park Plaza Hotel.
    辦好住宿登記之後,走進房間,第一個印象是房間很整潔,沒有煙味。以前禁煙房是「虛有其表」,這是個顯著的改善。
    晚餐到附近餐廳吃蘭州牛肉麵,二十元一碗,平,靚,正!餐廳是連鎖經營方式的「速食店」,十分平民化,但餐廳內指明不准吸煙,沒有任何違規的痕跡,反映中國的進步是全面的,而且普遍化的!

 

    2019/3/24 遊覧天安門廣場、故宮、景山公園,胡同……

    今天遊覽天安門廣場、故宮,景山公園、胡同,到處都是人山人海!故宮除了建築物之外,沒有其他展品如瓷器、玉器、銅器、金器供欣賞,是美中不足!但孫兒未來過,什麼都是新鮮的,興奮極了!一直忙於取景拍照。遊客都是來自外地的中國同胞,很少有外國人。

    故宮內的建築十分有系統,辦公的地方層次分明,起居生活的地方優雅舒適。故宮整個建築群沒有受八國聯軍的破壞,算是奇蹟。景山公園雖然比較人工化,園內的桃花、櫻花、magnolia,正在盛放,但我們姍姗來遲,早春花早已謝了!不過楊柳枝頭上正露出點點綠色的幼葉,其他花草樹木也在整裝待發,春意逼人!北京的春天最低限度比多倫多早到一個月。白天十九度,夜晚才比較涼一些。這樣的氣溫很適宜旅遊,我們來得正合時。孫兒玩得很開心,看到這情景我也放心了!

    北京的快速發展沒有將胡同完全拆掉,有些還保留得很完整。走進這些民居,和區內之居民近距離接觸,看到他們的日常生活,猶如處身於老舍筆下之世界,有時光倒流的感覺。導遊安排了一個家訪節目,得到親切的接待,暫時忘卻了舟車之勞累。

    孫兒和年輕的導遊一見如故,很合拍。他對中華文化開始感興趣,如看到「無為」,「金木水火土」,「正大光明」……等等抽象名詞的橫匾時,都忍不住追問,導遊在旁加以解釋,但他只一知半解。這個旅程很有意義,打開了他的視野。      

    北京的另一進步:酒店服務員態度良好。早餐供應時人很多,餐廳繁忙,服務員叫我先回座位,他煮了我要的菜麵就送去。離開時拿了兩個牛角包走,服務員說要給我打包,還說怎麼不也拿點生果,說完就立即給我打包。如此優質的服務哪裡找得到呀?
    公共衛生設施比以前改善很多,沒有臭味薰天的感覺。當年習近平提倡「廁所全面改革」,果然生效,有目共睹。中國政府要推行什麼活動都奏效,因為執法嚴厲,違規會受到重罸。據說「醉駕」行為開始受到控制,車禍已大幅下降。

     2019/3/25 遊長城及明陵

    由北京市中心的王府井往居庸關去,汽車穿過很多不同區域的北京,新與舊有很強烈的對比,反映北京變化之快速。上班繁忙時段已過,但交通仍然阻塞。司機很有耐性按住駕駛盤,緩緩前進,我們趁機多看兩旁的街景。到達郊區之後,道路情況開始改善,汽車可風馳電掣將我們送達目的地。如果問中國在哪方面的改變得最顯著,毋庸置疑,高速公路多了很多。

    到了居庸關之後,孫兒和導遊一起爬上長城,一直爬到第十一座遙望台,踏足在最高點,登高望遠,塞外風光一覽無遺,他興奮到極。我在入口處的平台等他們,順便曬太陽。

    「不到長城非好漢!」一類的「豪言壯語」,曾經鼓勵我這個「海外孤兒」,走上長城不止一次!今非昔比,無能當「好漢」了!

    午飯後,我們遊「明陵」。我們只去了長陵,朱隸之墓。定陵之地下宮殿似乎沒有開放。當天遊人不多,不像遊故宮那天那般擠擁。

    那天晚上看了一場功夫表演,舞台式的動作劇,燈光和背景音樂具有創意。票價由250 560,我們買的是380元。導遊和司機又送去又接返,服務非常週到。    

    來了北京幾天之後,我的感冒似乎好了一大半。但避免將感冒傳給孫兒,我們每晚都打開房間的窗門,讓空氣流通。

 

    2019/3/26 遊雍和宮……

    今天先去雍和宮(Lama Temple),佛教寺院,因為是藏族佛教,所以又被稱為喇嘛廟。以前未來過,今天是頭一次。孫兒和年輕的導遊William 拿着香,每到一個寺院的門前都停下來跪拜,一共拜了六次,表現得十分虔誠。今天的年輕人,面對學業、事業、愛情,及其他人際關係,都遭遇到不少無形或有形的壓力,感到困擾,宗教信仰可能是一個好出路。我對他們上香的誠意不會懷疑,但對他們說我心中有佛,不用燒香拜菩薩了。孫兒問我有何所求,我請他為我祈求健康,這樣就足夠了。
    然後去天壇。我來過這裡很多次,但這次會多花時間遊遍整個建築群。旅行社安排得很週到,有專車送我們到入口處,其後在出口處接回我們,省了不少「腳骨力」!
    在天壇的回聲壁前孫兒嘗試大聲呼喚「公公」幾次,聲音果然從牆壁的一邊傳到另一邊去,非常清楚。中國人的智慧在這個建築物的設計上又表現出來了。
    導遊提議午餐在一家名叫「大碗居」吃。叫了他們的招牌菜,「挎燉鰈魚頭」,三斤半,加上其他小菜,花了260元,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
    下午去國家博物館參觀,在長安街,龐然巨物,以前故宮的東西都搬到這裡來。孫兒跟導遊惡補中國歷史,而我則累到不想再動。
    來了幾天,累積了很多髒衣服。酒店設有洗衣房,免費提供自助式洗衣服務。那裡有咖啡,樽裝水,書籍供應客人。公孫倆便攜手合作,將衣服洗乾淨,跟著去吃晚餐。

    在北京的六天曾嘗試購票觀賞本地演出的音樂會,但國家劇院及「鳥巢」等場地都沒有任何活動。在「天橋區」附近卻有一場流行音樂會,演出者是一個洋女藝人叫Marilyn Bailey。孫兒和我從來都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但很想購票入場一睹她的風采。

    孫兒看了門票之後就對我說,觀眾在全埸演出時都可能要站著看,因為票上没有座位編號。我對這種演出方式完全沒有經驗,心想既來之則安之,能支持多久便多久。

    節目八時半才開始,但戲院入口處已經大擺長龍,準備進場爭取有利位置。站在人群中我開始感到孤單,因為沒有任何同齡者出現在那裡,而我還拿著拐杖在輪候。孫兒卻安慰我說,有幾個中年人混在人群中,我並非「孤軍作戰」!

    場內附設酒吧,有兩個椅子仍空着。我當機立斷,叫了杯飲品,準備賴在那裡不動。孫兒放心了,和他剛認識的一個長髮青年向着舞台方向走,很快就消失在人群堙C

    節目準時開始,女歌手及三人樂隊出現在居高臨下的舞台上。她一開腔,便迎來一陣尖叫聲。歌手自我介紹是美國人,從加州首次來北京登台,也是首次出國表演。她並非那些大名鼎鼎的天皇巨星,觀眾是從互聯網上發現她的,竟然這般熱心來捧場。她唱的歌有自己創作的,也有流行的一些。觀眾似乎對這些歌曲都耳熟能詳,情不自禁地和唱起來。現場氛圍既熱鬧也動人,難以置信美國音樂可以這樣地感動中國的年輕人!

    演出一氣呵成,沒有intermission. 歌手很落力,歌喉也不錯,能作曲,也能彈吉他,但都是一些簡單容易掌握的調子。北京觀眾很投入,表示這個市場有無限潛力。我對孫兒說,如果他感覺北美洲市場競爭太激烈,可考慮向新興市場試探一下,他表示有同感。

    我們在散場前預先離開,希望可提早找到計程車返回酒店,但等了二十分鐘仍未有空車經過,結果需要搭乘地鐵才能回去。

    音樂會使我聯想起「軟實力」的重要。心想,如果一個仍未成名的美國女藝人也可以令到中國年輕人這樣地如癡如醉,中國應擁有更多「文化產品」可向外推廣,發揮「軟實力」的功效。其實過往之「乒乓外交」及「熊貓外交」,曾助中國揚名國際。今天之「孔子學院」也是一個很值得提倡的文化交流計劃,可惜不易推行,尤其在美國已被懷疑是意識形態輸出之渠道。

 

2019/3/28 遊頤和園……

    遊頤和園那天,天氣寒冷,氣溫很低,攝氏八度左右,又吹風!我擔心會受涼,引至生病。孫兒卻興致不減,拿著攝影機四處取景。他很認真,不停轉換鏡頭,以符合效果所需。他捕捉的對象不會只限於園林景色,而更着重於地方的風貌及生活習慣,以生動的影像來說故事。和他一起旅遊一定要有耐性,因他不會放棄任何值得捕捉的東西。

    頣和園以前來過幾次,早已沒有新鮮感。每次來到這裡都會增加對慈禧太后的反感,假如沒有這個蠢女人的出現,中國的歷史可能會改寫。除了她之外,我感覺其他執政者也需要負上「害國殃民」的責任,他們怎可能讓這個女人胡作非為而坐視不理呢?

    以前來頤和園遊覽時,較多着眼於庭臺樓閣及一些歷史遺跡,忽略了週邊的一草一木。這次將視線轉移到盛開的櫻花、桃花、梅花及含苞待放的杜丹,發覺這些才是值得欣賞的東西。我將「手機」暫時收起來,用眼睛去細意欣賞自然的景物,這樣收獲更大。

    這次有時間可到北京奧運場地參觀一下。聽說「水立方」將會改裝成「冰立方」以迎合2020年的奧林匹克冬運會在北京舉辦。這座建築缺乏創意,外型呆板,淺藍色的外牆已開始褪色,令人感到過早「老化」,堶悸熙]施可能很講究,但不打算進去看了。

    「鳥巢」運動館的外型設計則十分特出,遠看近觀都是一件百看不厭的藝術品。奧運會過後,鳥巢變為很多體育活動的場地,也可利用作為大型音樂會的舞台,達到物盡其用的目的。很可惜在我們逗留期間沒有任何演唱會在那裡舉行,所以沒有機會進場欣賞這個多用途之現代化建築。

    當天餘下節目是到「快活谷」華僑新村觀看一場現代化之舞台演出:是舞蹈、雜技及歌唱的藝術混合體。無論聲響、燈光、服飾、舞台設計都是一流的,尤其山洪暴發的一幕,洪水從天而降,將大地淹沒,是全場的高潮。山洪來得快,退得更快,令人嘆為觀止。這些設計完全是新科技的產品,刺激觀眾的觀感,但減少了他們的想像力。

北京之旅就此完結,下個目的地是西安。

 

2019.4.22 寄自多倫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