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界夢幻之旅

   

     2019/3/31
    當天下午二時半左右由西安飛往湖南的張家界,孫兒表現得很興奮,是他期待已久的夢幻之旅,電影「阿凡達」將張家界之天然美景傳遍遐邇,令不少人慕名而來。

    到達目的地時,天氣預報的小雨已經停止。導遊小姐與司機來接我們,直接送我們到武陵源的鉑爾曼酒店(Pullman Hotel),以後四天這裡便是我們的家,離景區的入口處很近,也可步行至市中心。

    我們趕著在天黑前步行到市中心去。天不造美,又下起微雨,孫兒說下雨另有風味,揹著他的攝影器材到處取景,我像個老僕人隨尾而行。這個孩子有外婆的基因,對什麼景物都感興趣。一鳥一獸、一草一木、都會花心思去捕捉。他尤其喜歡用長鏡頭追蹤各種人物,而不害怕被指責侵犯隱私。

    雨只下了一陣便停,我們在一家名叫「外婆土家菜館」吃晚餐,湖南人煮的食物什麽都會帶點辣味,刺激食慾但也延長我的喉嚨痛,一直都沒有好過。

    晩飯後孫兒還不想「回家」,我唯有奉陪到底。走走停停,從遠處飄來一陣音樂聲,他說是「live performance」,這個人耳朵很靈,能立即分辨錄音或真人表演。我們跟隨歌聲走去,整條巷子都是酒吧茶廳,一家連接一家,傳出歌聲和音樂伴奏聲。我們選擇了一家由一男一女表演的酒吧坐下。孫兒對準台上的女歌手拍照,引起她的留意。半場時,年輕的女歌手走過來和他聊天。由於語言障礙,女孩子用手機和他溝通,不需由我翻譯。手機改變了所有傳統的社交方式,在中國尤其顯著。在中國沒有手機寸土難移。

     2019/4/1
     我們在張家界將逗留四天,有充分時間慢慢欣賞這裡的奇峰秀水。第一天的節目是遊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由武陵源附近的入口處進入,搭乘専用巴士到「百龍天梯」,然後由電梯登山。在沒有這種設施之前不知道是怎樣爬上去才好呢?

     居高臨下,極目而視,群山盡收眼底,而且每個角度都不同。陽光、雲霧、煙霞,使之變化萬千,那種感覺無法以筆墨形容,必須親臨其境才可領略到。前人將這些山峰巧立名目,如什麼「迷魂台」、「六奇閣」、「定海神針」
⋯⋯是多此一舉,反而減少了人們的想像力,因為老天爺的作品,其含意一定沒有這麼膚淺,所以我完全不會去理會這些名堂,憑直覺虛心去感受它的存在,看它似什麼便是什麼!

    這一天我們一直在山中打轉,美景當前,目不暇接,這便是我的感受。其實這樣「走馬看花」及「到此一遊」是不足夠的,最好能留下來,體驗晨昏之變化,四季之轉移,與草木為伍,與鳥獸為鄰,做個山居的「隱士」,徹底遠離塵囂之世界,沉醉於如夢鄉一般的淨土!

    以前看山水畫,總覺得畫家是憑空寫出來的。到了張家界才知道這個想法是錯的。原來中國山水畫是捕捉自然界之真面目而非虛構的。我感覺作家難以用文字來描述這裡的樣貌,畫家或可捕捉到其中的一鱗半爪,只有親臨其境才可完全領略到天然之美。今天沿著金鞭溪峽谷一路走,猶如處身於大城市的通衢大道上,有所不同的是,環繞我都不是一些呆板冷漠的鋼筋混凝土建築物,而是一些具有靈氣的奇岩怪石,高度不同,型態各異,千變萬化。邊走邊欣賞,百看不厭!

     2019/4/3
     遊山玩水需要老天爺合作,可遇不可求。很幸運,昨夜的雨在太陽一出之後,成為今天霞霧的催化劑。孫兒起來打開窗子,一聲「Oh My God!」,我已知道是怎麼的一回事了。這個孩子興趣很多,手足靈敏,耳朵能分辨各種聲音。揹著攝影器材,不只要捕捉風景,還要錄下水流聲、蟲鳴聲、鳥啼聲
⋯⋯他說流水擊石有快有慢,會發出不同的音調(pitch),百聽不厭,他錄下的聲音將會進入他的音樂創作裡,成為另一種音樂元素。和他在一起旅遊不只要有耐性,還要是個知音人,分享他的感受。我是祖父,早有所聞,亦做好心理準備,難得導遊小姐很合作,我們花的時間比別人多很多。導遊小姐說很多遊客,尤其是年輕人,來了一天便患上「風景疲勞症」,成為「到此一遊」的族群。孫兒的興趣卻與時俱進,是個「另類」!

    今天遊大峽谷,司機送我們到橫跨峽谷的玻璃橋入口處。這種設施可能會破壞環境,但假如沒有它,不良於行的人便沒法爬上去,居高臨下欣賞大峽谷的懸崖峭壁及從天而降之山泉瀑布。凡事都有其利與弊,很難一概而論。

    從峽谷的最高點開始,沿著棧道拾級而下,左轉右拐,終於到達峽谷的底層。山水從群山峭壁的隙縫往下流,聚成一條川流不息的水道。我們沿著河道漫步,邊走邊欣賞大自然的奧妙,目不暇接。

     遊完大峽谷之後我們便前往黃龍洞去,這是近年才發現的天然溶洞,由私人公司承包開發,成為張家界附近一個新的旅遊景點,受惠於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的知名度。中國商人善於利用機會,也願意冒險投入巨資發展。

    我以前參觀過很多天然溶洞,最近一次是看了在貴州的一個,洞內的鐘
奶石多得不可勝數,而且形狀變化很大,由燈光照明,彩色繽紛,目不暇接。

    遊岩洞體力消耗很大,如非有孫兒在身旁的鼓勵,我會放棄再冒險一次。黃龍洞面積大得不得了,只開發了三份一,內裡已經有十三個「大殿堂」,第一個算是最小的一個,但已比多倫多Roy Thompson Hall(音樂廳)大兩倍以上。經過這大廳之後我們便登船,在洞內之天然河遊覽,然後繼續在舖設好的石階走,高高低低,不知走了多少路,終於走完所有大廳,完成一㳄偉大的旅程!

    黃龍洞除了面積大之外,沒有很多吸引的地方。內裡的鐘奶石形狀也不算突出,照明系統亦不講究,對我來說有點失望。

     2019/4/4
    這是我們張家界旅程最後的一天,因為還有兩個景點要去,所以八時就起程,先到寶峰湖。當天遇上一大群韓國人,他們組團來中國遊山玩水。韓國人聚在一起很嘈吵,旁若無人,要避也避不來。孫兒用耳塞聽他的音樂,我沒有這個準備,唯有忍耐一下。最要命的是在登船之後,韓國團的導遊拿著揚聲器就不停地講解,煩到我半死!

    環繞湖的四周都是奇峰異石,十分吸引我的眼球,使我暫時忘卻那些擾人的聲浪。山景的倒影在湖水中盪漾,更是動人心弦。中國的山水畫大都取材於這種環境,比任何想像力都要豐富。

    韓國人得意忘形,突然興起要唱歌,真是大煞風景。他們不懂怎樣善用眼睛、耳朵及心靈去接觸大自然,被控制不住的表演慾蒙蔽了。導遊真令人討厭,還一直在鼓勵他們,忽略了其他遊客的存在。

    天門山是當天的壓軸節目,海拔一千五百多公尺的峰頂需要乘坐索道上去,為策安全,索道必須分成兩段,但乘客不用轉換車廂。當天天氣良好,在車廂內極目而視,城市、鄉村、農地、魚塘、山谷、湖泊
⋯⋯都盡收眼底,是個全新的感受!

    如果沒有這種設施幫助的話,像我這樣不良於行的人,縱使來到山腳也只能望梅輕嘆!天門山聞名遐邇,不少登山勇士、高空跳傘員及
懸崖滑翔好手都慕名而來,向天然及自己挑戰,以創造或擦新紀錄為榮。

    天門是天然形成的,從遠處望,猶如大山的一個白點,來到它面前才知道其真面目。噴射戰鬥機群曾經穿越它,作為示範表演。走鋼索的藝人也來此一試身手,淩空走過去。我從來都感覺自己很渺小,尤其處身於大自然的環境中!

    山頂上的氣候一直變化多端,從山谷升上來的霞霧可擋住視線,令到什麼也看不見,猶如迷失於仙境堙C突然間又煙消雲散,群山又在眼前露相。不過最令人着迷的仍是腳下一片雲海,爭着出頭的山峰猶如雲海裡的小島,半浮半沉。  

    到達峰頂後我們沿著棧道走,走過一小段玻璃棧道,繼續左轉右拐往前走,從不同角度欣賞山景。走走停停,有點依依不捨。下山時不再使用索道,而改用電梯拾級而下,分三階段走。第一段由七條運輸帶組成,第二段由五條運輸帶組成,由此下山猶如要穿越十二條長廊才可到達地鐵月台的感覺。到達第二段之後,如果不用電梯可沿著999步石級徒步往下走,也可到達石門山觀景台。走出觀景台便有接駁巴士載你下山,山路彎彎曲曲,巴士還須駛經九十九個急彎才可到達平地。整個登山下山系統都是精心設計出來的,安全可靠。

     我們張家界旅程便以天門山為終點,興盡而返。

 

 

2019.4.22 寄自多倫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