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飄香的波爾多

 

 

 

    一年前左右,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聚在一起品嚐波爾多的紅酒,興高采烈之際,有人提議到這個世界聞名的葡萄酒產區一遊,多點了解法國人怎樣培植葡萄和他們釀酒的工藝。

 

    波爾多旅遊團有多種,可是都是一些來去匆匆,「到此一遊」的那一類,大家對這種旅遊方式都沒有太多興趣。朋友中,BA是一對老拍檔,曾經到過波爾多洽談生意,並在那堻r留了三個多月,跟很多酒莊都頗有聯繫,由他們策劃及組團是最恰當不過的。難得他們也義不容辭,立即付之行動,並答應擔任我們的領隊。

 

    最終我們約定了今年六月一日在波爾多市集合。其中三人來自香港,一人來自菲律賓,其他都是多倫多的來客。十二位波爾多「擁躉」懷著同一「目標」結伴而來,往「寶山」尋寶,希望在七天內將自己提升為「波爾多紅酒專家」!

 

    為爭取時間,第一天星期六下午就前往著名的史密斯拉菲特酒莊Chateau Smith Haut Lafitte。基於關係原故,在此長週末期間仍然得到莊主夫婦事先安排的一位年輕人負責來接待我們。這位年輕人很落力,在烈日當空之下仍帶領我們參觀了葡萄園,詳細解釋了各種不同葡萄品種。當中發現到葡萄樹長得很茂盛,花蕊已一串串出現在枝頭,很快便會結成葡萄,九月中旬以後更是收成季節,是酒莊僱用人手最多的時候(大約為一百人);每粒葡萄都會堅持用人手採摘的,精挑細選,小心保護,避免果皮受損;工人將摘好的葡萄用小筐盛好,運送到金屬製的壓榨機,葡萄被浸漬和壓出汁來,連皮帶骨及種子混在一起,然後注入用橡木製的大桶內,讓它在適當的溫度及濕度下發酵。這個過程大概需要兩個月的時間,一切均由釀酒師決定,除去雜質之後再注入容量較小的橡木桶,繼續陳釀,需時十八至二十二個月,每個酒莊都有自已的秘方,不過大同小異。

 

    法國人很講究,只選用法國本土出產的橡木製成的酒桶釀酒,取其特殊木香,而且平均只用兩次便棄置。橡木桶也是人手造的,成本很高,接近八百至千二歐羅一個。

 

    年輕人帶領我們走進存放橡木桶的地庫裡,一陣陣葡萄香味從橡木桶而來,我忍不住加重了呼吸,因為這種環境真的千載難逢。

 

    試酒是最後的環節,莊主已準備好不同年份的佳釀由我們品評。我對紅酒的特質所知有限,要求也不高,對我來說,眼前都是罕有的甘泉。

 

    酒莊附設一間五星級酒店和三間餐廳,就在葡萄園旁邊,環境優美,令人陶醉。一頓豐富的晚餐之後圓滿結束了第一天的行程。

 

    第二天剛好是星期日,酒莊不接待訪客。我們選擇到大西洋岸邊的一個名叫Arcachon小鎮觀海。我們從波爾多市出發,一小時的車程可達。波爾多其實離開海岸線不遠,我猜想海洋性氣候大概有助於滋潤葡萄樹的生長。當天吹強風,縱使烈日當空也感覺不到太陽的威力,但沙灘上仍有不少弄潮兒,也有人躺著在灑日光浴。我沿著海岸線漫步,呼吸海風來調劑連日來受到舟車勞頓影響的身心。

 

    午餐用過後,時間尚早,所以臨時決定到另一海灣(La Co(o)rniche, Pyla-sur-Mer)觀海。這裡地勢特殊,沙灘由水平線向陸地展延並覆蓋了整個山頭,乍看猶如沙漠中之沙丘,蔚為奇觀。聞說它是歐洲獨有之奇景,吸引不少好奇的人前來尋幽探祕。

 

    這天的壓軸戲是「遊船河」。在黃昏後搭乘遊覽船在加龍河Garonne上漫遊,船上並有晚餐供應。入夜後沿岸的照明設施與市區燈光的倒影,從水中折射出來,七彩繽紛,美不勝收。法國人是一個浪漫的民族,喜歡花心思去美化環境。每項設施除了實用價值之外,都加一些趣味性的元素。葡萄酒博物館 La Cite Du Vin便是一座美麗的巨型雕塑,從什麼角度去看都搶眼得很!

 

    第三天星期一正式回到我們的正常活動,上午參觀了Chateau Domaine de Chevalier酒莊。莊主熱愛中華文化,在接待處掛上一幅墨寶,為莊園加上個中文名字,稱它為「騎士莊」。中華文化竟然在這個地方出現,給人一份親切感。

 

    接待我們的是一個經驗豐富的釀酒師,名叫Remy,笑臉迎人。首先問我們對釀酒認識有多深,以便他做出適當的介紹。他說葡萄酒的品質是由葡萄決定的:品種、樹齡、土壤、天氣及培植方法會影響葡萄的收成,法國人積累了很多經驗,但仍在不斷改良才達到今天的水平。Remy說波爾多左岸的地勢與土壤較適宜種植Cabernet SauvignonMerlotCabernet Franc,但也有其他品種,如Petit VerdotMalbec及小量Carmenere。這些葡萄都是在這裡比較廣泛用來釀製紅酒的。

 

    葡萄樹齡可高達六十年,但一般都是三十年左右便被更替。新樹最少要經過三年培植才可長出合用的葡萄來。老樹和受細菌侵襲過的樹都會被拔掉及更換,新樹苗的培植率只佔全數的2%3%左右,故此保護葡萄樹健康成長是非常重要的任務。以前在葡萄園的外圍種植玟瑰花作為禦敵的防線,因玟瑰花容易染上細菌,發出警號。今天防菌及害蟲的方法比較科學化,玟瑰花只是用來美化環境的。

 

    Remy愈說愈興奮,那份敬業樂業及對紅酒充滿激情之神態,表露無遺。如非受時間限制,Remy仍有很多知識和經驗可跟我們分享。最後他為我們開了幾瓶他的心血傑作讓我們品嚐,以此終結我們的來訪。

 

    下午的重頭戲是參觀Chateau Haut Brion,波爾多五大名莊之一。果然氣勢不凡,古色古香的建築,瑰麗堂皇,象徵其出類拔萃的身份。接待我們的是一位年輕貌美的法國姑娘,她訓練有素,口齒伶俐,對紅酒的釀製過程瞭如指掌。這個莊的葡萄園佔地甚廣,生產設施先進,酒窖及工地一塵不染。釀酒至今没有完全工業化,傳統的製作工藝仍然保留着。試酒定價非常考究,要求嚴格,除釀酒師作出的鑑定之外,另有外圍專家的參與,才作出決定。

 

    左岸酒莊的規模較大,平均擁有一百公頃左右的葡萄園,年產大約是三十萬瓶。規模較小只佔地十公頃左右,年產五萬瓶。據報波爾多曾經有超過一萬家酒莊,很多因規模太小失去競爭力而合併,目前只剩下六千家左右。經營酒莊不易為,風險高。由大變小易,由小變大難。除了金錢作為後盾之外,不可或缺那份對葡萄酒迷戀的激情(passion)

 

    遊覽葡萄酒博物館是黃昏前之節目。展覽館建在河邊,規模不大,一覽無遺。我隨便走一轉便登上頂層去試酒,在瞭望台居高臨下,遥望兩岸的景色。

 

    星期二的節目安排得非常緊密,上午參觀Chateau Pichon Baron酒莊,順便一睹波亞克Pauillac小鎮的風貌。接待我們的小姐能說普通話,並能靈活地和英語混合來介紹她的酒莊。典雅的建築,配合現代的設計,令人耳目一新。其實每家酒莊都有自己獨特的風格,以突顯其產品與眾不同的賣點。葡萄酒迷人之處便是變化多端,餘韻無窮無盡,可滿足各種不同要求的口感。

 

    下午參觀Pontet Canet酒莊及Cos d'Estournel酒莊。前者保存濃厚的農村風味,他們使用馬兒來拉動鬆土機,將馬糞化成肥料來施肥,以符合有機種植的要求。這是整個行業的趨勢,不可置身事外。接待小姐是個英國姑娘,一口純正的英語,讓我耳朵有喘息的機會。後者和前者截然不同,商業味道很濃。聞說這家酒莊在開業之初,嘗試將產品出口到印度去,可惜半瓶也賣不出。莊主將存貨運回法國,途中開瓶品嚐,竟發覺美味猶如甘泉一樣。為了紀念這次旅程,印度成為這個酒莊的標誌,從此一帆風順,業務蒸蒸日上。

 

    星期三的活動也是一環扣一環的。上午參觀在Margaux產區的Chateau Palmer酒莊。天氣開始變壞並下起雨來,但我們遊興不減,拿着雨傘擋雨。年輕的接待姑娘殷勤有禮,無微不至。這是波爾多的傳統,歡迎免費參觀,還可品嚐各種年份的佳釀。加利福尼亞的酒莊便沒有這般慷慨,必須付費才可進場。下午參觀Chateau Ducru Beaucaillou酒莊,由一個衣冠楚楚的男士接待我們。因天公不造美,不便留在空曠地方太久,一切改為户內活動。在參觀完酒庫之後,便是品嚐美酒的時刻。接待員連開三瓶年份不同的出產,任我們一嚐再嚐,這正符合同來的B君及E君的要求,可讓他們示範評酒的能力。我們繼續前往Saint Julien產區的Chateau Leoville Barton酒莊,同樣獲得熱情的款待,這次接待我們的是一個眉清目秀的姑娘,儀態萬千。醇酒與美人最匹配,但醉翁之意仍在酒,並樂在其中!

 

    風雨過後又晴空萬里,葡萄樹和人都笑逐顏開。星期四那天我們由左岸遷移到右岸Saint Emilion的酒店去,方便參觀右岸產區的酒莊。首先歡迎我們的是位於PomerolChateau Clinet酒莊,由一名金髪女娘迎接。這個酒莊規範較小,注重生產高質量之紅酒。非常嚴格挑選葡萄,寧缺勿濫。某年曾經遭遇天氣影響,葡萄收成差,寧可停產或減產也不向外採購,捍衛商譽為重。我們嚐了2015,20042009三個不同年份的佳釀,高下分明。經過連日之培訓,大家似乎已掌握到一點評酒的秘訣。

 

下午來到Chateau Canon-La-Gaffeliere酒莊,巧遇莊主在家,由他親自介紹酒莊的歷史及發展過程,娓娓道來,如數家珍。酒莊藏畫甚豐,我被這些優秀的作品牢牢吸引住,幾乎忘記了到這裡來的目的。B君與莊主很熟絡,因此得到親切的接待。我們分享了四種不同年份不同級數的佳釀,酒味濃郁薰香,據稱可供收藏,幾年後會變得更迷人。

 

    星期五將是我們逗留在波爾多最後的一天。這天吹疾勁的強風,猶如懸掛了八號風球一樣凶猛。葡萄樹被風吹到左搖右擺,垂頭喪氣,我見猶憐。上午先到Saint-EmilionChateau Angelus酒莊,此乃眾多家族生意之一,並享有右岸中A級酒莊盛譽。其中一位管理人正在等候我們,我已記不起他的大名。除行政事務之外,他也負責釀酒,經驗豐富。和其他釀酒師一樣,只要話題是酒便會談得眉飛色舞,掩不住那份對葡萄酒熱愛及投入的激情。此情此景,令我回想起當年那份工作的乏味。如果可以重頭來過的話,我會選擇到波爾多的酒莊就業,與葡萄朝夕為伍,讓香氣撲鼻的葡萄洗滌我的心靈。

 

    這個酒莊的大樓是兩年前重建的,美侖美奐,而最突出的是那座鐘樓,大廳的設計也十分講究,藏畫極豐,顯示莊主有藝術修養,品味高。在這裡我一面嚐酒,一面觀畫,得到雙重享受。

 

    既然到了波爾多,是不該錯過欣賞Sauterns 產區的甜酒,所以Chateau Guiraud酒莊便包括在行程之內。釀製白葡萄酒和紅葡萄酒略有不同之處。白葡萄收成比較早,八月中便成熟。用來釀製甜酒的葡萄必須熟透才可採摘,過早則糖份不足,過遲則腐爛變廢。據說白葡萄樹很惹蟲,他們在葡萄園旁邊闢地引誘害蟲入侵,並供應足夠生存條件防止它們外移,這樣葡萄樹便受到保護。據說害蟲有六百多種,殺之不盡,唯有使用圍堵的方法。我對甜酒興趣不大,淺嚐輒止。

 

    最後參觀的一個甜酒酒莊是Chateau de Fargues。莊主是個年輕人,與我們領隊有多年的情誼,盛情難卻,我們在品嚐過他的佳釀之後便匆忙離開,準備歸家,圓滿結束波爾多「夢幻之旅」!

 

                                                                     2019.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