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荔枝

 

今早晨運歸來,路過市集,看到水果攤上的荔枝比上週的價錢貴了許多,我趕緊走過去提起一大把就秤了四斤,一邊付錢一邊問老闆怎麼才過沒幾天就貴了這麼多,老闆告訴我荔枝快下市了,愛吃就要把握住時節才好,經老闆提示我方才發覺,就在荔枝的旁邊已擺上了桂圓(龍眼),每年桂圓一上市就表示荔枝快下市了,真的,如果不趕緊多買一些,過幾天可能就買不到了。

 

我對荔枝是情有獨鍾的,前年特地為它寫了兩篇小文,還引來一段文壇佳話,起因是我最初看到中國駐越南胡志明市總領事翟雷明先生,在當地報章發表了一篇「又見荔枝梢頭紅」的文章,他的文筆相當好,不但細緻地描述他對荔枝的的喜愛和難以忘情的感懷,最後更以一首好詩作為文章的結尾:

“青黛丹珠賴根深  禀精受氣化赤鱗

  甘漿醴露堪忘疾  玉骨冰肌天作成”,使我為之驚艷並讚嘆不已,忍不住寫了一篇「荔枝人人愛」狗尾續貂作為回應,想不到越南胡志明市資深作家謝振煜先生也為此寫了「我愛荔枝」,說出他由對荔枝的愛慕而引發起對雙親的懷念;在中國湖南湘潭市的新銳詩人歐陽宜準先生,看到以上三篇荔枝迷的作品,惹起了他對荔枝的感念,也寫了篇「從荔枝的甜蜜中品味生活的幸福」,說出他幼年時因家境貧困,只是從古詩詞中知道有這樣令人垂涎的水果,他不但吃不到,甚至壓根從未見過荔枝,還差點把龍眼誤認作荔枝呢,他寫出小時候偷吃媽媽櫃龕堛瑰s眼乾以為是吃到了荔枝乾的故事,當時那種興奮的心情,他更是將荔枝說成彷如神品了。而福建廈門華僑大學的林明賢老師看了前四篇荔枝文後,大為感動也洋洋灑灑地寫了篇「話說荔枝」作為點評,寫來入木三分,細緻精彩。我看後就回應寫了篇「荔枝令人垂涎不只三尺」,

http://www.fengtipoeticclub.com/paochih/paochih-e026.html

將荔枝引發出的口水,從越南胡志明市出發,流到寶島台灣,再流回越南胡志明市,又流至中國湖南湘潭後,流到福建廈門,又回流到寶島台灣,流延迂迴蜿蜒,垂涎豈只三尺 ? 我以為可以此作為佳話收尾了,更想不到的是,在台北享有盛名的書畫名家草聖黃友佳,為此段佳話添上華麗的一筆,他以一幅荔枝繪畫圖作為佳話的圓滿大結局。

    今年又到荔枝時節,我及時屯積了好一些,一邊仔細品嚐荔枝的絕佳滋味,一邊想著前些時朋友從網路傳來的「蘇東坡全傳」影集,蘇東坡說「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我想蘇東坡真是生不逢時,今時今日,我們愛吃荔枝也不必去中國大陸做個嶺南人,在寶島台灣我也可日啖荔枝三百顆呢,先生聽到此言,一時大為緊張,趕快提醒我切切不可喫得過量,適可而止就好,怕我一時燥火上升起來,他就有得麻煩了。

 

                                            2014.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