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與我

 

 

謝慶雲(小雲)與我分別了四十多年,今天難得在台北重逢,心中實在有極大的感觸,就外貎而言,歲月已毫不留情地在我們的身上刻下了滄海桑田的痕跡,我們從當年的青春少艾如今已是年逾花甲,如果不是從網路中偶有看到彼此照片的話,我們可能相見而不敢相認呢

 

當年我們經歷過那場世紀大變動之後,我慶幸地順利回到了祖國台灣,而慶雲則幾經周折,她起先從西貢經北越陸路逃亡到中國再偷渡到香港,最後平安移民到加拿大。我們別後沒有直接聯繫上,只是偶有從越南胡志明市傳來有關她的訊息,知道她定居在多倫多,也有與班上的同學聯絡。是的,就是當年的「文藝寫作實驗班」,我們都是在那兒相識的,還有徐永華,黃銀花,黃應泉等…腦海裡的印象是那麼的模糊,因為我們實際上相處的時間並不多,我在「寫作班」來去匆匆,當年只是純為幫老謝的忙,屬於捧場的性質,但我們大夥兒在「寫作班」建立了一種特殊的情誼,不動聲息地牽掛在彼此的心中。

 

今天最讓我感動莫名的是慶雲帶來了胡志明市謝振煜的十七冊新著(約有四公斤重),這真是大手筆的豐盛禮物,既有份量又有重量,非常感謝老謝慷慨賜贈,我卻之不恭而受之有愧,老謝的秘書李袪略p姐辛苦了,這些最新鉅著都是她一字字打,一頁頁編出來的,更要感謝慶雲從胡志明市扛了這麼重的禮物而來,她本來是回故鄉旅遊訪友的,卻成為替老師搬運鉅著的功臣(原來她替老謝一共帶來四套各十七冊書,其他三套分別送老謝的台灣文壇好友),這真是一件令人動容的事,由此可見「寫作班」師生的情誼非比一般了。

 

2018.1.19晚在台北捷運士林站二號出口處的相見中,聽到慶雲豪邁爽朗的笑聲,流露出她純真率直的性情,她果然是談心的最佳對象,我們聊了很多,從車站聊到夜市,再聊到她下榻的飯店,除了關心彼此別後的情形,也殷殷問候相熟同學的近況。我們先後從生長的故鄉出來,一同經歷過那場有驚無險的大變動之後,各自有不同的遭遇,而今分別落足在地球的東、西兩方,直到今天有幸能在祖國台灣重逢,實在該感恩上蒼賜福,我們一起思前想後,不勝唏噓。

 

老謝不愧是華越文壇的瑰寶,這麼大的年紀了,仍然著作不斷,就看這套(一共十七冊)新著的龐大規模,難怪有人笑說他破了一次生產十七胞胎的金氏紀錄,我不禁打從心底的佩服。前陣子我們幾位在台北的文友一起聊起當年越華文壇時,大家都公認老謝的資格最老,很多現在有名的越華作家當年正開始學習寫作時,他已經是文壇老手,著作最有份量並多元化,新詩、散文、短篇小說、翻譯、評論等…林林總總不勝,我最欣賞老謝引以為傲的中越文翻譯,這是晚輩們學習的最佳好榜樣,此次收到他這份巨禮,我將有好長的一段日子樂在其中,要好好規劃閱讀和學習了,再三感謝他。      

                                                 

                                                         2018.1.20

 

 

 

 

https://ssl.gstatic.com/ui/v1/icons/mail/images/cleardot.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