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藩市☆馬劍友情書

 

「憶當年, 懷今宵」讀後感

    

    讀了馬劍友笛兄(應該也是我的知用中學的前後期校友學長學弟)的情書「憶當年,懷今宵-2012情人節」,其中所敘說的「吵架」、「家務」、「情趣」、「財務」等的婚姻的情節應是大多數正常、普通、一般的夫妻的婚姻生活相同寫照。

 

    我自己與拙荊(千萬別給老妻看到我這樣稱呼她)的婚姻卻只有「吵架」和「財務」兩項與馬兄相若,「家務」一項,不像馬兄會動手做家務,我是退休前全不做家事,小孩與家務全由太座總管,當然也包括「財政」,全部薪水收入都由她掌管。唯獨一項「情趣」完全不如馬學長般對老妻這般浪漫,如果不是讀到馬兄這篇「情書」,我壓根兒不知道昨天是情人節,遑論寫情書或者送花給老妻了。(不只情人節我從來不作興過,甚至結婚紀念日或彼此生日都不曾大肆慶祝過,真是沒「情趣」到極點,好在她都沒埋怨過)

 

    提到「吵架」,倒使我想起了多年前的某一天,忘了不知道為了何事(應是小事一樁),與太座大吵一架,她非要我向她道歉不可,否則要和我「拆夥」(分手),我看事態嚴重,大丈夫只好向她低聲下氣說出「對不起」! 她氣自然消了,事後夫妻和好如初。

 

    事情過後我便作了一首「詩」『雨霽天晴』:

老夫老妻  時猶勃谿

只因細故  非大問題

不是我錯  寧為家齊

道歉容易  分手休提

  

    這首詩後來也收進了我的『標準草書詩詞集』堙A一直未讓她看到。

    這次因讀到馬大師的大作,拋玉引磚,使我想起了這首舊作,爰重錄於此作為未過過情人節的我自嘲吧。      

                              黃友佳 讀後感2012.2.15 

  (按:太座到目前還不知我寫了這首詩,當然也不要讓她看到這封電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