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首拍賣

 

2009. 3. 20

 

 

二尊銅像有文章    天價一槌爭拍忙

 

義正詞嚴思雨果    志堅氣壯讚劉洋

 

難堪民族尊嚴喪    勇決蔡君心願償

 

國寶何時歸故土    中華兒女黯神傷

 

 

 

火燒圓明園

 

2009. 3. 20

 

 

寇盜西來暴橫驕    戰船大炮侮清朝

 

稀奇珍寶乘機掠    瑰麗園林縱火燒

 

幾度滄桑容盡毀    百年屈辱恨難消

 

民和國力今朝盛    文物回歸路不遙

 

   

備註:

 

2008年底,法國佳士得拍賣行公布的一條消息——2009223日,佳士得拍賣行將舉辦專場拍賣會,其中將要拍賣1860年前後從中國圓明園以非道德手段竊掠的兔首、鼠首銅像,拍賣估價均為800萬至1000萬歐元。

 

“在世界的一隅,存在著人類的一大奇跡,這個奇跡就是圓明園,現已蕩然無存。有一天,兩個強盜闖進了圓明園,一個強盜大肆掠劫,另一個強盜縱火焚燒,一場對圓明園的空前洗劫開始了,兩個征服者平分贓物,然後,手挽著手回到了歐洲。這兩個強盜一個叫法蘭西,一個叫英格蘭。”
   這是法國大文豪維克多·雨果在18611125日給“光榮凱旋”的巴特勒上尉的信,信的結尾寫道:“法蘭西把這次搶劫的一半歸為己有,又天真地把從圓明園搶來的寶物拿出來炫耀。我希望有一天解放了、滌蕩了汙泥濁水的法國會把這些搶來的寶物歸還遭受掠奪的中國。”(譯引自《雨果文集》第十五卷362 頁)。

 

年輕時就有點理想主義者的劉洋決心用自己掌握的武器——法律,來做一點事情,“人在世上這一輩子,總得留下點痕跡 ”。 經過冷靜和嚴肅的思考,劉洋想通過訴訟來贏得民族的自尊。但劉洋自覺砝碼沉重,他有些力不從心,他需要幫助,需要許許多多的人伸出援手。隨後,劉洋在其新浪博客上,以《訴訟追討圓明園流失文物的謀劃》為題寫了三篇系列文章,向公眾表明自己欲以訴訟方式嘗試追回國外流失文物的決心與計劃;並召集組建追索圓明園流失文物的律師團,人員一度達到近百人,開始了第一次追討海外流失文物之旅。赴法國追索圓明園流失文物,要求佳士得停拍因侵略所得的獸首。法國最高法院最終裁決:原告敗訴!

 

北京時間3月26日,巴黎拍賣會上,中國收藏家蔡銘超通過電話拍得獸首,隨即表示,拒不付款,在客觀上造成了獸首的流拍。在《八點非常故事匯》錄制現場,蔡銘超首次講述了獸首競拍背後的故事,道出“不能付款”的真正原因。蔡銘超說:“因為來歷不明,所以我不可能付款。”他還說:“當時我只有一個想法:就是一定要讓獸首回到祖國。”“我是一個中國收藏家,也是國寶工程收藏顧問,願意盡個人的力量搶救流失海外文物。在得知圓明園鼠首和兔首要被拍賣後,我覺得我必須站出來。我有這個機會,我也有這個能力。 

 

法蘭西和英格蘭兩個強盜洗劫焚燒圓明園的足跡是從天津北塘一片海灘上開始的。
    186081日,英法聯軍的250艘艦船靠近天津北塘白河橋附近的海灘,約兩萬聯軍士兵從北塘登陸。登陸之後的幾天堨_塘城媯o生了慘絕人寰的奸淫擄掠。接著英法聯軍就攻克了大沽炮臺,隨後進駐天津城。
  在天津駐紮一個多月之後,與咸豐皇帝派來的欽差和談失敗,遂進軍北京,在八里橋發生了一場慘烈的戰鬥。
   三萬多清軍在八里橋迎擊聯軍,而參加八里橋戰鬥的只是不到6000人的法國軍隊,司令叫孟托邦。據《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第二次鴉片戰爭》記載,在八里橋戰役中,清軍死傷20000多人,而法軍傷亡12人。人數上占絕對優勢的清軍為什麼如此慘敗呢?因為武器太落後。八里橋決戰失利,英法聯軍大舉進軍北京。
  就在八里橋慘烈激戰時,咸豐皇帝正在由嬪妃及親信大臣們陪著在圓明園的福海上泛舟賞景,得知八里橋戰役失利,船上的大臣嬪妃們無不大驚失色、誠惶誠恐,唯有咸豐身邊的懿貴妃鎮定持穩,並力諫咸豐皇帝禦駕親征,以定軍心!但在曾格林沁等眾臣的“懇求”之下,咸豐第二天一早倉皇逃往承德避暑山莊,留下恭親王與英法聯軍和談。臨危鎮定的懿貴妃就是後來的慈禧太后,而她在八國聯軍入侵時則逃得更遠。
   咸豐逃走後,北京守軍潰散,106日傍晚,法國軍隊幾乎未遭任何抵抗,便到達圓明園。
    從第二天早上6點鐘開始,法國人開始大肆搶劫圓明園中的珍寶,後趕到的英軍不甘心吃虧,更是大肆洗劫,搶劫持續了10天。

 
   
1860 1018日,英軍統帥額爾金下令放火焚燒圓明園,在其後的三天,北京城上空被濃厚的煙霧遮蓋,一位英法聯軍的軍官在記述中寫道:“連日遮天 蔽日的濃 煙籠罩在整個城市的上空,好像是出現日食一般。秋風將焚燒圓明園的灰燼吹向天空,飄落在城市每一個角落。”150年修建的圓明園就這樣被一場大火化為灰 燼!


    
事實上,圓明園不只受過1860年那一次劫難。在那之後,圓明園一直就在遭受破壞。
   1860 年的大火雖然給圓明園造成了沉重的毀滅,但是,圓明園的自然景致還完整保留著,雖然木質結構為主的一座座宮殿燒毀了,但是遺址的根基還在,石制建築景物也還在。但在民國初期,走馬燈樣更迭的軍閥,都把圓明園作為取之不盡的建築材料場,溥儀時期的檔案留下了不少無奈的記錄:“ 軍人押車每日10餘大車拉運園中太湖石。”實際上,拆賣的情況遠比檔案中記載的嚴重得多。
  徐世昌拆走圓明園屬鳴春園與鏡春園的木材,王懷慶拆毀園中安佑宮大牆及西洋樓石料。從此,圓明園廢墟凡能做建築材料的東西,從地面的方磚、屋瓦、牆磚、石條,到地下的木釘、木樁、銅管道等全被搜羅幹淨,斷斷續續拉了20多年!
   從上世紀初開始,當地旗人已在園內的宮殿舊址上築屋,昔日的皇家園林麥壟相望。1940年以後的日寇占領時期,北京糧食緊張,於是獎勵開荒。從這時起,農戶陸續入園平山填湖,開田種稻。圓明園這處在清初盛世歷經150餘年苦心經營的湖山之勝面目全非,建築、林木、磚石蕩然無存,是這些人幫助英法侵略者徹底銷毀了洗劫圓明園的罪證,嚴重破壞了圓明園作為歷史遺址的價值。

在“文革”期間,圓明園又遭到嚴重破壞,殘垣斷壁被拆毀殆盡,建築基址被掘地三尺,一些單位進入圓明園占地建房。

圓明園自興建至今整整300載,其間經歷150年“萬園之園”的瑰麗壯美,更遭受了150年滄桑劫難,直至徹底毀滅。有人說,圓明園驗證了“無所有、畢竟空、不可得”的終極真理!

 

說起那段屈辱的歷史, 想像著那場空前浩劫,孱弱的封建政府只得南逃。誰占據了我們美麗的家園,又是誰洗劫了我們的村莊?強盜的行徑固然可恥,但清王朝的軟弱無能又怎能對中華文明予以“保存”。“沉睡的獅子”兀自沉睡,鐵蹄之下、轟鳴聲中,硝煙橫飛之中,不但子民無生,就連被譽為“不朽”的也難以保存。然而今天,東方既明、“睡 獅”已醒,面對被強盜掠去的文物和藝術珍品,我們又該保持怎樣的追尋?  

  

小資料


   12生肖獸首”是人身獸首,選材為精煉紅銅,歷經百年而不鏽蝕。18世紀中期,乾隆皇帝在圓明園東邊一塊狹長的地帶造一座豪華的西洋花園,宮廷畫師意 大利人郎世寧是設計師,他設計並推薦法國神父蔣友仁負責建造人體噴泉:位於花園中央一個扇形噴水池上,各個銅像會按照它所代表的12個時辰依次噴水報時,一天24小時,12個生肖動物,每隔兩小時依次輪流噴水,俗稱“水力鐘”。因為在當時的中國看來,暴露女性 的肌體是有違道德規範和中國審美的,所以郎世寧就改用十二生肖來代替原設計中的女性裸體。“獸面人身水力鐘”就這樣誕生了。

 

   生肖們6個一組在一枚巨大的貝殼前排列為左右兩邊,左側為南岸,右側為北岸。12生肖排坐的順序是從南向北排列,南一子鼠、北一醜牛,南二寅虎、北二卯兔,南三辰龍、北三巳蛇,南四午馬、北四未羊,南五申猴、北五酉雞,南六戌狗、北六亥豬。

    在第二次鴉片戰爭時期流失。

  下落不明:龍首、蛇首、羊首、雞首、狗首

  已經回歸:牛首、猴首、虎首、豬首、馬首

    流落海外:鼠首、兔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