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 煙

 

我宣佈『戒煙』,很多人聽後都一笑置之。也難怪他們,這已不知是第幾回我如此鄭重其事,但到頭來依然如故。 

    說句真心話,我是很難把近廿年的煙癮戒掉的。工作離不開思考,有時爲了搞好一項設計,可說絞盡腦汁,此際香煙就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它既可提神醒腦,又能助人集中思路。習慣成自然,每當遇到一度難題時,我愛把煙枝燃上。不知是否心理作用,我總覺得它們彷彿有著一股神奇的力量,靠其幫助,思考問題很快便會迎刃而解似的。漸漸,煙不離手,我變成依賴它們了,每天我至少抽掉一包香煙。

“飯後一枝煙,快活過神仙”,真的有一種說不清的舒暢感。早晨喝杯咖啡,深深抽上幾口,同樣都是享受。某方面來說,它也可視為培養感情,促進友誼的工具。對於初相識的“同道中人”,恭敬地奉上一口香煙,不僅是基本禮貌的表現且可消除彼此間生疏的感覺,頓時變得親切,話題似乎也特別多了。此時,我稱它為“感情的煙枝”。 

話說回來,它也給自己和身邊的人帶來一些不便……

小女兒常埋怨屋裡煙霧太多,家人深受“二手煙”其害;不厭耐煩的給我分析吸煙所帶來的種種害處。什麽肺癆、肺癌……等令人毛骨悚然的詞句,通通她都用上了。事實上,我的肺臟一向就不大好,少時候曾斷斷續續的咳嗽好幾年,差點沒患上哮喘癥。遇上吸煙多的日子,咽吐唾液確有點困難;咳嗽不停,胸口也隱隱作痛。我亦目睹一些嗜煙成狂的人,身體出現不少毛病,尤其是在呼吸系統。 

一些公共場所,尤其是那兒裝有空調的地方,通常是不歡迎,甚至不允許吸煙的。初時我絲毫不適應,還是少到為妙;但終究避無可避,只好抱著你能我也能的不服輸心態,勇敢去面對。打著哈欠,咽下唾液,一回、兩回……最後成功了;這使我萌生了戒煙的念頭。 

說時容易做時難,三番四次我嘗到了失敗的滋味。原因很簡單,平時忍下也勉強可以,但遇著思考問題時,缺少了它,腦子似乎不聽使喚,堶惜@片空白。我也曾嘗試從每天減少數量著手,但效果不大。我真的想放棄了,直至…… 

失業數月,整個人懶洋洋的。我天生是副賤骨頭,沒有工作便覺得渾身不舒服;又不能老是打擾朋友,只好呆在家蒙頭大睡。在此情況下,不知不覺,我對它的依賴減少了,這真是始料不及的事。吸取先前失敗的經驗,我把心一橫,不再“拖泥帶水”,斷然和它“絕交”。可算“度日如年”,但最終我把煙癮戒掉了,說來有點令人難以置信,卻是千真萬確的經歷。『塞翁失馬,安知非福』,現在回想起來,我倒有點感激那段失業的日子。 

戒煙成功後,我才發現問題的關鍵。原來意志是完全可以左右我們的行為;那些老說如何如何、怎樣怎樣也戒不掉的習慣和嗜好,根本就是藉口。像我現在,當用腦思考問題或搞設計時,已全然忘記了抽煙醒腦那麼一回事,效果依然不遜當日。飯後沒有煙,午睡得較好,夜眠尤覺香甜。我亦扔掉了清早空腹抽煙的習慣。短短數月,體重增加56公斤。 

我已“苦練”到隨吸隨扔的境界,其實誰亦有此本領,不過大都缺乏信心。有些人戒了煙,卻自此對它們望而生畏,深怕再接觸會重蹈覆辙,事實確有很多例子證明了這點。我並不以為然,若人的意志如斯薄弱,又怎樣抵擋更具吸引的誘餌呢?其實這正是考驗我們的時候。現在,偶然應酬帶有“感情”性質的讓我抽上幾口,倒變成磨煉意志的好機會。 

我並非鼓勵癮者戒後再度嗜上,也不怎麼堅決反對吸煙一事。每人皆有其選擇取捨的權利和理由,我們應予充分尊重。當然,儘量減少為妙,可免則免。畢竟,吸煙危害健康,確是不容置疑的。

       二零零九年四月廿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