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眠之夜

 

 

生活中,夜似乎與我結下了不解緣。但,墨客筆下的清風明月,戀人眼中的詩情畫意,我卻遲遲未能感受。

 

它,是一個個,難忘的不眠之夜……

 

在我出世後不久,父親就開始躲兵役,全家日夕提心吊膽。猶記得童年時每天放學後,幾兄弟就和鄰近同境況的孩子們一道,在街頭巷婼流把風。遠遠聽到吉普車的刹車聲,誰都不期然提高警覺,互傳暗號以通風報訊。那些肥頭大耳的巡警一跳下車,便以田徑短跑運動員的速度,爭先恐後向民戶大肆搜索。當看到一些人被他們抓到、連推帶拖塞上車時;那種絕望、哀求的目光令我不敢想像,要是父親……

 

萬籟俱靜,疲勞整天,該是人們尋好夢的時候。對我們家來說,早就養成了淺睡易醒的習慣。一連串不停的狗吠、急促的腳步聲,教人久不成眠。碰上檢查戶口那一夜,陣陣震耳欲聾的拍門聲,更能把你從夢堨艂Y喚醒過來。

 

深夜堙A遠近傳來聲嘶力竭的哀號,夾雜著刺耳斷腸的哭聲,真的教人毛骨悚然,睡意全消。我知道,又有人被抓充當炮灰了。小孩子大多怕鬼,夜裡總愛蓋被蒙頭而睡;我不能,也不敢,我怕一時睡得太沉。他們常有著諸如王子公主、偵探捉賊的夢境,當會不時發出陣陣笑聲;而我偶爾夢到警察抓丁的情景,驚醒後滿身冷汗,再也不能合眼了。

 

就這樣,多少個不眠之夜,伴著我度過了時局動盪的童年。所幸,父親躲兵逾十年,未被抓過。

 

解放初期,爲了生活,我離開校園到一家機器廠當學徒。那時電源奇缺,市內各郡皆要輪流停電,一周三、四天不等。有的地方甚至停足七日,只有晚上才供應;白天就算有電,也僅供生活之需,過了晚上九時後的高峰時段才可啟動機器。在此情況下,大多數工廠必然要通宵運作。

 

有一段長時間,人們簡直將日夜顛倒。咖啡店、食物檔徹夜忙個不停;喊聲笑語,機聲隆隆響遍整個不夜天。白晝大家儘量爭取時間倒頭大睡,養精蓄銳以備戰。我想,沒有身歷其境者,或許感受不到其中的趣味。

 

如此,又一個個不眠之夜過去了;從一個學徒,我已成為手藝熟練的鑄模工。

 

不久,電力漸漸恢復正常,環境日趨改善。除了不斷的自修外,我開始到夜校上課。聽從一位老師的引導和身邊朋友的鼓勵,我嘗試投稿到華文解放日報;殊不知竟使我迷上了。書到用時方恨少,初時動起筆來頗感吃力。爲了詩句隻字的推敲,我竟弄得日旰忘餐;爲了寫好一篇文章,我也樂得徹夜不眠。

 

國策維新,經濟開放,社會日漸昌盛。成家立室,生活的重擔又壓著了雙肩。放下筆,我全心全意投入了事業。日間碰到的棘手難題,深夜裡動腦思考倒可事半功倍。爲了趕上訂單、取信於人,甚至通宵達旦工作亦在所不計。十多年了,斷斷續續,多少個不眠之夜,再度伴我步上人生的另一階梯。

 

……且拋開心底的煩惱,泡上一小壺濃茶;我,又開始一個不眠之夜……

 

2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