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白商人”

 

在朋友兒子的婚宴上,偶然遇到了不見多時的項老四,未待我開口,他就長噓短嘆:“這幾年的生意真的越來越難做。”

 

項老四是出了名頭腦靈活,手腕高明,處事圓滑的人。算盤打得響噹噹,“寧作虧心事,不收蝕本錢”是他一貫的作風。一元掏出總想撈回至少五元的進賬,一小杯咖啡也希望換取一個人情;而事實上,他確有這種本領。有求於人時,他往往低聲下氣在所不計,好話說盡,事後來個過橋抽板,甚至翻臉不認人。着他道兒的人只好像啞子吃黃連般,誰教自己貪小便宜?不過,吃得虧多,大家也學乖了,漸漸和他疏遠。我和他雖沒關乎利害衝突,卻一直不齒他所作所為,早就敬而遠之,不得已時亦只無關痛癢的敷衍幾句。

 

說到項老四的生意,也蠻獨特的。他專替僑居外國的親朋在越包辦紅白二事;從物色對象到為新人舉辦婚禮,從照顧病人以至料理死者身後事,他都辦得頭頭是道。前些年堙A僑胞回越沒那麼方便,一切都讓他一腳踢的包攬,事前只匯足錢過來罷了。項老四懂得把握時機,,撈得盤滿缽滿。朋友們稱他為“紅白商人”,他也引以為榮的沾沾自喜。雖然此行亦不乏競爭,但憑著他那三寸不爛之舌,懂得揣摩常人心理,加上交遊廣闊,因此生意越做越火紅,可算得上一門吃香的職業。

 

不過,最令人心寒的算那一回,他的侄兒病逝(由於患有精神病而留在越,外國的家人早就愛理不理)。不知是否未及時匯錢過來或數目不足,他竟求助于慈善機構幫忙火化了。

 

項老四撮合了無數對鴛鴦的“千里姻緣”,也料理了不少顧客的“百年後事”。短短幾年,樓房、別墅、汽車……幾乎所有生活上的高檔享受,他可算應有盡有。以他這麼一個商業奇才,生意何解會一落千丈呢?幾經細問,始知事出有因,但終歸也是必然的趨勢。

 

隨著國門開放,來往方便,僑胞回越與日俱增。親友們接觸頻繁,發生事故只需隔日就能見上面。找對象也容易多了,抽空回越一趟,親自挑選,豈非慳錢而省事得多嗎?

 

散席時,他臉帶惋惜的對我說:“看來,不久我要轉行了。”

 

                         二零零九年四月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