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背後的傳

 

    除了繼承父業的二世祖之外,凡是白手起家的商界成功人士,其背後大部份都有一段或訛傳或真有其事的故事。在社會經濟領域堙A潮起潮落,每個時代的商場上都有叱吒風雲的人物,社會分分鐘都在製造當代富豪,所謂“英雄造時勢,時勢造英雄”,“各領風騷十數年”等際遇。致富唯一途徑就是從商,物質豐裕的生活,更是來自從商的盈利,但從商成敗的風險也成正比例!

在十八、十九世紀,中國由於滿清朝政腐敗、治國無能,民間哀鴻遍野,很多黎民都萌生離別井,遠走他方謀生的念頭。當年在廣東省潮安縣的一處間,一名只有十四且腿部有殘疾的農家少年,為了要開創未來,竟勇敢地跟著同們踏上既艱辛且風險重重的茫茫前路!

百多年前的西貢與堤岸(今是胡志明市),人口沒有今天那麼擠迫,但民豐物阜,漁米之,是南方經濟的心臟,是墾荒者的樂園,更是華人聚居最眾的地方。

憑著勤奮、節儉與誠信,在商貿場上創出一片天,從本來一無所有演變成腰纏萬貫的富商大有人在,這就是“白手起家”。郭琰老先生──就是一位白手起家的富商,昔日是一名只有十四的墾荒者,經過一段勞碌艱辛的月,從沒有進而擁有,郭琰老先生就是從窮困創造富裕,從黑暗走出來的一顆熠熠的商界慧星。在其奮鬥的生涯裡,當年社會盛傳著一個幸運者的傳奇:在發跡前的郭老先生,只是一個肩挑竹扁擔沿街喊叫收買破舊的小販,每日早出晚歸,克勤克儉,用蠅頭的小本錢,賺取小利過日且將儲蓄寄回間,接濟生活困苦的父母,可是傳統中典型的孝子!日復一日,過著清苦但也安定的生活。一天,郭老先生的命運來了一個大轉捩,所謂“時來風送滕王閣”,老先生鴻運當頭!在一個敗家子手中收購到一套銅香爐與燭台,收購時也不甚在意,依照往常收購銅料的價格收購,夜幕低垂,拖著疲倦步伐回到簡陋的家。晚飯後就開始分類一天收買回來的破舊,準備明早拿去舊物回收站換錢。當拿起剛收回來的銅香爐與一對燭台時,總感覺沉甸甸地很重,比以往收回來的銅器很不一樣,老先生可謂“福至心靈”,立刻用刀子挖削,原來竟是黃金打造,因長時間沒有抹擦,漬使這香爐與燭台看似銅器,其實是黃金打造的。從此老先生憑著這份意外得來的本錢,將生意越做越大,此後一帆風順,扶搖直上,生活自然富裕起來。在間的父母就為他提親娶妻,當時老先生在越南已娶了一名姓黎的京族女子為妻。但當時社會還存著傳統的舊禮教,作為兒子是不能違背父母之命!只有回成親,這就是當年社會的所謂“先立妾後娶妻”。隨後,老先生也染當年大人家妻妾成群的風氣,他擁有七房妻妾,兒女眾多,成為當時一個非常顯赫的豪門家族。除了在第三郡有一幢別墅外,還有一列五幢的法式大宅,就在現時第五郡海上懶翁街(古都街),可惜有一幢遭人為破壞,失去了昔日歐洲式建築的風采!

郭琰老先生發達的傳,在社會傳誦了百年,實情如何就只有當事人才清楚。不論這個傳是真是假?老先生的發達除了運氣外,最重要的就是勤儉、誠信以及目光利、頭腦敏捷,對商機真知卓見。如果老先生有如此際遇,卻不善於運用與珍惜,揮霍殆盡,又豈能躋身於當年超級富豪榜呢?!

老先生當年經營的生意有製糖、棉花、碾米等皆執行業牛耳,所創的“通合公司”旗下有“通源棉花公司”,“西寧糖絞公司”,還有“怡昌”、“通茂”、“通盛”、“通源”碾米公司(米絞)。老先生更創立“元利輪船公司”航行來往於越南、中國廣州、汕頭與廈門等地,更購置遠洋巨輪運輸貨物至歐美各國,開創越南華人的航海業。織布廠、釀酒公司以及各種出入口貨品之貿易皆囊括在“通合公司”旗下,分公司遍佈香港、廣州、新加坡、泰國、柬埔寨及法國等地。憑著勤奮,誠信再加上運氣,老先生在當時可是一位名噪商界富甲一方的民間布衣商人。

40後發達的郭琰老先生,對社會福利事業非常熱心,獨資購買一幅原是舊船塢的地皮,填平後蓋了一座市場,那就是今天仍屹立在第六郡的“平西街市”(也是堤岸一個標誌)總面積為一萬一千平方米,該街市是無條件獻給當年的政府,使販賣者能有一個固定營生之處。此外,老先生有感自少家貧失學,對於有所需求的貧窮學子、教育等公益事業莫不慷慨捐助,扶掖社會人才,極得當時社會的頌揚。

老先生因足部殘缺(小兒麻痺症),而開設的公司多有“通”字,故此“跛通”這個別名可是家喻戶曉,相反“郭琰”這名字卻鮮為人知。當日立於街市大門噴泉的紀念銅像,至今仍未獲“回歸故址”,希望銅像能早日“合浦珠還”,繼續給後人瞻仰!

老先生出生於1862年(清同治元年),殁於1926年,老先生身後事在第十一郡雒龍君街辦理,墓陵之事,讀者諸君可參麒麟先生著作的《走進堤岸》一書中看個端倪。郭老先生後人仍然從商,但處事十分低調,老先生之孫兒郭志祺先生因懷念其出生地的越南,千里迢迢從法國回來尋找商機,於去年成立“越南全美世界有限公司”,希望能在其祖業發祥地再創奇跡,郭先生對越南社會前景充滿信心,準備在退休後與老伴回越居住樂享晚年。                   2008.9.27 171期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