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滄桑

古都街前塵往事(一)

萬商雲集冠蓋一時

華人先民南來覓福地

 

最近,越南胡志明市《華文西貢解放日報》第一版曾連載由青年記者麒麟本著敬業精神,不辭奔走實地採訪尋找相關資料撰寫《華人古巷話滄桑》的文章,引起了華人同胞與各相關單位的新一輪關注:而老一輩的華人更為津津樂道,年輕一代亦因此認識到華人先輩們在越南南方這片福地所留下的點點滴滴,懷舊思遠,承先啟後地繼續華人先輩們為此城區的繁榮和諧,以及所在國的富強與安定而盡一分力量。

 

經研讀此篇圖文並茂的探索古巷滄桑連載文章後,勾起了我童年時代的回憶,而今雖已年逾花甲,但當年的情景此刻仍在我的腦海中迴盪著,一切還是歷歷在目,令人感慨萬千。這個「回憶」相信也是同齡人士的一個回憶!

 

當年因環境,時局或種種原因使然,從中國廣州或香港來西堤(西貢-堤岸,今為胡志明市)謀生或定居的中國人都叫做「唐山骨」或「華僑」,初到的人被稱為「新客」,而在本國土生土長的中國人後裔通稱為「本地薑」,這兩個詞語並沒有諷刺或歧視的含意,而僅是區分其出生地而已。

 

據先父母、先兄及許多長輩告知,當年從唐山(中國)來的人大都乘坐「鯉門」輪和「大中華」輪,俗稱「大火船」,而航行在內海運輸穀米貨物或商客的大木船俗稱為「大眼雞」。

 

「大火船」在東海(亦稱七洲洋)沿著越南海岸線,經過大概三天的航程就可抵達頭頓外港,辦妥報關手續後再繼續航行駛入西堤的內河,那時候兩岸盡是禾田阡陌與農戶人家,一片怡人的田園風光,大約一個半小時就抵達第四郡慶會區的森蕉碼頭。

 

在上世紀初的華人社區坊間堿y行著一句歌謠:「船到森蕉我就‘心焦’!上岸就見有人‘嘔血’(吃檳榔的人在吐檳榔)!叫阿仔竟然叫阿公(越語兒子叫做「Con」與潮州鄉音阿公諧音)!」這句話道出了當年離鄉別井初到貴境做「新客」,生活漂泊未定,對未來生活的擔憂心情!而且民族習慣各異,語言尚未能溝通的窘況!除了上述的還有很多當時應景的歌謠、順口溜及歇後語等傳誦著。

 

在開埠300多年來,西堤在華人的心目中這片南方大地確是一塊福地,氣候四季如春夏,沒有秋天的蕭瑟,更沒有冬天的寒冷,一年四季不必為換季的衣物而擔憂,更沒有天災不會缺糧,漁農蔬果糧產豐富;當時民風淳樸,人們只要勤儉是不愁衣食的,更不會淪為乞丐!也更不會挨饑抵餓!而且在百多年前的越南文字書寫是漢文,語言亦是一字一音與中國文化大同小異,所以當年他鄉謀生的先民多選擇越南南方的西堤為「下南洋」的目標。

 

當年,因為文化教育有欠普及,南來的先民多屬目不識丁,尤其是越文,而且當時一切科技並不如今天般進步驚人,所以先輩們很多都拿錯了同齡人的報關紙,姓名都被混淆了,因而時至今日,很多其後人的身份證的姓氏與本來祖先的姓氏不相符!

 

                                                                  2017.6.26  寄自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