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我神傷的「蛇年正月」

 

    新年的「正月」總是給人有一種迎新的歡騰,所謂「一年之計在於春」,充滿著新希望的感覺。但,今年這趟「蛇年」的「正月」,在我的感受是一個灰色的「正月」。

 

    踏入癸巳年 (2013 )正月十五凌晨,在第三郡南圻起義街發生了一宗居民區爆炸案,導至十一人死亡,當看到這段令人沉痛的社會新聞,雖不認識罹難者但亦為之悽惻!同一日的下午寓居第十一郡桃李滿堤城的漢學耆宿——曹信夫夫子,以九十六之高齡離開了煩囂的塵世,穿越時空駕到「蘭亭」參與聖賢們的「曲水流觴」共賦詩文!翌日,譽滿華人文藝界的書法家陳川方家亦騎鶴歸去!哀哉!癸巳年這條「水蛇」為何如此冷漠無情!尚未走過「正月」就噬走了他們!

 

    「學無止境」,「活到老學到老」這兩句話是我人生的座右銘之一,少年求學時恩蒙蘇淂潼與李菊隱兩位恩師諄諄善誘之下總算稍為開竅,但成績仍未令恩師欣慰!天資愚昧的頑劣生又豈能成器呢?兩位恩師皆已作古!仍在人海中浮沉的我,每當夜闌人靜時回憶少年頑劣,錯失良機!真悔不當初!在1969年因時機與緣份獲得陳魯珊前輩的提攜進入新聞界學習,有幸得以在群儒週邊叨光,只可惜愚庸進步緩慢,仍無成績可言!時光流逝彈指間,前輩們已陸續離世,近年苦於求學無門2007年幸得一位李偉賢同事告知,漢學耆宿曹信夫老師仍在本市,夫子雖已年屆九十高齡但仍精神矍爍,思路清晰,對門生和求教者毫不吝嗇皆傾囊相授。我得悉此一喜訊就毫不猶豫按址登門造訪,夫子對我這名不速客的打擾,不但不感困擾還非常歡迎與樂意為我解答與指導,在我來說無異比中彩券還要高興,自此我經常向夫子求教,彌補了我人生在文化上認識的不足,開導我的愚昧無知與文字上的誤解、誤用、誤讀!真是受益不淺。

 

夫子除了矯正我在行文上的錯誤,還告知好些過往華人的動態外,夫子更輔導我如何在煩囂中求「安」,苦惱中求「樂」,夫子一生苦心宏揚漢學,作育英才桃李滿門。

 

    夫子能以九十六高齡謝世,養生之道是不容忽視的,起居有序,飲食清淡,常運動,處事泰然,生活自足,凡事不要常耿耿於懷,待人寬厚包容,作事以良知為重,一切量力而為,心境開朗遠離煩惱就自然長壽健康,我欲如夫子長壽健康多看看發展神速的世界,那就非謹記教誨不可。

 

    人生總有很多憾事,因為我一份猶豫,一份執著,令到我與夫子相隔數月(逝世前)不曾見面,因為夫子舊居拆建新廈遷到別處暫居,新廈落成後我若常到,又怕夫子的家眷誤會,所以在那段時間總是遲遲未去探訪求教。在農曆壬辰年(2012)十二月初二夫子在家中不慎踤了一跤受了傷,我卻一無所知!所幸我還能趕上時間瞻仰遺容!見到夫子最後一面。

 

    夫子舉殯之日,我與同事同到執紼送夫子人生最後一程,當日我滿以為定會執紼者眾,豈知除了家眷、親屬外,桃李竟寥寥無幾!往日的門生,求教者是否忙於上課?上班?或忙於生意應酬?更或不在本市?我不敢斷言。不過,一切只是瞬逝的過眼雲煙,永琲疑h念努力求學銘記夫子的教誨才踏實,才不辜負夫子的寄望。

 

    在夫子喪葬禮儀裡有一張印著「黃榜」的黃紙上寫著 : 行「人」道,夫子來生既再為人,相信一定會再世為人師表,將中華文化生生不息地傳承下去。

 

2017.10.14寄自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