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舊笑春風

 

越南南方第一大城市是胡志明市(前稱嘉定西貢堤岸)。三百年來,胡志明市確是一塊名符其實的福地,少有天災,且與盛產魚米的下六省是毗鄰,糧食一向不短缺,又有可泊大船的深水碼頭與暢通無阻的河流,故此是華人歷來「下南洋」的「天堂」,數百年來在這塊土地上,越華兩族人民生活融洽,更互相通婚。在堤岸(第五郡及與第五郡接連的第十一郡邊緣)聚居著最多華人(廣東人佔大多數)。可謂七十二行,行行出狀元,尤其第五郡當年叫做舊街市一帶為最興旺,百貨陳集,人口最為稠密。阮廌街(前稱梅山街,因此街最尾段,與阮氏細街即舊楊功澄街接壤,因當年在角位的小丘上有座梅花砲臺而得名)。當年此街尾段屬紅燈區,集黃賭毒。中段有三座著名的古廟:霞漳會館(天后)、天后廟(婆廟)和關帝廟(借富廟),兩廟相隔不遠。現在紅燈區已不復存在,但古廟仍屹立不衰!

 

在經線上有一條叫做廣東街(現為趙光復街,已被列為古街道之一),此街的前中兩段最為繁華,她跨越阮廌、陳興道街(前稱水兵街)、海上懶翁街(前稱古都街再易名孔子大道)。此街店鋪林立,學校、戲院、星相館、飯店、書局、報社、廟宇、紮作店、商行、藥行、茶莊、金鋪、洋燭(蠟燭)廠、顧繡店等鱗次櫛比。在短短的一條橫街上,有著名的謝廣盛、廣同盛、廣痦情B天福(大福)、大安金鋪、二天堂、匯中藥行等商號,可說是百商雲集,尤以顧繡店最為聞名。

 

說到「顧繡」,據資料顯示,「顧」是一位刺繡名家的姓,此人姓顧名世,是中國明代嘉靖人(公元1522-1566),顧氏本祖居上海九畝地的露香園,他家道富庶,其妻妾皆能工刺繡,他有一位孫媳婦名韓希孟,尤善畫工繡,摹繡古今名畫更為傳神。據說清初顧氏的重孫女即韓希孟的女兒,將顧氏的刺繡技藝帶到北京,中國北京的刺繡稱為京繡,而京繡的工藝技巧曾借鑑於顧家針法。顧氏後人繼而將此刺繡技巧授徒傳承,凡運用他的針法名為「顧繡」。其產品多是衣服上的花圖、掛屏、中堂、喜幛壽聯、幔帳、桌圍、椅披、荷包、鞋面、手帕、戲服等。因時代的演變,什麼事情都要與「快速」掛鉤,故此,自上世紀卅年代開始,顧繡店的工藝開始變形簡化,不再是一針一線地刺繡。而是以剪貼金箔紙,以衣車來車繡快捷了當,所以今日在本市之「顧繡」已是名存實亡與變形。

 

當年廣東街的顧繡店有:德章、巧新、元亨、鄧玲記、文新、瑞章、珍珍等,現在僅存只有巧新。

巧新是創立於1938年之前,該店主鄔女士告訴筆者,巧新是她祖父早年來越創立,鄔女士現已是七十多歲的人了,可以想像到該店鋪歷史的悠久。當年巧新初與隔壁的德章聯號,後再分股。巧新門前的古樸木製招牌是來自廣州的工藝品,數十年來歷經風雨洗滌,面目雖已無限滄桑,但仍完好地高掛在店鋪前。當談到百年老店可有後繼之人?鄔女士欷歔不已!她的兄弟子姪兒女全在外國,是受洋教育的青年人,根本就沒可能傳承祖業。況且這一行業早已不合時宜,凋零式微。

 

元亨,此二字取自易經乾卦四德之「元亨利貞」,元亨代表春夏也代表仁義,足見此店創立者對店鋪命名之慎重考究,元亨的第二代店主楊紹棠老先生也年過八十,當談起往事,楊先生記憶猶新。先輩南來創業,他是在堤岸出生,幼齡時曾隨長輩回故鄉新會。在鄉間啟蒙接受三字經、千字文等經典教育,十歲重回堤岸在華英學校接受新派教育,及長便秉承先輩的祖業。雖然兄弟眾多,而元亨的祖業就由他接掌,在以往的歲月裡,這門生意還差強人意得以糊口,而近年由於時移勢遷,一切都電腦化科技化,這行生意已很難做,多是一些來寫喜幛的顧客,每日剪剪貼貼,揮揮毛筆,家中經濟命脈就只有依靠年輕人了,所幸者還有數名晚輩願幫閒,日常店中也有成品銷售,現在只有做一日和尚敲一日鐘,楊先生已竭盡所能,以維持老鋪的經營不致關閉,但亦事與願遺,現在也已歇業他遷。

 

鄧玲記,這也是一間近百年的老店,生意亦是很清淡,年輕人多不願接手這行生意,老招牌能捱過一年算一年,(已停業)。

在廣東街僅存的三間顧繡老店,各吐各的苦水,而在陳富街廣肇殯儀館對面的顧繡店的生意,就做得相當紅火,共有六間之多:廣東、陳富、偉記、知物、新發和業記,這些顧繡店因地利問題,生意就很好做,多是做喪禮物品或仲介生意。世俗人的心態還迷信與講究避凶趨吉。所以做喜幛、壽聯就多到廣東街去,可是時代不同了,大凡喜事除屬至親,都以紅包為賀禮,喜壽幛的數量就自然減少了。喪事的就自然捨遠取近!

 

至於車繡,即是用衣車或萬能衣車來繡花、繡畫,近年已取代傳統的手工刺繡,她趕上了時代的快車,車繡行業在本市已開枝散葉,到處都有車繡店,當年專業教授車繡的名師有安琪兒、凌峰等,但已移居外國,目前尚有一位車繡的名師仍居本市。馮愛馨女士十三歲就開始學刺繡,隨後鑽研車繡工藝,早年亦有授徒,在十二年前,因年過花甲,體力有限,閒來以車繡自娛,在第五郡范敦街開設一間小小的車繡畫廊,會友談藝,遇有知音者也樂於割愛。

 

筆者在巧新看到一幅刺繡畫,畫圖是中國北京頤和園內的牌樓和石舫,遠看如一幅彩色照片,異常逼真,它的顏色鮮明,一點也不像掛了數十年的刺繡畫。詢問才知道這是一針一線的刺繡畫,它可說是精工細做,堆疊有緻,稄角清晰,走針層次整齊,配色柔和,華麗大方,是一幅數十年前香港的產品。

 

中國的刺繡工藝大概分為:京繡(顧繡)、宮繡、湘繡、蘇繡、廣繡和刻絲(緙絲)等,針法共十六種,各有千秋,現在刺繡這門傳統手工藝,因起貨需時,若以價值觀而論,就只能屬於裝飾和欣賞的美工藝品,衣物上的刺繡已被時代所淘汰了!時代的巨輪不停地在轉,她能否風華再現,這就有待經濟和文化的帶動!

 

當年廣東街除了著名的顧繡店外的另一行業──剷刀磨絞剪,昔年刀剪王譚藝聲已歇業多年,以前磨刀剪的攤檔遠不及今天的繁盛,新的接班人都是手眼伶俐的年輕人,他們將祖業克紹箕裘,發揚光大。

 

縱觀上述,隨著時日的遷移,昔日的許多藝術日漸消失,但也有的保留下來,得到發展,但願秋去春來,桃花依舊笑春風。

 

2018.3.5 寄自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