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行的鐘錶修理業今與昔

 

在東方尤其是中國,在尚未引入西方計時器具──時鐘之前,自古就以「銅壺滴漏」來計算日出日落一天中的時間,時間叫作時辰,是以地支的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共十二個字來識別計算,一天共十二個時辰,一個時辰就是現在的兩個小時。「銅壺滴漏」是古代計時器具,用銅壺貯水,在壺中間插一管,上刻度數,水流就自然度減,便可依度數知時,水漏盡則為一晝夜(十二個時辰即現在的廿四小時)。

 

於十六世紀時,瑞士專家卡爾文將時鐘引入法國,瑞士於1735年誕生第一個時鐘──寶珀,「寶珀」品牌是世界歷史上最悠久的第一個時鐘,中國叫作時辰鐘,日本叫做時計;自此,時鐘與人類的生活結上了不解緣,接著專家們再繼續研發出手錶;著名的瑞士鐘錶有:寶珀、浪琴、奧米茄、勞力士、天梭、斯沃琪、萬國等;德國有JUNGHANS;法國有BAYARD;日本有TATLCO、卡西歐、星辰(西鐵城)、精工等等。直至廿一世紀的今天更將它嵌進攝影機、手機、電腦等等各種先進科技的產品內。

 

在十九世紀三百六十行的傳世畫作記錄中,竟沒有修理鐘錶這一行當,只有「閘伕」(更)和「打更」,由此洞悉當年時鐘在亞洲民間尚未普遍,仍由更樓的「銅壺滴漏」來報時,再由更夫以更鑼發出的聲音遞報時辰。上世紀初葉在本市的鐘錶行業是與金銀手飾業相結合經營;在西貢區著名的有:周琢珊、周金珊、麗生、北都、合盛、昌盛、藝新、連興、永興、和興、泰生、金興等;堤岸區著名的有:陳業鴻、甯獺B柯松裕、痦情B永利、棟利、新和等。

 

鐘錶業老行尊馮成威先生(已故)告知,在1940年日侵時期的一段與鐘錶有關的往事,當年尚未發蹟的一位鐘錶業小商陳先生在西貢第一郡吳德計街做鐘錶小買賣,當時一名日本皇軍向他出售手錶,後來東窗事發,才知那是賊贓,陳先生被皇軍拘捕,他承認曾向那位皇軍收購鐘錶,但他並不知道是贓物,因為他認為日本皇軍的軍紀是世界上最嚴厲,身為皇軍當然不會知法犯法,他認為鐘錶的來源一定是合法的,所以他才敢收購,此言一出皇軍被懾住了啞口無言,為了皇軍的聲譽只有將他釋放,陳先生因機智撿回一命!險也!

 

    當年維修鐘錶多由店內師傅負責,由1975年後鐘錶業因環境而歇業,專業師傅只好移師路旁設檔為有需者服務,修理鐘錶自此就成了城市路旁的一度風景線,堤岸區最集中點是在第十一郡的黎大行街。有著卅多年修理鐘錶經驗的祥哥,他在解放後就在這條街以誠信技藝謀生,生意還算不錯,他除了維修電子鐘錶還可以維修撥鏈的古老鐘錶,修理鐘錶除了有豐富的經驗,亦是一門操作很微細精巧的手工藝,所以視力衰退手有顫抖就不能再操此行業,老師傅已逐漸退休由年輕一代接守下去;但現代鐘錶已不再是富人才擁有的奢侈品,除了名牌或鑽石黃金錶,其他的已很便宜,壞了就換上一個新的,已不必再傷腦筋找師傅修理了。

 

2014.10.24見報    2018.5.18 寄自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