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遊范富次街 2021.10.5

 

    已有幾十年未來范富次街,今天趁著來第六郡嘉富街打疫苗順便拐進去看一看,確實改變很大,幾乎認不出來。

 

    1975年前,范富次街靠豆腐涌那端是黎光廉街,同時有座沒人不知曉的八字橋,以前越南名字稱為Cau Bot,Bot是舊時警察局的名稱,Bot是從法文Poste de Police中演繹出來,記得老一輩人說法國時期八字橋橋腳有一個小警察崗哨,因此稱為Cau Bot,1975年後改稱為 U 字橋。直至2005年一月卅一日開始擴建東西大道時,一系列靠河的建築物均被拆卸,幾座法國時期建造和第八郡連接的舊橋均被拆卸,八字橋也在其中,同時面臨豆腐涌的各條街道名稱如黎光廉、咸子、章陽等都一律稱為東西大道,後來統稱為武文傑大道以紀念已故總理武文傑。

 

    這兩天有機會重訪第六郡范富次街,今日的風景變化很大。所提到的是第六郡的范富次街,不是新平郡的范富次街,因新平郡也有一條街道名為范富次(在范文二市集附近)。范富次街全長約八百米,從嘉富街往武文傑大道這一段,之前有一個集市稱為“八字橋市集”,越南稱為“Cho Cau Bot”。在1968年前,此市集都集中在嘉富街的一塊大空地上,後因要蓋樓給美軍屯駐而被解散,但一小部份自遷進一條可通到范富次街的巷子中以及范富次街上繼續買賣,幾年後,由於市集生意越來越繁榮,規模也越來越大,就乾脆自搬到范富次街地上擺攤並稱為“八字橋市集”,直至到1985年,再次搬遷到范富次街尾新建的平仙集市,自此“八字橋市集”名稱走進歷史。

 

    之前自嘉富街至范文志街這一段有一間罐頭廠稱為美洲罐頭廠,解放後搬遷到竹橋區現在此地已蓋起高樓大廈,幾乎找不出美洲罐頭廠的真位置。話開一提,竹橋是連接第十一郡新化街和十四號鄉路的橋樑,這座橋現已改造成鋼筋鐵橋,而十四號鄉路獲拓寬並改名為壘半壁街。

 

回說范富次街,此街道有四個特徵是老一輩人難以忘記的就是靠豆腐涌方向這一段有兩棟華叔留下的老公寓,其二就是在這段上有二間咖啡店及一間小餐館。若沒記錯的話此小餐館名稱為“建樂園”,是潮州人開的。至於二間咖啡店,一間是廣東口音客家人開的就在范富次街和嘉富街交岔口,另一間是福建口音的客家人開的就在靠豆腐涌方向。提到這間福建口音客家人咖啡店就想起每年年卅下午,他們都會請來客家傳統舞獅來除歲,每次一聽到鼓聲,小朋友們就沸騰起來並學著喊“餐吃,餐餐吃,餐餐都要吃”確實是給除夕增添了熱鬧氣氛。其三就是和嘉富街面對的一個巷弄中有一間寺廟稱為法海寺,在巷頭豎立著“法海寺”三個中文字的牌子,但現在已換成越文字,至於巷中廟門也獲重建並粉刷一新,估計此廟至今都近百年歷史了。記得法海寺之前的第二任主持的名字稱為“正”

,越南人通稱“正師父”。他懂中文並寫得一手好書法。但有人誹謗他是“鹹濕和尚”。

 

第四個特徵就是值得一提的就是范富次街面臨嘉富街尾段的這一小段,有兩間屋子可說屬於古跡了。這兩間小屋子存在自法國時期至今,算起來都成百年歷史。1975年前,這兩間小屋有一個凸出形狀的堡壘,屬於舊政權平西坊第八居民公社(越文稱為Phuong  Binh Tay Khom 8 ),也是以前人民自衛隊守更之處。1975年後,凸出形狀的堡壘被拆除

,改成了如普通房屋的門面,並一直維持至今,除了粉刷另一種顏色以及因路面被填高而顯得矮小外,其他依然沒變到。1975年五月初,我像其他人一樣到這小屋子報到,偶爾聽到兩個打著辮子的女人談話中提起了李樹琣悎v名字,令我豎耳細聽,原來她們炫耀在知用學校槍殺李老師之事,後經查詢才知道她們是兩姐妹,而且是福建人。

 

歲月荏苒,物換星移,幾十年之間一切都變,只有懷舊之心沒變啊!然而再細看卻沒什麼變化,還存在好多舊時房屋風格,只是粉刷不同顏色,同時兩座華叔公寓還保留完整

,唯一變化的就是從米黃色牆壁被粉刷成各種顏色。值此順便簡略敘述華叔的歷史,華叔原名許本華,祖籍廈門思明縣(區)人,信奉天主教,法國國籍,是法國時期西堤富裕華人

。目前還保留著華叔一手興建的建築物,如西貢慈祐婦產院,西貢急救中心,西貢外交官旅館,胡志明藝術博物館(也是他的家),以及西堤各處近百棟公寓。1901年,華叔夫婦回泉州探親,因病而逝,享年57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