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仁歸來

 

     

  

    女兒替我夫婦打電話向胡志明市火車站訂購兩張前往歸仁的車票,次日,火車站人員把票子送上門來,票價65萬,啟程日期2012/11/19,時間1925分。

 

  當晚,吃飯時一家談起後天晚上我倆去歸仁一事,都說:歸仁比450公里的芽莊更遠,到了慶和省的芽莊,毗鄰是綏和省,然後才是平定省的歸仁。

 

  早前,老伴聞得歸仁來的客戶都說:欠我家貨款的鶯姐發達了,正在建築別墅,何不前往未到過的歸仁碰碰運氣?儘管貨款追收不到,就當作一次旅遊好了。

 

  昨日18號星期天,我和朋友們去定館參加壽宴,今天午後才返抵家門。三點半時,我說要上美女理髮廳光顧一下。老伴問:"你這一去就是幾個鐘,晚上便啟程,時間趕得及嗎"?

 

  我依稀記得票子規定的登車時間有一個9字,於是答道:"頂多六點半完事,火車九點多才開行的嘛"!

 

  在豪華的理髮室躺椅偶然瞧見鏡中的大日曆顯示紅色的81字樣,心中一慄!難道鏡子出問題?每個月頂多31天,哪來的81日?回頭看清楚牆上掛的日曆,正是紅色的18星期日,可在鏡子出現卻變成81日期星,唯獨日字完好無缺,星期兩個字都以反姿態示人。

 

  美容完畢時,正好六點半,忽然老伴來電稱:女兒說她訂的車票分明晚上七點半開行,怎麼變成九點半了?提醒我應該再瞧清楚時間到底是七點半抑或九點半。

 

  我掏出車票細看原來是19,25分。怪只怪咱們華人從來不把午後一時喚作十三點!"香港人話頭:條女十三點",意思是指該女子神經不很正常。因此在我的語言思維,一不小心,經常把時間弄錯。

 

  記得十多年前,一位生意上的越南朋友請我夫婦吃喜酒,席設棋和湖大酒樓,時間書明17時。我乍讀一個7字,其他的也不用細看,心中還盤算:越南人最為準時,晚上七點雖然比華人設宴早了一個小時,必須準時赴會才好,以免給人家留下壞印象。

 

  豈知準七時出席,只見好些賓客在舞池中跳舞,席上寥寥無幾,原來大部份已散席離去。我夫婦以及另一雙遲到的伉儷,正打算奉上賀儀回家,主人說什麼都不同意,多排一席以表歡迎,實在叫我大感愧疚!

 

  越南人請喜酒,時間安排在傍晚五點真不可思議,現代工業社會,五點是下班高峰時間,叫人客怎能準時赴會?還好,近十年來,這個慣例曾經碰壁,我接到越南人的喜帖全都改為七時拱候,七時半入席。

 

  然而把午後一時稱為十三點依然保持,就像火車站的車票寫得明白,如果遲到,火車開走了,白白損失乃閣下自誤。幸好經女兒提醒,我夫婦趕到車站,時間倒還充裕。

 

  我們購買的車票是臥鋪卡廂,每廂容納四人,有大窗口讓旅客觀賞景色,可惜夜景只能看到有燈光之處。車上環境頗為清潔,應該睡得舒服,誰料火車準時起程,離開市區,高速行駛,躺在床上但聽車聲隆隆,車輪軋軋,尤其兩節車廂掛鈎之處不可能焊接,有了跳動的空間,生出有節奏的顫動,叫人一如坐上按摩椅似的不能安睡。

 

  這時35歲的國豪堂弟來電問我班車什麼時候抵達?有人說:明天早上九時許便到歸仁,我以此回答。國豪叫我在姚池站下車稍等,他從富大鎮開車來接較近。

 

  在火車上朦朦朧朧半睡半醒,直到天亮,但見車窗外一片田園景色。火車穿過數不清的石山洞穴。聽說這媮椄O綏和省地界,人們務農為業,村舍房屋一律紅瓦蓋頂,地寬屋小。據報載:中區各省每年都打風,蓋鋅板很易被暴風雨掀翻,尤其寬闊的房屋更無保障。

 

  這個清晨一片大霧,還好,不多久火車沖出霧鎖天地,教我見到幾隻白鶴悠閒地徜徉于水田堙F又見水牛在水中泅泳,還有一小艇在水上飄蕩。原來這堿O水田,倒有深淺之別。這樣的景致是我首見,此前雖曾到過中區的蜆港和順化,搭的是飛機,至於坐火車只限于前往芽莊一段。

 

  目前,越南的鐵路僅一條南北幹線,由河內直達胡志明市。河內另有川走老街的列車以及2009年通車的河內與南寧(中國)往返線。所有列車都執行按時到位的命令,我們這班車花掉十三小時才到歸仁。堂弟言及:每次他回西貢都搭統一列車,僅十一小時。

 

  堂弟開公司車來接我夫婦,問他姚池有什麼吃頭,答稱膾餅豬什粥是吃早餐的一大特色。走進餐館,司機回避不和我們同吃。堂弟叫一碟滾湯豬什,兩碟膾餅。所謂膾餅就像華人製的粉絲,卻呈米白色,被卷成餅狀,十分可口。吃完之後,店家端上每人一小碗豬什湯摻綠豆淆成的小米粥,味道極美,配合飲料是三杯豆漿。

 

  吃過早餐,到堂弟的公司參觀,拱門書寫的招牌是江達成責任有限公司。廠房範圍寬達4200米,正有一輛推土車在工作,準備添建新廠房。生產的是割切石塊的合金工具;副產品有打火機,通銷高原中區各省(西貢附近以至九龍江平原各省十多年來由另一堂弟國明打開市場)。

 

  此刻,國豪正以手工試產撚耳竹枝棉花頭,準備與塑膠產品競爭,其優勢乃竹枝材料適合環保,而且棉花頭沒有脫落留在耳朵之虞,價錢旗鼓相當,已經獲得市場認同,即將前往中國訂購機械進行大量生產。

 

  參觀過江達成公司,我們告辭前往蓬山找鶯姐辦正事,堂弟派司機送我們去搭車。司機是一名瘦削的越南漢子,人挺老實,眼見他落力地為我們服務並負責叫車,而且還諸多挑剔,決心揀一輛像樣的車才肯讓我們坐上去。我覺得早前給他的十萬小費實在無法推辭才肯收下,絕對不會造假。

 

  由姚池前往蓬山全長75公里,16座汽車在1A國道飛馳,兩旁全是民居,雖有限制時速的指示牌,司機們視若無睹。我車上的司機甚至在公路上表演之字形車術閃避坑洼,車子就像小艇似的搖晃,嚇得我心驚膽顫卻莫奈奈他何。

 

  到達蓬山,這司機倒有一個好處,把乘客送到指定地點卻不多收分文,車資四萬就是四萬。

 

  來到蓬山街市,老伴到處打聽,終於找到鶯姐的家,家人回答鶯姐已外出,唯有耐心等待。恰好街市附近有一四層樓旅館,我提議先租旅館安頓。想不到這旅館屬於不專業,一家人都住在這堙A只有兩個空房幸而寬敞清潔,設備齊全,每天租住才廿萬。

 

  老伴的性子就是辦事總要徹底,她要獨自去找鶯姐,總不信不回家;我自留在旅館洗澡睡覺。大約兩小時後,老伴回來說:終於碰面了,鶯姐約傍晚六點把問題解決。

 

  我們本不打算在蓬山小鎮渡宿,預算回頭到歸仁海灘住星級酒店,依目前情況,六點過後,哪有客車回歸仁?幸好這蓬山旅館一家人都和我們談得投契,老伴把前來蓬山的緣由一五一十向這家人訴說,得到的回應是五天后鶯姐新居入夥,到時候去追討,她豈敢不還?

 

  有關這條債務說來話長,鶯姐本來是我們的客戶,貨款越賖越多,直到2000年不知何故不再來買貨,欠款總共五千五百多萬,由20002008年,斷斷續續還了一半,2009年鶯姐唯一的兒子暴斃!借題發揮沒再寄錢還債,致電不通。

 

  就因為那年我家喜事重重,抽不出空,幾乎把債務忘掉。直到今天有人提起,我們才首度履足蓬山,鶯姐約傍晚六點,相信這筆債務總有一點眉目吧。這時才三點多,我們向旅館打探哪里有吃得舒服的?旅館老闆介紹去附近的河畔(BO KE),說:那埵陶\多食肆,風景優美,叫我們打的。的士來了,老闆親自走出來吩咐要帶我們去天香號。

 

  計程車載我們到一條大河,兩旁有車道,渡河有橋樑(一條是新國道橋樑;另一條是舊國道橋樑)。這堶毀澈雂ˋ龤A可惜河床近乎乾涸,據的士司機說:雨季河水隨時溢上岸來。這樣的天然景色絲毫沒摻雜人造因素,非常難得。

 

  我在心中琢磨:任何地方只須有山有水就是一幅美麗圖畫,正如國豪對我說起:大前年,他87歲的父親從防城拜山歸途中經過歸仁,看視他的江達成公司,忽見遠處高山有一凹陷,地勢面對大海,於是叫國豪出來指著說:"老爸就是看中這塊寶地,你給我把它買下備用"。

 

  "老爸,您還健康,最少有一百歲,怎地這早說這話"?

 

  閒話少說,言歸正傳。到時間了,我陪老伴漫步前往鶯姐家,老伴說:"你脾氣暴躁,別進去"。我依言在街市通道徘徊。不一會,老伴捧著賬簿出來了,問她:"討得多少"?

 

  "二百萬"。

 

  "才二百萬也甘心離開?妳倒心軟"。我說。

 

  "有什麼辦法?她告訴我明天還須借錢去為兒子做忌呢"。

 

  "騙人的!妳這麼容易相信"?

 

  "算了吧,此行目的純粹旅遊"。

 

  "付錢時,她有否簽字"?

 

  "有呀"。

 

  "這就好辦,簽字便是證據"。

 

  法律講的是證據,欠債還錢,沒錢可以分期付款,鶯姐簽字承認這筆債,遲早總須償還,此事就告一段落。

 

  次日,我們在蓬山鎮吃早餐喝咖啡鬧出了笑話。店主反問:你要喝的是咖啡牛奶熱抑或牛奶熱咖啡?我瞠目以對,難道這也有分別?於是兩種全要。原來一種是把牛奶蒸熟;另一種卻把凍的混在杯堙A置杯子於一碗熱開水慢慢泡熱,這種喝法實在不敢恭維。

 

  歸仁吃喝的價錢比胡志明市便宜得多,以一碗順化豬腳牛肉檬來說才二萬,胡志明市卻需四萬。

 

  吃完早餐,我們坐巴士直奔歸仁市,下榻皇家園林休憩區。這休憩區原來是富甲越南甚至有私人直升機的黃英嘉萊公司所投資,佔地極廣,座落於海灘旁邊,是別墅式的建築群,具四星級標準,設有游泳池,栽種奇花異草,供應早餐的房子外形是一艘準備出海的巨輪,價錢每天65美元,是我住過的酒店其中最合理想的一間,可以媲美芽莊275美元一天的碧玉島五星級酒店。

 

  走進皇家園林休憩區,我夫婦要求先看房間是否合意?迎賓人員毫無異議,侍者帶我們參觀的房間正是任何顧客都索取的面朝大海,尤其觀海的陽台相當寛闊,擺設一桌二椅,讓人坐得舒適,教你細聽潮聲隱隱,給人的眼睛享受浪花泛白的美。

 

  站在二樓高處,放眼海天一色,海面船隻三三兩兩,這是許多遠離海邊的城堣H夢寐以求的旅遊最佳落腳點。

 

  皇家園林休憩區的左首是一座高山,據說:山上有1A國道日夜通車。縱目整個休憩區的建築群雖僅一種款式,可那迂回曲折的通道點綴亭臺樓閣與小橋流水,而且到處有椅子讓人坐下歇腳。沿著海灘延伸的走廊又設有欄杆,許多進住的男女老外正在悠閒地閱讀,僅此畫面,足以教人覺得環境倍增清幽。

 

  視線跟著海灣的弧度,映入眼簾是遠近的巨廈高矮不一,款式各異,呈現一片大好的綠!綠得那麼整齊,那麼賞心悅目。嗯!歸仁跟芽莊、頭頓相同之處是沿著海灘築路,可歸仁卻有獨特的建築物矗立於海灘旁邊,佔好長一段街道,教遊客可以親近海灘。

 

  我和老伴于黃昏時份沿著海灘的回廊一路走,但見花草樹木被修飾得令人歎為觀止,雖然走出休憩區範圍也不例外,景致還是那麼迷人。這時候已經五點多,海灘有人擺賣飲料,我夫婦幫襯人家兩罐可樂,可以在沙灘上的帆布椅坐下吹吹海風,不一會,老伴頑皮地走去撿貝殼,我獨個兒禁不住越來越多遐思。

 

  哦!人生歷程如果以100歲作準,自己不是已經走了將近四份之三?在記憶中,跟海的接觸截然不多,因為每次我身邊都有一個女人,以此易記。今日的老伴跟我一起生活足足29年,彼此雖然已一把年紀,卻還挺合得來,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幸福婚姻吧!維持婚姻幸福的先決條件是不要被金錢困擾,還有的是自己必須有本領賺錢!而且絕對不可多心,更須著重夫妻的年齡要有一定差距。

 

  我曾經讀過一篇調查報告:說的是丈夫必須比妻子大六至十二歲,因為女人的外貌比男人易老。這篇報告文章舉例同齡的夫妻到了四十歲,和年齡有差距的配偶相比必定相形見絀。

 

  胡思亂想許久,老伴回來了,二人繼續蹓躂,走過數不清的花團錦簇,開始有了疲倦的感覺。忽見一輛載客人力三輪車停在路邊,一問價錢才三萬元走一遭,這便坐上去。這瘦削漢子倒也健談,知道我們是西貢來的,一面踏著三輪車一面把歸仁的地理、風土人情如數家珍似的對我們說一個詳細。

 

  我問他:這歸仁有咱們華人嗎?

 

  "跑光了,才解放便跑光了"。

 

  車夫帶我們到露天飲食的夜市吃海鮮,價錢等於西貢的一半,相當便宜。素聞歸仁乃武術之鄉,民風強悍!然而,此次旅遊歸仁,我所見到的每一個人(包括車站的摩的司機)全都彬彬有禮。這個晚上,我揹著攝影機坐在三輪車上猛拍街頭夜景,問車夫會否被人搶劫?答稱:歸仁還未發生過街頭搶劫這麼糟糕的事情。

 

在歸仁逗留只24小時,還未開始遊覽景點,家堛犒q話已頻頻催促。因為我們預先對兒女說好討完債立即趕回,唯有履行諾言,且待三個月後的春節假期再來探訪你吧,歸仁。

 

                                          2012.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