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街東興兩地情

民俗風情萬里遊(之二)

 

 

下榻芒街五星酒店,供應的自助早餐含數十種食品,飲料不但有咖啡、牛奶、紅茶,甚至各式水果無一不備,令你在人地生疏的環境大快朵頤,的確符合顧客需求。

 

飽餐之餘,走出酒店大門,舉目大街,原來右首約300咪處便是邊關口岸,可靜悄悄地,顯然過關人數寥寥無幾。

 

反正才九時許,不妨逛逛酒店對面的邊貿市場,誰知走了一遭,發現景象十分蕭條,經營者兩國邊民都有,可購物的除了我們更無別人,店堛犒棜p要不是打牌就在說東道西,道路暢通無阻,教人大感索然無味,不如提早過關。

 

由於昨夜聽過阿戰念誦唐朝詩人張繼的楓橋夜泊,深感他和阿君雖是京族人,卻懂中文,值得接受我們新近出版的三人現代詩集“空白",遂決意把隨身攜帶的詩集權充禮物送給他倆。

 

浮萍先行通電向阿君告辭,隨後言明把詩集寄給酒店迎賓處,叫他們有空到酒店收取。

 

過關手續極為簡易,每人只需繳費二萬越幣,就像買一張票子似的容易。踏上北崙橋,依稀記得去年也是回鄉拜祭祖墓,奈何旅途抱恙,咳得厲害,異常辛苦!趕忙回家,過北崙橋時,只盼越快越好俾找到胡志明市相熟的醫生診治。可如今卻又風采依舊,深切盼望見到故鄉的兄弟叔侄,思鄉之情昭然若揭,似乎唯恐歲月不饒人,年紀越來越老,過得今朝,不知明日如何?儘管保得住性命,有朝一日行不得也哥哥!徒自追悔莫及。

 

北崙橋中間的兩國分界線以前髹的是黃色,如今改髹更為鮮明的紅色。填寫入境呈報後,正式進入中國邊境,行李備受安檢,一名英俊的中方人員溫文地要求老伴把一個最小的行李箱打開,堶悼是購自胡志明市各大超市包裝嚴謹的糖果餅乾,數量也不算多,卻被懷疑是做生意。浮萍夫人在一旁代老伴申辯全是手信。幸好我們總共四人,手信雖然過量,倒還說得通。

 

過了關口,東興市的溫景文先生早就開來轎車熱烈歡迎,在車上,景文問浮萍:“今年過來,喜歡住哪家酒店"?後者答道:“找中心區落腳吧"。

 

景文把我們送到東海星級大酒店,據悉:價錢每天約三百塊,跟芒街的五星酒店百多萬相等。猶憶今晨離開芒街橡膠酒店時,迎賓處拒絕收錢,說是阿君早付錢了,我心底深知那是托溫景文之福。在東興,溫景文先生每次都花錢給我們安排落腳點,實在令人過意不去,我夫婦只通過浮萍介紹,跟他認識,唯有給他帶些許值錢的手信以報萬一。

 

安置行李後,景文要請吃午飯,大夥都說剛用完早餐免了算,他又請我們到家坐坐。在溫景文先生家中,我們喝到馬來西亞的白咖啡、品茗茶,談天說地。馬來西亞白咖啡其實是咖啡粉混合煉奶粉末,世上焉有白色咖啡?坐了許久,我夫婦先行告辭,讓浮萍跟他堂兄溫漢傑先生好好地聊聊。

 

走到街上,打算坐電瓶車回酒店休息。東興這地方沒見到的士,卻有便宜的電瓶車,坐上去,每走一遭僅十塊八塊,可此刻說什麼都等不到電瓶車,便溺竟然急起來,連忙向十字路口招手叫兩部摩的。

 

這堛獐祖爾糬J志明市頗為不同,設有遮風擋雨的篷蓋,其實很不安全,大風一吹,難免車翻人仰!跑了一會,我才記起沒問明白價錢,幸好回到酒店,他們只討每人七塊。

 

休息一會兒,我夫婦帶手信去見堂兄國紀,卻只見到堂侄朝輝、朝壽,除手信之外,又把自己的作品送給他們。朝輝說他是錦譜某某中學校友會會長,要把我的作品轉寄東興僑委會惠存,我不表示意見。

 

到了傍晚,胡志明市的堂弟國福、國青、國明、國豪和堂侄朝峰都趕到,大夥熱熱鬧鬧的開車前往郊區的竹生飯店吃喝。走進這郊區村落,我彷佛回到越南同奈省的定館,這堛漱H民無論口音、穿著以及住屋都跟定館沒有不同。

 

竹生飯店的菜色頗具家鄉風味,尤其一道「咳甩頭」炒樟魚,叫人食到舔舔脷!

 

                                                          2013.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