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蘭、威尼斯、比薩

●歐洲名牌三國誌(之六)

威尼斯水城渠道的GONDOLA小艇

 

   在瑞士兩天,享受到罕有的樂趣,次日醒來,旅遊車直指義大利西北的米蘭市。(據維基百科:米蘭省是倫巴第大區的首府,位於義大利人口最密集和發展程度最高的倫巴第平原上,它是歐洲南方的重要交通點,歷史相當悠久,以觀光、時尚與建築景觀聞名於世。)

 

  來到米蘭,司機讓車子轉了幾個圈,不知怎地叫大夥下車走路。導遊解釋說:“我們預定吃飯的飯店駛不進去,必須徒步走兩公里。大家跟著導遊走了許多冤枉路,原來飯店搬了新址,導遊還未去過,待得找到地址吃飽肚子後,已消耗不少時間。我團倒還獲得安排在米蘭主教座堂區域自由活動。這哥德式的主教座堂建築極其宏偉,單就雕像已超過三千多具。導遊說:“這座教堂只比梵蒂岡稍遜,堪稱世界第三。在這堙A無論什麼時候都很熱鬧,白鴿飛滿一地,老伴把餵白天鵝吃的麵包藏起,此刻拿出來餵白鴿,瞧著牠們爭著啄食的樣兒,真教人開心。我卻在這埵Y到有生以來最好吃的冰淇淋,此刻還饞涎欲滴呢!可惜,我們在米蘭市逗留短短幾小時,走馬看花,未能洞察米蘭更多迷人的妙處。

 

  三時許,旅遊車繼續行程,直指威尼斯城。導遊說:此去威尼斯距離三百多公里,大約四小時可達。果然,我團於七時許已經在中華會館的飯店進食並入住三星酒店。

 

  威尼斯這個地名幾十年前我已從報章、雜誌讀到,威尼斯影展應該人人都聽過,威尼斯水城相信許多人也久聞其名,更可以說有關威尼斯的照片也曾看過而且心癢難搔!這一回歐洲之旅,我並沒留意行程包括威尼斯在內,直至旅遊車駛到米蘭,午飯後直指VENICE,我才真正理解自己快要來到數十年前夢寐以求的威尼斯。

 

  傍晚時份,在威尼斯進住酒店時,對威尼斯平平無奇的一帶平原頗感失望!還好,從酒店的客房看到義大利人對居住環境充滿藝術性的佈置,令人心折,叫你不能不佩服。

 

  義大利人的臥房絕不是四幅牆壁那麼枯燥,他們會為牆壁嵌上一幅畫、一塊木板或在轉彎處鑲一塊鏡,甚至造一扇煞有介事的假門,門上還具有開關把手,有鑰匙孔,叫你信以為真。

 

  義大利人馬哥孛羅在中國的元朝住了廿多年,直到今天,我還從越南導遊口中聽到義大利麵是他把從中國學到的技術帶回義大利並且一直流傳至今,成為義大利麵。來到義大利的威尼斯,有關羅馬帝國與義大利的歷史,我無從關心,只管把心思去尋覓威尼斯水城是怎麼一個樣子。

 

   早上八點多了,我團趕到碼頭,導遊租一條船,乘風破浪,約卅分鐘駛到外島。這寬闊的水城,兩旁有房屋,水面也有巨大的游輪,波浪也不算小。問導遊:“這水是鹹是淡"?回答說是海河水交相流,原來這就是威尼斯潟湖,船隻穿梭來往,一片熱鬧,真個是名副其實,如假包換的旅遊勝地。

 

  威尼斯水城本身是個小島,城內棋盤式挖掘的渠道便於運輸貨物,房屋之間憑走廊作為通道,渠水浸到屋門口或更內進俾便於裝卸貨物。

 

  導遊說:“這島上到目前除了做生意之外,已無人居住,因為環保支費太高。在這堙A公廁收費一元半歐羅,因為要付錢讓人把廢物報銷"。

 

  在島上,導遊指著左邊的巨廈說是往昔的總督宮,右邊是監獄,又指著中間渠道的橋樑說是歎息橋,橋後面的高樓是法院。這一結構就是死囚經審判後,行刑前例必經過此橋,可以最後一次見到天日,大多惋惜生命而在橋上追悔、感慨而發出聲聲歎息!

 

   我團在總督宮西面的聖馬可廣場中央站著聽導遊講解,但見他指著聖馬可教堂高處的雕塑問道:“你們知道上面的裝飾物哪一種最值錢"?導遊阿領最喜歡用這種口吻問人,自然沒人回答,他只好繼續說下去:“就是那四匹神駿非凡,具有二千年歷史的駿馬,之後因為羅馬帝國的崩潰,被天主教把這四匹馬移到這聖馬可教堂"。說完,導遊舉著小旗,帶領團隊向堥咱h,穿過大街小巷,家家戶戶都打開大門做生意,門面的裝飾,自然是高品質的西化。走了許久,抵達一間毫不起眼的房屋,導遊說:“大家進去參觀玻璃製品的生產過程吧。同時報告各位一個好消息,這堥洏峎~手間不必付錢"。

 

   這房屋空空如也,只有一匹神采飛揚,以綠色玻璃塑造的駿馬,體積比真馬略小。我心中不無懷疑,這匹馬充其量叫做翡翠馬,難道還能是古董不成?這時,一位大年紀的男人出來接待我團,於是大夥跟他上樓,在一間擺設燒製玻璃用具的簡陋房子堙A早就有一名四十來歲的技工在等著表演他的才藝。

 

   這名技工用一枝合手的鐵管伸進高溫火爐,十隻手指輕巧地旋轉著鐵管,終於使管頭沾上一團火紅的玻璃熔液,取出來之後,他揮洒自如地旋轉俾控制玻璃熔液, 然後用口向鐵管吹氣,吹一回,看看還未合意,再吹,務求玻璃熔液脹到要求的大小,再在一個鐵架凹陷之處不斷旋轉壓迫,不一會,這個鼓了氣的玻璃熔液形成下方大、上方細的茶壺。別以為這就完成傑作,還有更精彩的,只見他右手仍然不斷地旋轉鐵管,左手手到拿來一個箝子,把玻璃熔液箝住輕輕一拉,拉出一條不長不短、不粗不細的條狀熔液,變戲法似的在剛成形的茶壺下方粘貼,給這茶壺裝上一個精美的柄。如此神乎其技,我團看了,不約而同鼓掌讚賞。

 

  表演結束,負責接待的老漢才正式帶我們去參觀玻璃工藝品門市部,一連幾間房,陳列不下數千產品,各種顏色都有,甚至還有鍍金的,堪稱琳琅滿目,可惜到處都掛上禁止拍照的告示,這些洋人顯然不在乎口碑載道。這些精美的玻璃工藝品價值不菲,有數十或數百歐羅一件,甚至數千的也有,饞嘴的鑽石夫妻最好出風頭,跟人討價還價,買了一個杯子,花掉二百歐羅。

 

   我率先走出來,在門外小橋悠閒地徜徉,觀看渠道流水被來往船隻劃出蕩漾的水面似乎給這幽靜的環境增添了動態。洋人就是愛靜,不但是住宅區,就算超市也不喧嘩,尤其餐廳,他們在進食時,如果有必要交談,也只低語。就只咱們來自越南和中國的遊客,進餐時高談闊論,旁若無人,似乎成了習慣,這種習慣總是令洋人側目。

 

  待到大夥都出來了,老伴見載著遊客裝飾得美輪美奐,瓜殼也似的小艇怪可愛,由一名義大利漢子戴著帽子站著搖啊搖,小艇側向一邊滑行,那種風光怎不教她見獵心喜?忍不住叫導遊去打聽,導遊說:“這種小艇有個好聽的名字叫做GONDOLA,可載遊客頂多六人,半小時收費八十歐羅。老伴興致勃勃的徵求好幾位團友的意見,就是沒人支持,叫她意興索然。

 

  導遊領隊繼續向前,走到著名的亞里托橋,但見河面寬闊,兩岸的店舖生意興旺,露天咖啡店坐滿了客人,橋上更站滿遊客觀看河面的來往船隻、遊艇,於是導遊宣佈自由活動,一個鐘頭之後就在此處集合。這時,恰好河邊有幾隻GONDOLA遊艇,我叫導遊向人家問明白價錢,儘管無人分擔費用,也要遊它一遊。

 

  坐定之後,老伴見岸邊老婆子阿美的孫女阿秀臉現欣羡之色,招手叫她上船;這邊廂我也見老漢阿新獨個兒站著無聊,反正有的是座位,這便叫他一起同遊。

 

   說起來或許我的想法幼稚好笑吧!剛才老伴邀團友湊錢坐艇,阿堅表示:自己坐著讓人家划艇,很彆扭,不坐也罷。這人說哪婺雰荂H洋人坐咱們的黃包車曾經這樣想過嗎?他既做生意,有人幫襯自然心媗w喜,還分什麼人種、膚色、年紀?你洋人讓咱們服務多了,此刻老子也有錢叫你服侍服侍不也天公地道?說真的,咱們黃皮膚的炎黃子孫,有幾何享受過老外給自己搖船?既然有錢能使鬼推磨,姑且讓鬼推一推磨好了。

 

  這名義大利漢子孔武有力,小艇在他掌控之下,穿梭於各個渠道之間。不知是否人們故意教我們盡賞西洋景色,家家都在窗口擺設鮮花,似乎要為同遊的情侶增添一點羅曼蒂克氣氛,直教我夫婦彷佛聽到曾經企盼的最理想最完美的愛情進行曲。威尼斯水城因此叫我在離開它之後,直奔三百多公里之遙,抵達比薩市時,還是對它念念不忘。

 

  比薩是義大利中部名城,位於阿爾諾河三角洲。這埵酗@著名的斜塔,原是天主教教堂側面的鐘樓塔,在興建時地基下陷以致傾斜,人們本來有責任把它扶正或改建,後來不知什麼緣故放棄,竟然以之當作名勝讓後世瞻仰。

 

  這著名的景點,不讓旅遊車駛進去,我團改乘巴士,導遊在車上宣佈:“六點之後沒巴士可搭,如果各位不準時集合,必須徒步800咪往回走,請大家深以為戒"。

 

  巴士在黑人擺賣紀念品的露天市場停下,導遊帶團一直向堥哄A黑人都以為我們是中國團,紛紛以國語招徠說:“一塊三個,一塊三個"。另一名更莫名其妙說:“阿里巴巴,虎虎媽媽,買一個吧"。教我聽得心中好笑。

 

   這露天市場一直擺到高大城牆的城門,城內是一大片草坪,右邊僅有一列賣紀念品的店舖,盡頭果然有一座宏偉的天主教教堂,其側面的斜塔映入眼簾,教我感到這景點實在荒誕不經,如果這也算景點,然則胡志市的黎文士街一座四層樓的傾斜與邊和統一縣的斜樓不也是一大奇觀?洋人就是這樣天真,記得我於三年前遊美國的西雅圖時,參觀一座地下城,原來只是百年之前的一場大火,燒毀蠟燭廠的遺址,廠主痛定思痛,於重建時把火患舊跡覆蓋保存,至今竟然成為景點,跟這斜塔的僥天之倖豈不有異曲同工之妙?

 

  我在遠處把鏡頭拉近,對斜塔拍了幾張照片,實在覺得這景點一無是處,索然無味,頗奈女士們卻開心地只管買紀念品,真教我服了她們,不論何時何地何種貨色,只須有人賣,她們都買。

 

  好不容易集合齊全,坐巴士回到旅遊車的停車處,導遊叫義大利司機載團去吃晚飯,車子在市區轉悠許久,找不到飯店,兩人嘰哩咕嚕談了一會,繼續開行。這時鄰座的四大美人之一誇耀她剛買的指甲鉗一元歐羅一個,挺便宜的,我反駁說:“等於二萬八千越幣還算便宜嗎"?忽地老伴指著一間屋子說:“你瞧,這房子多眼熟,來的時候,這堣ㄛO有個洋婦在門前晾衣服嗎"?大家都說“是啊"!原來,旅遊車又駛回剛才的停車場去。

 

   導遊不聲不響領團在路上走,轉來轉去,走了許久,忽見斜塔景點週邊的露天市場出現,原來我團又回到剛離去的地方。團中有人說:“剛才明明見到這埵酗@家香港飯店,竟然叫大夥走許多冤枉路"。然而,除了此君,整團就沒其他人埋怨。這時,整團人都趕到香港飯店,我和老伴落在後面,因為要買幾個指甲鉗,將近追到香港飯店時,被一個洋婦和兩個洋女子突然攔住去路,她們手中每人拿著一張小地圖,不知幹什麼來著?我夫婦覺得她們蹊蹺,雙手亂搖,避過一邊,逕自走進飯店。

 

  飽餐之後,老伴早就離席走到露天市場購物,我手中拿著她的雨傘,走前去交給她保管,打算回到飯店門前的椅子歇一會,突地,洋婦和她的20多歲女兒把我攔住,倒以為像剛才雙手亂搖可以奏效,豈知她倆毫不客氣糾纏,幸好站在飯店門口的潘太瞧見,大聲呼叫,把導遊叫出來才替我解圍。

 

  大夥都出來了,這洋母女二人自然逃之夭夭。大家都叫我瞧瞧有否失掉什麼?我摸右邊褲袋的一百塊錢尚在。忽見地上一疊摺起來的白紙好眼熟,拾起來一看,竟是我的寫作資料。

 

  原來歐洲之旅前夕,因為旅遊章程書寫的地名全是英文,我必須上網查詢,把它們翻譯成中文俾方便寫作,想不到這疊資料放在左邊褲袋,卻教該洋母女錯認是金錢。

                                                  2013.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