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

歐洲名牌三國誌(之七)

作者與老伴在聖彼德教堂前合

 

  翌日,我們揮別比薩,五星級的德國五十座位賓士旅遊車逕自朝羅馬飛奔,景觀驟然為之一變,沿途儘是崇山峻嶺,就與雲南通往西雙版納的毫無二致,不但逢山開洞,遇水架橋,連兩山之間也搭一道橋讓汽車平穩而筆直的駛過去,不必使用之字型的古老方法繞著山道駕駛,既費時又危險!至今我才恍然,原來中國在山區建築這樣成功的高速公路,是從歐洲學來的。

 

  導遊說:“此去路程大約四百公里,中午一時可以趕到羅馬吃越南餐。"這一回歐洲之旅轉眼八天,只吃過一次越南牛肉粉,一次泰國餐,最多的是中菜和西餐。越南人吃中菜有褒無貶,至於西餐,上了年紀的實在不敢恭維。聽說待會可以吃越南餐,精神不由為之一振。

 

  在車上,導遊很負責任地給我們闡述有關義大利的資料,他說:“羅馬是義大利的首都也是國家政治、經濟、文化和交通中心,是世界著名的歷史文化名城,古羅馬帝國的發祥地,因建城歷史悠久而被昵稱為「永恆之城」,位於義大利半島中西部,台伯河下游平原地帶的七座小山丘上面。"

 

  導遊阿領的口才頗勁,有關歐洲的資料他已爛熟於胸,這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吃這碗導遊飯,如果沒有真才實學以及順德(得)人的性格,絕對辦不到,他是我見過的最值得信任的最佳導遊。正如他的預料,我們果然于中午一時抵達羅馬,旅遊車逕自開到越南餐館。餐館女主人殷勤地跟每一客人套交情,詢問吃得是否滿意,完全沒把我團當作過往人客看待。事實上我團遊過歐洲之後,恐怕窮此一生也沒機會再訪歐洲,或有,也不一定再吃這家飯店的吧。

 

  這位女店主是越南中北部的義靖人,僱用的兩位夥計也是北方南定人,他們在義大利討生活,長年累月,見到的家鄉人沒幾個,在異國他鄉的義大利,突然見到數十個越南老鄉親,那是何等親切、多麼難得呀!感情流露自是人之常情。

 

  越南餐吃完已快兩點,旅遊車直指天主教聖地梵蒂岡,導遊給我們介紹:“梵蒂岡城國,簡稱梵蒂岡或梵蒂岡城,位於義大利首都羅馬市西北角高地,是一個內陸國中國,城邦國家,是天主教教會最高權力機構聖座的所在地,也是教宗駐地所在。"(據維基百科:作為世界六份之一人口的信仰中心,梵蒂岡也是全球領土面積最小、人口最少的國家,其前身為教宗國。)(又據2012年維基百科:梵蒂岡人口836人,佔地面積44公頃,國歌:教皇進行曲。國旗:左右黃白二色,白色一邊繪國徽。政體絕對君主制,屬神權政治,使用君主制選舉。)

 

  旅遊車在地下停車場停下,我團徒步走約半公里,到達聖伯多祿廣場,廣場的低矮欄杆就是國界,堶惇O梵蒂岡,外面屬義大利。

 

  要想參觀聖彼德教堂很不簡單,三人一列的長龍排了最少半公里才能通過安檢進場。大殿堛瑰J塑以及中古保存下來的古物不計其數,其佈局氣勢極大而不覺其寬,極高而不覺其空,每天到來參觀的各色人種都有,我們在排隊等待進場時,見到飄揚的國旗,更見到裝束威武的瑞士籍衛兵。進入大殿,一面走一面瞻仰文物、圖像,經過梵蒂岡博物館、西斯廷小堂、宗座宮殿等等……見到的都是見所未見。導遊口若懸河說:“全世界最龐大,最具歷史意義的教堂就是聖彼德教堂,世界上所有教堂無出其右。"

 

  遊梵蒂岡,許多不是信徒的遊客都買紀念品,老伴是正宗教徒,紀念品豈能不買?她要買許多許多,不但帶回越南,而且更寄到美國給母親和兄姐,這也由得她了,我本身雖是無神論者,總不能不尊重她的信仰。

 

  已經晚上八時許,歐洲的天色總還白茫茫一片,沒到九點天還未全黑。這個晚上,導遊帶團去吃西餐,餐館就在梵蒂岡附近,門口站著一個全副羅馬武士服飾的青年,跟每一個要進去的客人合照,我夫婦明知拍這照片必須付錢,給他來個三人合照,可能省錢些。走進餐館安坐,吃到的西餐是披薩,令人大皺眉頭,團中只有饞嘴的鑽石夫妻吃得一乾二淨,十之八九都不能下嚥!弄到義大利女服務員把我團當作怪物一般看待。離開餐館時,果然每張照片索價六元,幸好我夫婦只需購買一張。

 

  當晚,我團在旅遊公司安排的三星級酒店渡宿。房間分AB二區,約十時許,阿堅阿秀的女兒從A區走過來拍門,叫我夫婦去吃喝。我因為不懂欣賞披薩而肚皮大唱空城計,正中下懷,還以為他們找到了合意的餐館叫我們去享受一頓好吃的,想不到團友們竟然在房間的走廊擺下龍門宴,各人把自己可以吃喝的東西都挪出來,其中有剛買的葡萄酒和即食麵。大夥兒一面吃喝,一面說起當天早上在比薩吃自助餐時,饞嘴的鑽石夫妻要多拿礦泉水出去繼續享用,被義大利女服務員攔著搶白,甚至對導遊提出警告一事。導遊說:“這雙夫妻也真是的,公司每天派發每人兩瓶礦泉水,九天的標準是450瓶,可是直至今天已經派發600瓶了,還是不夠用,難道他們夫婦拿去洗澡?"四大美人之一說:“我曾經留意多次,每當眾人下車時,他夫妻都背地塈熗q泉水塞進背包,讓丈夫揹著走。"這雙饞嘴的鑽石夫妻在吃飯時竟然沒人願意與他們同桌,因為吃喝的那副德性令人生厭,儘管外貌長相不至於猥瑣,衣著更屬名牌,卻無意中被人孤立,那又何苦?

 

  大夥一面談論饞嘴的夫妻,一面吃喝,這是說人閒話了,因為討厭人家夫妻而不邀請同樂,卻在這婸〞纗D短,實在說不過去。這時已經十一點多,我心中暗念:待會無論如何都被酒店管理員驅散的了,這一列房間,雖說大多由我團租賃,可畢竟也有其他客人,如此喧嘩吃喝!對於老外是不可思議的行為,豈能接受?果然,快十二點時,酒店管理員過來干涉,大夥兒唯唯諾諾,解散了事。咱們這一群越南遊客太也無拘無束了,如果往深一層想是否妨礙別人,也不至於弄到被驅散那麼尷尬。

 

  大夥都意識到明天傍晚要上飛機往回飛,回到越南,各奔前程,都珍惜這十天相聚的緣份,尤其在羅馬最後一個晚上舉行的聚餐雖被驅散,到底還是覺得非常有意義。

                                                       

                                                                                                  201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