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Bird  (Bilingual poem)

 

 

曾經有一隻船經過這兒

船桅懸著一面骷髏的旗幟

不知是來自那一個島嶼的海盜們

如此猖獗的橫渡紅海

 

船上有些是醉漢也有些是賭徒

不知自那一個村鎮洗劫回來

載歌載舞地載歌載舞地

回來威士忌香檳,Bacardi

喝得酩酊也賭得淋漓

輪迴在輪盤上旋轉旋轉

他們的船在漩渦裏迴旋迴旋

 

(  外面狂風怒吼著  )

海濤恣意地拍擊著船舷

半斷的的船桅以歪斜的手姿擎起落日

震顫的旗幟預告著死亡

喝醉的醉漢仍高舉著空酒瓶

仍然喊著要喝仍然

而另一些賭徒圍著輪盤

下著賭注下著下著

人各不同的命運

輪迴在輪盤上旋轉旋轉

他們的船在漩渦裏迴旋迴旋

 

外面的狂濤洶湧  )

於是船桅抖斷船身龜裂

於是黑色的死亡遂籠罩著他們

於是一聲的巨響一剎的崩潰

一瞬的天旋地轉一瞬的天旋地轉

於是死神遂以蒼白的手

向他們召喚向他們召喚

於是船沉沒船沉沒

於是

 

翌晨

外面沒有風暴  )

海洋像往常的平靜紅日照樣東昇

照樣向彎彎的海岸作早起的敬禮

然而沒有人知道沒有人知道

曾經有這樣多罪惡的靈魂

在這裏沒頂

 

 

      寫於1970

      曾刊於遠東日報學風版』

      解放日報桂冠文藝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