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掠影(之四2022.6.20 寄自守德

維多利亞之遊

 

維市唐人街

    今天(八月五日)是我們家庭團隊在溫哥華南端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首府維多利亞市的第二天 。

早上,我們團隊來到維多利亞市華埠唐人街Vitoria China Town,維市唐人街有著悠久歷史,乃加拿大第一個華埠,其出現時代僅次於美國舊金山的華埠唐人街。它起源於十九世紀中葉(1858年)從美國加州不斷源源湧入的華人礦工,及部分為淘金,而再後來參加加拿大太平洋鐵路的建設從中國大陸越洋而來的勞工也大量的移民到不列顛哥倫比亞,這些華裔先民定居於此,漸漸形成一個華人聚居社區,也漸漸形成了一個唐人街區。如今在唐人街居住的人們已經是好幾代的華人後裔。

 

唐人街區由十九世紀中葉薄有雛形,而逐漸形成一個商鋪鱗,繁榮熱鬧的一座有中國風貌的「中國城」——唐人街。但隨著溫哥華市的日趨發展,很多華人開始遷移至那座新開發的城市,丟下了維多利亞的老房子,如今唐人街早已風光不再,唐人街似乎只有形式上存在,只有依然富有中國風格的牌坊「同濟門」向人們訴說與見證了那些華人先民如何艱辛鬥,如何同心協力以生存及落根融入異國的血淚史。

 

漫步唐人街,街道肅靜,行人稀落,只有車輛一二從路上駛過,兩旁商店都還沒有開門營業,除了幾家餅食及咖啡飲品外。而高層房屋的屋頂,許多海鷗飛來飛去,呱呱叫個不停。孩子們買了幾盒餅和飲料,我們一邊走一邊賞用。

 

    接下來是走進一條叫「番攤里」(Fan Tan Alley)的巷子。番攤里已有百年以上的悠久歷史,它是維市唐人街區最狹窄的商業街道,這裡的商店經營的是成衣鞋子、紀念品、中藥材、中國土特產……。但早期這條巷弄卻是人們聚集吹賭之地。這條巷子堥狀鶞漫衎怷j塊、紅漆厚重的木門窗、腳下光滑的地磚、建築、鋪面排設似乎依然保持著百年風貌,倒是一個極佳獵影最好的選擇——對於一些喜愛懷古的旅客,可惜我發覺番攤巷裡面的商店鋪號與商品介紹似乎是用英文書寫,很少見到中文,也許商店生意對象主要是歐美遊客罷?

    我們也拍下不少相片留念,在這條巷弄裡。

 

達洛古堡

    達洛古堡(Craigdarroch Castle),又稱橡樹古堡,而聽說 Craigdarnoch 在當地語言是岩石和橡樹之意思,這是由於古堡構造外貌及周遭環境的關係,它位於 1050 Joan Crescent,Victoria,乃是十九世紀末期從溫哥華島開採煤礦致富加拿大鐵路開發者、政治家的蘇格蘭人羅伯特.杜斯穆爾 (Robert Dúnsmuir 1825-1889) 建造的一座富有傳奇性維多利亞時代的豪華城堡。古堡建築師為沃倫·希伍德.威廉姆斯(Warren Heywood Williams 美國建築師,1844-1888)。但他們兩位沒有看到這座龐大宏偉的建築完成,老杜於1889年四月,古堡竣工前十七個月逝世,於威廉姆斯去世一年多後。城堡建築工程由他兩個兒子詹姆斯(James) 和亞歷山大(Alexander)繼續完成。

 

在當年,老杜斯穆爾是加拿大西部之富豪且有聲譽的人物。這座共四層高的城堡一共斥資五十多萬美元,使用了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花崗岩,來自美國舊金山的瓦片,而城堡內橡木樓梯則來自芝加哥。達洛城堡共房間卅九個,一樓是一個大客廳,二三樓分別為餐廳、起居間、睡房、一個貯物間,四樓乃一豪華大廳曾是舉辦一些舞蹈晚會地點,最高是塔頂,可俯瞰維市景緻及胡安.德.富卡海峽(Strait of Juan de Fuca), 再遠處眺望奧林匹克(Olympic Mountains)陽光照耀下一片白皚皚的雪山勝景。

 

老杜斯穆爾遺孀瓊.杜斯穆爾(Joan Dunsmuir)與其兒女及家屬在魁達洛古堡居住了一個時期,1890年古堡建築竣工後,但一場家族法律紛爭卻於此時拉開帷幕——當律師公佈老杜斯穆爾遺囑上,將全部財產與公司所有股份全數歸為妻子瓊.杜斯穆爾,兩個曾致力於家族事業發展的兒子到頭來竟兩袋空空。這場家族財產紛爭拖長了漫長的十多年才暫時告一段落。不料,亞歷山大於1900年初竟一病不起,亞歷山大留下的遺囑引發一場更大的風暴——瓊.杜斯穆爾及幾個女兒對大兒子詹姆斯群起圍攻。這場官司竟一直打到英國倫敦高等法院。此際,詹姆斯已身為卑詩省首長,被母親告上法庭,社會輿論嘩然一片,成為轟動一時的火熱頭條新聞,母子關係徹底決裂,不過,1908年瓊·杜斯穆爾病逝,時已升任卑詩省副省長的詹姆斯出席悼念儀式並哭倒母親靈前——一切恩恩怨怨最終也有了個了結 。

 

瓊·杜斯穆爾將財產,包括魁達洛古堡分配給幾個女兒及一個女婿和幾個孫兒,不久,超過十一公頃的莊園及一些貴重傢俱被兒女們拍賣掉,而達洛古堡最終為一位富商所羅門·卡梅農(SolomonCameron) 所有。但後來古堡又歸蒙特利爾銀行(Bank of Montreal,BMO)。於1919年一度被徵用作一戰退伍老軍人軍用醫院,1921年一度轉交給維多利亞學院(Victoria College)及維多利亞音樂學院使用。1959年至1962年間,熱心的社會人士發起了保護達洛古堡運動並成立了達洛古堡會(The Society for the Preservation & Maintenance of Craiddarroch Castle)。迄1979年,溫哥華市政府終於把維多利音樂學院遷走,從此,魁達洛古堡正式交由城堡保護協會直接管理並對遊客開放參觀。如今每年有大約十五萬人次遊客前往造訪。

 

達洛古堡除了高貴精緻的內部裝置外,它依然保有不少十九世紀後期的傢俱及許多木製品、木雕刻、許多風景油畫作品、十九世紀的服裝、城堡內的彩色玻璃裝飾圖案設計更是令人駐足觀賞。

 

    參觀這座有百年以上歷史的古堡,也許不是每一位遊客都會曉得曾經發生在這古堡主人——杜斯穇爾家族從輝煌顯赫一時,到破敗衰落,如今都已被歲月風沙塵埃厚厚塵封,昔日曾駐足古堡的歷史人物也早已隨風物化無影無蹤,沒人再問昨日舊事,我倒唏噓了一陣子,及拍照留念。

 

布查特花園

    布查特花園(TheButchartgardens) 又稱寶翠花園,座落在卑詩省溫哥華島布倫活灣 (Brentwood bay)與維多利亞市中心約廿三公里,佔地面積超過五公頃以上。

身臨布查特公園,我深深體會維多利亞這個溫哥華島最南端的城市不僅有悠久歷史背景,她更不愧有花園城市的美譽。

 

布查特花園地形低於平地線十五公尺以下,本身是一個廢棄的礦石坑及混凝土工廠遺址。由羅伯·皮姆·布查特(RobertPimButchart) 夫人珍妮·布查特(JennieButchart) 開始進行改造,從1904-1939卅五年,布查特公園持續在進行一系列好幾代人的修飾,至2004年。這座千紫萬紅的大公園包括了下沉花園(Sunken Garden)、玟瑰花園(Rose Garden)、日本庭園 (Japanese Garden) 及意大利花園(Italia Garden) ,還有一個地中海花園(Mediterranean Garden)。 而布查特花園裡到處可見到小溪流水、瀑布飛騰、好多座精美的大小噴泉、圖騰柱、雕刻……。花園裡也有咖啡廳、自助餐廳冰淇淋、種子及紀念品,餐廳……。

 

我們以兩個小時的時間,順著布查特花園指引路標指示往下沉花園,先路過一個水車廣場(Waterwheel Square),站在一塊岩石觀景台,從高處俯瞰低窪花園(下沉花園),眼底就是一座綠樹影翠扶疏,一片一大片如天鵝絨般綠油油的修剪工整的草坪,而令人目不暇給的花兒在路子兩旁,岩壁上,木頭花架,綻放了整座熙暖陽光底的低窪山谷。沿著兩旁有圍欄蜿蜒石級階梯慢慢走往下坡走下。低窪花園周邊石灰岩壁爬滿翠綠的長青籐和沾壁籐。此刻置身園堙A彷彿走進世外桃源,滿載眼裡令人陶醉的是燈籠花、藍罌粟花、鬱金香、鳶尾花、天竺葵、芍藥、牡丹花、百合花、鐵線蓮、三色堇,還有一種一串串好像風鈴原籍西歐溫帶地區的花兒毛地黃……色彩繽紛,招徠群蝶絢麗彩衣翩翩漫舞於清香溢揚的花間,還有來去匆匆忙於採蜜的蜂們。遊下沉花園,大家都會特別喜歡觀賞及留影於一座富建築藝術的人造噴泉——羅斯噴泉(Ross Fountain),在暫別低窪花園之前。它是布查特家族後人伊恩.羅斯(Ian Ross)於1964 年,為了紀念布查特花園成立六十週年而建造的。噴泉水柱上衝可高達廿一公尺,水柱會左右放射狀的搖擺,它呈現深綠色的美麗,晚上它份外動人,在彩色燈襯托下。

 

花園埵陶\多個大大小小的噴泉,而其中祥龍噴泉(Dragon Fountain)乃一座高二公尺、長三公尺、重量超過2700公斤,安置在長形花崗岩上一條奕奕如生的青銅雕刻,噴池設計兩個環繞的造型:圓的外圍,而內則為八角型,符合中國文化傳統,聽說它是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維多利亞市與中國大陸江蘇省蘇州市締結姊妹市卅五週年紀念,蘇州市建贈的。

 

玫瑰花園的登訪,又是另一個花攢錦簇的世界。我們繞過了一匹的青銅馬雕像、音樂草坪、左邊的原住民特徵圖騰柱、祥龍噴泉、青蛙噴泉、玟瑰花園迎接我們的是陣陣迎風傳送的醉人花香。

 

玫瑰花園相當廣寬,聽說這裡栽植了六千多個品種包括來自世界各地的名貴玫瑰花,分佈在一排排的木棚、吊籃及花壇堙A並對各種花卉品名來源都有清楚的註明及註冊於美國的年份。美麗的玫瑰花季是每年的七、八月份。我們有幸欣逢此玫瑰花盛放季節:紅的、粉紅的、黃的、藍的、純白的……可謂千紫萬紅,鮮艷奪目,置身花海,酒未喝而人已大有醺酩欲醉之感覺! 

 

暫別玫瑰花園往另行一個參觀景點——日本庭園,路經一座有三條靈活奕奕如生絞在一起的鱘魚,水從鱘魚環繞中間源源噴出的噴泉(Sturgeon Fountain)。日本花園的紅色日本牌坊,步下台階,它的靜謐給人一種脫俗的感覺。日本花園又稱日本庭園,由日本當年年已六十五歲來自日本橫濱的園藝家岸田伊三郎(IsaburoKishida) 建造於1906年。日本庭院內曲徑通幽,水溪浮石,踱步花間竹影,小橋流水,石雕燈座,滴漏盆景,紅葉載道,若遊客來於秋天微寒時節。登臨日本庭院,彷彿置身脫俗禪谷。

 

最終我們依依不捨的離開了心窩暫清靜一刻的日本庭園,回到現實的塵世,遙望左邊不遠便是達托德灣(Tod Inlet)畔一個小碼頭,遊客可以在這裡乘坐電動船遊覽達托德灣及山治尼灣(Saanich Inlet) 風景,不過它屬於季節性的,這時遊客可以有機會看到一些野生動物如禿鷹、蒼鷺、海豹、加拿大雁、水獺…… 以及布查特家族的水泥廠遺跡,時間大約四十五分鐘左右的行程裡,夏天時候。這個季節布查特花園也會組織一些水上節目。

 

    沿一條長綠竹的小徑,朝一個星座池塘(Star Pond) 走。星池乃一個造形相當特別的池塘,遊客要細心觀察才曉得它有十二個尖角,而池塘中間是一個六角形的托台,六隻可愛的小青蛙蹲在六個尖角朝六個方向噴出泉水。再往前走眼前有一座直向相當長的 「十」字型的池塘,池塘種了睡蓮,而周邊遍栽色彩鮮艷的花朵。池中又有一尊只有上半身,手裡捉著一尾水泉從嘴巴不斷噴出的活魚的青銅雕像。有時候遊客會疏忽這小孩子的存在,也許他委實「迷你」了一點的原因?意大利花園正中有一座墨丘利銅像(Mercury),他頭戴一頂插有雙翅的帽子,腳穿飛行鞋,手握魔杖,行走若飛,墨丘利乃羅馬古代神話傳說中的諸神使者。

 

除各種類的歐洲花卉外,意大利花園設計展示了它固有的羅馬文化官庭的存在美感——雖然不是很鋪張,遊客依然可以體會這個花園富有古羅馬建築之美,滿園綻放的花朵也帶來一種熱情也浪漫的氣息!

 

地中海花園(Mediterranean Garden ) 是我們今天漫遊布查特花園行程最後一個旅遊景點,這個花園主要是培植和展示那些來自世界各地能抗耐乾旱的花木。它似乎不是很惹人注意的一個觀光景點,不曉得是否因為地中海花園處於比較偏僻的地方?(後來我找尋一些有關介紹布查特花園的旅遊資訊,一般也只談及花園四個分區,卻不見提及地中海花園)。

 

我們決定把地中海花園景點行程擱下——踏出意大利花園拱門後,由於時間關係。我們現在集中在一個面積不是挺大的露天廣場(Piazza )。廣場上豎立一座意大利佛羅倫斯(Florence) 風格的青銅野豬雕像噴泉(Taccathe Boar),意大利人稱為“Fontana delPorcellino”,其意為小豬噴泉,聽說誰人若摸摸牠的嘴巴,就會碰到幸運,結果牠的嘴巴被摸到光亮亮的!這裡也有幾只小動物銅像可給小朋友騎坐嬉戲。

 

座落露天廣場周邊是藍罌粟餐廳 (The Blue Poppy Restaurant),主餐廳(The Dining Room Restaurant)、植物識辨中心(Plant Identification) 和展覽溫室(Show Greenhouse)。我們團隊終於結束這個實在是有了豐富收穫的布查特花園觀光旅遊——只在露天廣場小作逗留,並拍了好幾張照片,離開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