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 歸 情 牽 (之二)

 

page1image41142096

 

「阿公,我回來了。」我跑過去擠在外公旁邊坐下,帶點孩子氣偎在他身邊。「哈!這孩子已是大學生了,還是像讀小學的小芋頭,不怕別人看到笑破嘴巴嗎?

 

    外公笑呵呵慈愛的撫著我這個他一向特別疼愛的孫子的頭。這時我才發覺大廳媮晹酗@個女孩子。她年齡跟妙瑛相仿,穿著一件前胸印有一些花紋的白恤衫,配了深藍色牛仔褲,個子也不高不低,身段豐腴,胸脯高挺,烏亮秀髮,扎成兩條垂在胸前的辮子,她也有圓圓的臉,有點粗濃雙眉,密密的睫毛,配圓亮黑白分明的眸子,端直卻不是很長的鼻子,薄薄但紅潤的口唇,她下巴不是圓,有點尖又有些翹起,給人有調皮好勝的感覺。她圓圓的雙眸怔怔望著我,有些迷惑驚訝的樣子。我忙站起來,此刻羞澀得恨不得變成一只沙漠駝鳥,把頭臉藏進沙堆堶

 

「嘻嘻,啟明哥,來,我為你介紹一下,這是慧珠,我的同學,她家在平順省藩切,第一次到金甌玩。妙瑛把行李拉到大廳牆根。看我一副又尬又可笑可憐的窘相。忙拉了那女孩子到我跟前「這是啟明表哥,我不是跟妳過,昨天建築大學三年級高才生,也是帥哥

明哥,你好
    「妳好,很高興能認識妳歡迎妳光臨!我禮貌的與慧珠輕輕握了手,并不忘記瞪了妙瑛一眼,壓低聲音:「妳別聽她瞎,我這個表妹的嘴巴最愛別人的壞話

 

    慧珠不什麼,只是歪著頭,水靈靈的眸子了我一眼,精靈又帶點調侃的淺淺微笑,看模樣好像我是一個從天上掉下來的外星人似的

    「嘿嘿,我給煩死了,你們兄妺倆都這麼大了,還總是吵鬧個不停,一在一起,不怕給別人笑嗎?」外公摸摸下巴蒼白的鬚子搖搖頭,老人家笑呵呵

 

    此際,我彷彿回到小時候天真爛漫的年代一一我童年那快樂的,無憂無慮的日子是在家度過,直到讀初中那年,我們搬到西貢,為了爸爸工作調轉,一轉瞬將快年了。


    我從行李箱拿出兩罐外公愛喝的臺灣特高山茶,雙手禮禮貌貌遞到外公手裡。又抽出兩盒考克力奶糖,送給妙瑛與慧珠,雙手很禮貌的接過禮物,這對寶貝齊聲高喊

 

    「謝謝你,啟明哥

    ,這孩子回來探望阿公,阿公就高興了,買東西什麼,花費呢」老人家搖搖頭嘮嘮叨叨,阿公桌上擺放著一套名貴的紫砂茶壺,一個裝鐵觀音茶葉的鐵罐,阿公啜了一口熱茶,一打開大圓桌上的舊鐵罐拿出煙絲,用薄煙紙捲成煙枝,在嘴唇輕輕沾上一點口沫,之後含在嘴裡舔一下,的一聲,磨的光亮的老舊打火機點燃,吸了好幾口。大廳瀰漫外公鼻子及口腔噴出灰白煙霧及刺鼻薰焦煙味。妙瑛及慧珠皺緊眉頭及緊緊用手掩著鼻子,我也不好受,但不敢呼吸,幸而只有一陣子,煙味被屋樑上吊扇吹散了。

    我發覺外公比去年老了——去年回來時,還灰𥚃夾黑的頭髮,快全白了,額上的皺紋更深了,行動舉止不那麼靈活,不過老人家聲音依然很宏亮。外公素來很壯健,他向來不吃西藥,一些感冒咳嗽小毛病,隨便抓來一朿種植於後院的草藥,煎水服下睡一覺,醒來沒事了。

    我大表姐可瑛尚沒回來,她讀外商,今年畢業,正忙著她的畢業論文。她更忙著另一件大事——明年畢業後,準備結婚。男方也是外商同學,家庭背景不錯。透露這個極機密消息不是別人,是表妹妙瑛。表弟崇榮今年上高中第十班,十五十六。他個子肥胖矮短,相既像阿舅塌鼻子,小眼睛,鼻子上架著一副近視眼鏡,又承傳阿妗薄薄嘴唇,瘦削臉龐。見到我,他倒顯得好親熱,一直表哥長表哥短個不停。從我手中接過一盒日本水彩色膏及幾枝畫筆、一本畫集,他如獲至寶,高興的不得了。我這個寶貝表弟從小就喜歡畫三塗四,讀書不出色,畫畫卻是天才小畫家創作的作品 在學校獲得不少佳評——雖然只是無師自通的畫品。


@     @     @

 

    二表舅與阿妗從店子回來已傍晚時分了。見到我,兩人都很高興,尤其阿妗親熱的拉著我的手在大廳長椅坐下,阿妗問我什麼時候畢業,將來什麼打算,問爸媽最近身體健康情形。我也送了兩份小禮物包括一套剃鬍子的電動剃鬍器一樽星加坡白花風油、一盒美國撤隆巴斯SaLonpas止痛貼片。

    晚餐極豐富,菜是向金甌市有名的華人菜館預訂的。圓圓一桌上是紅燒蟹肉翅、海參冬菇扒青菜、菠蘿彩椒咕嚕肉、蟹肉粉絲、清蒸石斑魚、鹹魚雞肉炒飯,一碟碟一碗碗色香俱佳我肚子咕咕叫起來,好久不曾吃到這麼豐盛的飯菜啦阿公今晚格外開心,老人家從玻璃大櫃堮野X一瓶好像是澳洲釀製的紅葡萄酒及幾個高酒杯,但只有阿公、阿舅及我喝。阿公很高興的:「阿明,來,你也一杯,廿多的大男子了。」

    阿妗、妙瑛、天才畫家崇榮及妙瑛並西貢帶回來的女同學慧珠則喝汽水。阿舅為阿公把葡萄酒開了,阿公親自為大家每人斟了小半杯紅酒,之後舉起杯 :「來來來,大家一起舉杯,高興高興,阿明,這瓶酒阿公藏了十多年了,放心喝罷,醉了睡覺

 

阿公與阿舅喝了不少,我只能算陪陪酒,湊湊熱鬧而已。紅寶石色彩誘人的葡萄酒從口腔喉嚨流進胃裡,滲進血液,滲進腦袋,我感到胸口、脖子、雙眼很熱,彷彿在燃燒,臉孔赤紅,但我依舊很清醒,不至於醉倒桌上慧珠不停偷偷看看我,眸子稍稍的流露絲絲關懷的目光。


@     @     @


    外公大樓房樓下有兩個大房間,除了大廳、飯廳廚房。表姐妹他們都住在樓下。樓上有兩排房間,共有四個中間是很闊的通道。阿舅夫婦住在後樓,外公則住在右邊一個大房間,它包括臥室、洗漱間、起坐廳,大型彩色電視、冰箱、空調……設備齊全、還有一個書房外公年青時曾在西堤義安中學讀書,他對舊文學詩詞頗有興趣,特別大詩豪阮攸 Nguyen-Du 作品金雲翹傳。他書櫃埵麻袨I中越文文學藏書牆上掛著許多已有些褪色的老相片,特別有阿公及阿?年青時代的相片,倆人男才女貌,真使羨慕不已

 

    我住在前樓第一個房間,只消幾步便是大陽台。我愛這個房子,因此每次回家鄉我都住在這。推門走向陽台,夜很靜,這時才發現陽台外已有一個人影,碧空如洗的皓月柔柔銀光下。慧珠一一妙瑛的同學,她身體微微倚在陽台大理石花瓶形護欄,頭上烏亮髮絲輕垂襲淺淺藍色若紗睡袍肩上也輕拂晚來夜風中。那有點神秘的朦朧朧美竟使我痴呆在陽台大門門旁。

 

「啟明哥,你還沒睡,喝醉了吧?」突然,慧珠低聲問,她沒動。原來她早已發現了我。本來我欲退回房裡,現在只好走出陽台,走到她旁邊:

「謝謝妳,我沒醉,今晚月色真美妳第一趟來金甌嗎?

「是喔,今晚月亮太美了」慧珠突然問「聽金甌很好玩是嗎?

 

「是的,金甌可眺望海洋,而朝西南那邊可遠眺泰國灣。以前到那𥚃金甌角一般都是乘船。要挨上五六個小時,很累,後來有高速汽艇則只兩三個小時罷,也可以從陸路去,走 A1 國道可時間也省不了多少。」一番解後,我問

 

「妳有打算去玩玩嗎?

 

二零二三年七月十五日寫於守德芒?園小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