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歸情牽(之三)

  「我好想去呢,反正還在這滯上一個星期,啟明哥,你呢,陪我們一塊去好嗎?」慧珠問我,眼睛流露期待的目光。

 「我插在妳們兩位小姐中間,似乎不方便呢?」我抓抓頭皮,臉有難色。  

 「怎會的,我和妙瑛才高興,有啟明哥一起去,多一個人作伴,又有安全感喔」慧珠忙說。

見我不再說什麼,慧珠高興得情不自禁拉著我的手,緊緊的 :

 「一言為定,謝謝你,啟明哥!」

我有些愕然,這時。慧珠突然覺得舉動有點唐突,她忙放開雙手,雙頰泛紅,低著頭,嬌羞的說 :

「對不起,啟明哥!」看慧珠羞怯的樣子,倒覺得格外可愛,我忙說 :

「別介意,沒什麼 。」

「啟明哥,為什麼沒有帶女朋友一起回來喔?妙瑛談起了你,她很仰慕你,還說你在學校是“帥哥”別說沒有女朋友呢?”慧珠驀然問,她眸子有皓月的流光 。

「唉,妳千萬不要相信妙瑛的話,這小妮子總愛在後面說風話。我那埵酗k朋友來的呢?」

「很難相信!」慧珠搖搖頭,小嘴唇微微往上翹翹,帶點調皮、調侃的微笑。「唷,為什麼妳總是不相信我呢?」我無奈的聳聳肩,攤開雙手苦笑說。

「我們是女孩子!」慧珠笑了 ,笑的好甜美,紅潤嘴唇是潔白又整齊的牙齒。月色那麼光亮,流光瀰漫大地,院子與陽台,也輕灑於慧珠柔柔秀髮,眸子,此刻,我們已沒有初識隔閡感覺。慧珠告訴我,她家鄉平順省藩切市,老爸做水海產、火龍果出口生意,主要是出口中國市場,家𥚃共有兄弟姊妹四人,哥哥不幹老爸這行,外國留學回來後開了一家私營公司,做進出口電子生意,二哥大學畢業後幫老爸管理公司業務,還有一個弟弟在讀初中,老爸打算明年上高中時把他送到澳洲去,手續正在申請。

「那妳呢,有什麼打算,畢業後?準備出國了沒?」

「我也不知道,而我也沒有想要出去的夢想。」慧珠搖搖頭說 。

「是有男朋友,不想離開吧?」

「以前是有,但鬧翻了。」她幽幽的說 。

「對不起,我本來不應提這些事情!」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

「沒事的,別介意。」慧珠搖搖頭說。

○○○○○○

金甌這時節正值雨季,我們決定乘搭汽艇 ( Cano ) 既可節省旅途時間,也免掉陸路會有的諸多不便。

從金甌市高速汽艇碼頭 (在第八坊潘佩珠街) 我們一行四人包括妙瑛、崇榮、慧珠及我,及別的乘客一共十多人於早上八時出發。汽艇在大河上乘風破浪飛駛,兩岸是連綿的白千層樹與紅茄苳木。汽艇旋槳在河中搞起的洶湧浪濤,使得河面上的一些小船隻猛然搖晃不停,有時候小船會遭致翻覆,人也被掉進河裡,倒是意外溺水事情極少發生,人們多數全游泳,在水鄉長大。今天天氣晴朗,一路上陣陣風兒不斷吹拂,大家都戴著帽子,但小姐們的秀亮髮絲依然飄逸風中,風也吹掉六月午間烈陽酷熱。妙瑛與慧珠和同行兩位女孩子一路上有時會驚怕的尖叫,每當汽艇船舷衝出水面搞起四濺水浪時。有時又嘖嘖稱讚兩岸風景及驚喜,驀然看到結群白鷺或白鸛鳥什的橫過長空或投向密林。

 

十一點多汽艇抵達岬角市 ( Cho Dat Mui ),我們一團十多人乘坐小型載客車往金甌角國家文化旅遊公園,這段路程大約4公里。

金甌角國家文化生態旅遊公園面積廣闊,達12.203公頃,屬世界生物圈保護區。也是越南生態保護區,這裡有繁植於濕地紅茄苳樹叢林,有許多珍貴的瀕危動物長尾猴、銀葉猴、兩棲動物、魚類、還有灰頭麥雞、禿鷹、鵜鶘、丹頂鶴、白鷺…棲息在這裡。旅遊景點當然包括了國家南端地標 (GPS 0001 )、金甌角的象徵一一乘風揚帆的潔白船座、乘坐小汽艇穿梭稠密紅茄苳樹林,參觀這裡戰爭時代的遺跡、登瞭望台眺望遠海近樹。這裡也有特產餐館。我們大批人在這公園參觀、拍照留念。

    暢遊一番後,我們登上小碼頭的汽艇前往郭文義寄宿家庭旅遊區 ( Homestay Quach Van Ngai ) 大約兩公里左右。這是一種有地方特色的旅遊模式,且消費相當低廉,它在外國很普遍,而在越南也正在風行。

 

    一路上,我們的 " 天才小畫家 "崇榮顯的很沉默,他忙著把周邊大自然風景收進他的手機,他告訴我他老早就想到金甌角玩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兩個大小姐顯得很高興,尤其慧珠、她似乎寸步不離的緊跟在我身邊,微微少女的幽香,及她亮麗使人醺醉的雙眸!妙瑛古怪的眼神狡黠的笑意,使得我有被迷惑的感覺——

      肯定是這小妮子,她正陰謀著什麼來 ?

    郭文義的寄宿定庭式旅遊區規模實在不小,光顧的遊客也是挺踴躍。這裡有一排排外型精緻又不失南部風情的迷你房子。每間房子有完整配套,雖然是“平民”一點。床鋪亦很清淨,我們選了兩個房子,緊靠在一塊。我們一大夥人玩的蠻高興,盡情歡樂,參加主辦單位的團體活動,享受這個難得的旅遊體驗。

    我們欣賞日落海上的美景,黃昏時分。接下來是聚餐,吃的都是鮮美的東西,海鮮自點,價錢每公斤算,按時價,價錢不會太高昂,而且免費為大家製作,跟據客人口味要求。

    晚上,大夥兒往濘泥地捉磨蜞 (相手蟹 Ba khia - sesarmamederi ) ……。天公不作美,雨驟然來了,且是傾盆大雨。幸好我們及時“撤退”,不致變成落湯雞!

    我們集中在女孩子的房子,閃亮交加的雷電彷彿瘋狂撕裂墨黑夜空,夾著一陣陣震耳巨響與橫掃大地的磅礡大雨。慧珠及妙瑛閉著眼睛緊捂住耳朵,臉色驚怕愴惶。驀然一聲轟隆巨響,慧珠驚叫起來,眼睛無助的看著我,嘴巴顫震的說:「啟明哥,我好怕啊!」

    一種出於男性的本能,我無暇思考,急忙把慧珠拉起來,並坐到我這邊床沿,崇榮也馬上跑過去坐在他姐姐身旁。看來妙瑛比較鎮定,有了弟弟在一起。我輕輕地把慧珠擁在懷堙A她略作猶凝,終於把頭靠在我胸膛,我發現她雙頰泛起羞澀紅暈。並嗅到從慧珠身體散發幽幽體香。我低聲安慰她:

      「不用怕,沒事的!」

      慧珠依偎在我懷堙A低聲說 :

      「唷,我從來就沒有碰到這樣可怕的風雨!嚇死人喔!」

      「雨一下子會停的,別怕!」我環腰擁著慧珠,輕輕說。

 

二零二三年七月二十一日寫於南國守德芒果園小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