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歸情牽(之五/完結篇) 

 

     下午,我陪慧珠去外面逛逛,妙瑛不想去,她在陪可瑛姐,姊妹兩肯定有很多話要說。

        金甌市不是很大,徒步晃了一個圈,我們來到坐落在金甌市黎利街的天后宮(阿宮),天后宮面向大河,河邊有一座小小花園,天后宮後面則是我小時候在這媗狙悛漕興y小學 ( Truong Tieu Hoc Nguyen-Tao ——前身乃華人同胞創辦的育才中學 )

        這是一幢已有兩百多年的歷史古廟,廟裡供奉天后娘娘及其它一些神祇。天后宮長年香火鼎盛,金甌華人群體中潮裔佔大多數。天后宮是金甌及鄰近四鄉京族、華族同胞信仰寄託。我見慧珠跪在天后娘娘神甕前,雙手合十,眼睛微閉,態度虔誠,像在祈求什麼的。

        拈香、添油完畢,走出阿宮,在回家途上我有點好奇的問:「看妳這麼誠心,好像是在祈求什麼的?可以告訴我嗎?」

        「秘密,不告訴你!」慧珠低聲說,我似乎看到她雙頰泛紅,很可愛。

        「唉,妳們女孩子總有好多別人猜測不到的秘密!」我搖搖頭,無奈的說。

        「你喔,好笨!」慧珠用手肘在我肚子撞了一下說。

        「祈求能有個愛人對嗎?」我終於如夢初醒,環手把她擁得緊緊。

        「你瞎猜!」慧珠嬌羞的說:「胡說八道!」

        我知道自已猜對了,樂得把慧珠摟的更緊,她叫起來:「唷,我快被窒息了!」

        我們手牽手返回家時,已到晚飯時分。

        妙瑛正坐在院子裡鞦韆架玩手機,見我與慧珠走進來,她立刻迎上來拉著慧珠的手嚷道:

        「哈,你們回來了,明哥帶妳去了什麼地方,好玩嗎?」

        「哇,金甌市好熱鬧,天后宮宏偉壯觀,真的香火鼎盛喔!」慧珠與妙瑛牽手往屋裡走,回她們的房間去。

        妙瑛轉頭朝我眨眨眼,紅潤的嘴唇浮現微微笑靨,我猜不透這小妮子在想甚麼,只裝沒有看見。

           這一天,慧珠被妙瑛拉了出外,清早吃過稀飯後,阿公也不在,他去看望一位住在登瑞縣(Huyen Dam Doi ) 的老朋友,怕要到傍晚才會回來,而“天才”小畫家也跟他幾個同學去參加一個青年團體活動。

    我一個人留在家𥚃偌大的樓房空蕩蕩的。我有點無聊,坐在房裡上網打發時間。

       砰砰”輕輕的敲門聲,門外傳來可瑛表姐的聲音:「啟明,你在裡面嗎?」

       「是可瑛姐嗎?有什麼事嗎?」我忙起身去開門。

       「沒什麼,我能進來嗎?」

       「請進來,別客氣,請坐可瑛姐。」我擺個請她進來的手勢。

       可瑛表姐在桌旁的椅子坐下:「你不出去逛嗎?」

       「阿公和妙瑛、慧珠都不在家,我懶得滿街跑。」頓了一頓,我問:「妳沒和她們一塊去嗎?」

       「不了,今天天氣好熱,曬壞了皮膚,人會醜了呢!」可瑛表姐搖搖頭,用手珍惜的抹抹光滑細膩的手臂。

       這時我注意到可瑛表姐今天沒化妝,但面龐依然光潔,雙頰紅潤,雙眸明亮流淌使人心動的光彩,她的雙唇桃紅如朵綻放的櫻花,淺淺幽香漫不經心、只一剎那間,瀰漫整個房子。

    她粉紅色薄薄睡袍,掩不住苗條均勻身段。我不敢直視她,喉嚨竟然變得乾燥,我忙把桌上玻璃杯子的白開水一喝而盡。可瑛看著我,帶點侷侃的問:「你怎樣了,啟明?」

       「沒有沒有什麼。」我感到雙眼熾熱、說話竟口吃不清。

       「你不曾接觸過女孩子嗎?怎麼了啟明?」可瑛睜著眸子,有些驚訝、迷惑不解!她站起來走到我跟前:「在學校,你沒有女朋友嗎?」

       我抬起頭,看到的竟是可瑛隱約於睡衣堛滌祀q起伏的胸脯,我感覺到心房怦怦激跳!可瑛突然雙手按在我肩膀激動的說:「你們男人都是負心人,壞東西!」

       我愕愕望著可瑛,這時我才發現可瑛眼睛紅紅,淚水正奪眶湧出,流在白哲的面頰。我忙從口袋拿出一包小紙巾,抽了一張遞給可瑛,她沒接紙巾,卻撲進我懷裡放聲大哭。驀然發生的事情使我一時不知所措,我只好伸手摟著她,出於一種男性本能。並拍拍可瑛後背,像哄小孩子一樣:「別這樣,可瑛姐,有什麼事嗎?別哭呢!哭腫了眼睛很難看喔!」

           一種奇妙的溫香從可瑛緊攀在我身上的柔軟如綿的身軀,一種我不曾有過的感覺,及可瑛嘴唇傳來的濁重之氣息,帶?的眸子及動人心旌脈脈的期待,使我腦袋一片虛白,我們緊緊相互擁抱,豐腴柔軟的胸脯貼在我胸膛,而我火般焚燒之嘴唇壓在可瑛雙唇,近乎粗狂的吻,夾帶急速的呼吸,不管天翻地覆的吻!

       時間停留在這一刻,包括窗外微斜夕陽,大地也靜止於這一刻!而我們,我們也靜止了 !

       我鬆開了擁抱可瑛的手,好久好久之後:「對不起可瑛!」

       可瑛用手梳理頭上有點紊亂的髮絲、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抬起頭,麗亮眸子流淌使我醺醉的柔情、甜甜的笑渦。可瑛低聲說:「啟明,謝謝你給我的安慰」

       「可瑛」沒說什麼,我再度環腰把可瑛擁在懷裡,我們又吻在一起,深深的!

       不知過了多久,可瑛輕輕推開我,嬌嗔的說:「你喔,你們男人都是又貪婪又壞又賴皮,討厭!」

       「可瑛,快樂起來,不要再難過好嗎,看那樣子會使人心疼喔!」雙手捧起她的臉,為她抹去麗亮的眼睛尚餘淚痕,我憐愛的低聲說。

       「嗯,謝謝你啟明!」可瑛臉龐掠起嬌羞的彤紅,和一個甜甜的笑。

       可瑛離開我房間,有點依依不捨的樣子。

       我倒在床舖上,雙眼瞪著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心頭矛盾、紛亂——我平靜的心扉一下子竟闖進兩個女孩子之影子,只短短幾天之內!

       中學時代曾有過一兩段戀情,不過都如春風初雨摸不著抓不到青澀不成熟的感情。我還記得一個是身段矮矮豐滿,經常紮著兩條辮子垂在飽滿的胸脯,臉龐圓圓,眼睛特別大,嘴巴也好圓,對了,她是潘詩婷,好優雅的一個名字,是高中第十一班的同學,她坐在我前兩排,多次打來Zalo,也不曉得從那來找到我手機號碼。我們見了面,去泡了幾趟KTV、看電影,但後來分手了。其實我對詩婷並沒什麼感情,算不上什麼戀愛,也不曾有過任何越軌行為。

    認識黃鈺梅則是高中十二班那年,鈺梅身段適中,有柔亮秀髮披在肩後,稍長的臉形,鼻樑上戴著薄薄的近視眼鏡掩不了濃密睫毛下明亮的雙眸,且倍增文雅秀麗,紅潤的雙唇,面頰彤紅,鈺梅是我們引以為傲的班花”,我心中的偶像,在我捨命生纏死追下,終於打動美人芳心。

       鈺梅答應我的約會,但聲明只能去泡 " Highlands Coffee " Trung Nguyen Coffee……的那類咖啡廳,其它節目免”!清純無瑕的感情維持了半個學期,高中畢業,我考建築,她上科學、社會與人文大學(Truong Dai Hoc Khoa Hoc Xa Hoi va Nhan Van ) ,我們分道揚鑣”,一段學生感情也結束了。而大學上了三年,我沒有過真正給我留下印象,心稱意滿的女朋友。

       慧珠清純靦腆,嬌羞可愛,對我柔情款款,給我恬靜的愛。

       可瑛熱情嫵媚,青春爛漫,火焰熾熱的甜吻,使我難拒。此刻,我如何抉擇,在兩個女孩子之間?

  

後記:南歸情牽”曾是一篇我孕育已好久的故事,當初題名南歸”。猶記上世紀七十年代初,在一次聊天時,我曾經告訴當年人人日報”文藝版主編楚珊文友,我在手寫這篇東西。她鼓勵我盡快完成這篇作品。最終,可惜我沒有實現對她的諾言,而把這篇作品擱置下來。

南歸情牽”這趟重寫,除了依舊以金甌省作故事發生在地點,內容與塵封半個世紀的舊稿有著極大改變——由於時空背景、人生觀已經不同。而此次重新執筆南歸情牽”,竟顯得非常通暢,從初稿至完成拙作祗要一個月左右。

 

2023年七月下旬日完成重寫於守德芒果園小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