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

 

如果時光能夠倒流 

請給我一次機會 

容許我從頭來過

 

初生,猶如霜降後

第一顆露珠凝結在葉上的喜悅

衰朽,彷彿漆黑的斗室

在黃昏後漫長期待的悲傷

所以當我老去;老去時

歲月便悄悄攀上我的眉睫

在額際間,匯成千百彎曲的河床

涓涓流水,點點滴滴

石階上可有斑斕的苔痕

心坎中可有不褪色的回憶?

 

曾經蝴蝶過

在一個烽煙瀰漫的年代

笳聲四起,戰鼓急擊

夾雜著炮聲與槍聲的喧嘩

我穿梭翱翔於悲喜的空隙間

徘徊而猶豫於孤絕的裂縫

想當年,却曾挺拔

像那棵臨風飄揚的棕櫚樹 

 

猶憶羊腸小徑

青翠如一疋柔軟的絲緞

我縱馬達達,馳騁在綠茵的草坡上

吟哦,放肆,高歌

並且撿拾;在深秋的微寒裡

片片猩紅的楓葉,夾疊在

零落的詩句中,串一項鍊的純真

成風鈴,叮噹懸掛在向北的牕窗前

極北;仍是最亮的北極星

 

我仍年輕,是誰提早

漂白我滿頭的鬢髮,猶如湖畔

翻飛的蘆葦;又像初冬早降的飄雪

提前圓熟也必然提前糜爛,所以

我最傷心的是一盞雨夜的風燈

曾伶仃搖曳於我眼前的蒼茫

遠景朦朧;聲聲嘆息

不經意的回首,訝然驚覺

來處是一幅未完成的彩畫

足印模糊;鐵靴袘k

雛菊在花瓶裡;劍在鞘中

 

縱使心已凍結成冰湖

時間仍是燃燒的火焰

冷與熱,曖昧地糾纏而又極端地抗拒

所以從零開始,我一直期待著

一個完滿妥善的結局,而現在

正是恰當融解的時刻

像冬後的春;水已柔綠

像雨後的晴;鳥已昇空

像蟄伏的萬物經已逐漸

急速甦醒

 

而我;是一隻火鳳凰嗎?

一種湮沒的傳說,不死的象徵

寬闊的翅膀呵護著我脆弱的心靈

當我飢餓的時候,火!

神聖的火,就是我唯一的糧食

一次火浴,一次蛻變

一次解脫,一次重生

 

所以;我要起飛了

天空仍蔚藍,足夠我舒意的遨遊

我一定要起飛了

熊熊的烈火;熊熊的歲月

早把我燃燒成晶瑩而透徹的光體

我確實已起飛了

火鳳凰啊!火鳳凰

把過去燃燒成灰燼

把未來燃燒成鋼鐵

 

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