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情記

 

記九一一紐約世貿大廈雙雙倒塌事故

 

 

年年月月日日

時時刻刻秒秒

愛妻啊!我都靜坐著凝望著妳

如此深情款款的,渾忘一切的

天河就在我倆臂彎蜿蜒

白雲就在我倆襟胸泳泅

間距雖近,咫尺卻成天涯

縱使我不能手牽妳手

縱使我不能輕撫妳的秀髮

肌膚如玉脂,十指如春筍

纖纖合攏遂成巍峨的頂塔

 

朝朝夕夕,日昇月移星斜

我都能窺視到妳窗前的梳

晨間的嬌媚慵懶

夜間的雍容華貴

啊!愛妻,妳就是那位來自西湖上

倚舫輕歌的西子

終身不悔也不厭,看妳顏容如芙蓉

 

喜鵲一年搭一次鵲橋

牛郎織女一年解一次相思

而我倆卻能朝暮萬噸柔情地對凝

凝成人世間千鋼化石

凝成世界繁華之都的靈魂座標

惹得遊人過客、痴男怨女都投來

妒忌的目光

紛紛抄襲妳的柔情,我的蜜意

 

九一 一啊!九一

天空蔚藍如昔,白雲飄浮如舊

但地獄之門正緩緩打開

一個龐大的陰影

像黑武士殺手正漸漸逼近

阿拉的教條被扭曲成魔鬼的咒語

聖戰!死土!殉道昇天

轟然一聲,像一支紮滿炸藥的毒箭

從不明來處射來

我驀見妳花容失色,全身開始顫抖

心臟插穿一個血洞

火光熊熊,誰下的毒手?蒼天!

 

就在這驚愕的頃刻

我突然感覺心胸劇痛

萬叢火焰在胸臆燃燒

骨折肋斷,呼喊未及

但我仍拼命睜著眼

注視著妳;啊!愛妻

千嬌百媚的容顏全毀

絕望、無聲,像一位自焚的殉道者

我知道噩夢終於到來

預兆終於應驗

死亡與生存正飄浮在一線間

 

愛妻啊!愛妻

我倆已面瀕死亡邊緣

宗教的意義被誘導為一股邪惡的戾氣

復仇!以血還血!血債血償!

上帝與真主,一切都在血中辯護

誰是英雄誰是魔鬼?

誰是最後的勝利者?

我的雙眼已沾滿血腥的淚水

我唯一知道的,愛妻啊!愛妻

妳已全身乏力,我已呼吸困難

 

愛情;是上蒼考驗我倆的禁果

也是貶落凡塵受苦的果報

貶一次凡間

再貶一次 地獄

既然在生不能白頭偕老

就讓我倆到地獄再煉情吧!

已能同年同月同日生

又何懼同年同月同日死

生何須戀,死何足惜

帶著妳顛倒眾生的梨渦笑靨

一齊投向惘然的不歸路

 

愛妻啊!愛妻

生前悔不能牽妳的手去摘星弄月

死後就讓我倆化為一堆塵土

相擁倒下,讓千萬的世人

在電視機前見証

妳碎骨有我,我斷肢有妳

血肉交混築成墓塚

世世代代永不分開

 

天若有情;且如斯殘忍!

天若無情;何忍垂淚!

愛妻啊!愛妻

往後的日子,我倆都能安詳地同衿共枕

不再過問世間的紛爭

不再理會誰王誰寇

年年月月日日

九一 一啊!九一

我倆淒美的殉情韻事

將傲笑步入歷史

 

2003/6/22

 

九一一事故,美國紐約州世貿大廈雙雙倒塌,世人多稱雙星

或姊妹樓,稀有名其為情人或夫婦樓。某宴會上;得睹杜風

人兄<殉情酒>寓寄世貿塌坍之事,油然記起千古絕句:<

世間,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宴吧歸家;遂有感塗

下此詩初稿,迄今方增刪完成。事發當日距今年餘,焉知世

人記憶猶存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