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音的世界  

        寫給八十二歲的二姐

 

妳是來自無音的世界

一生就是一齣獨演的啞劇

自編自導自演,孤芳自賞

猶如河上飄流的獨木舟

 

妳在演繹自己

從幼童,小姑娘,老太婆

我們是妳忠實的觀眾

妳是一泓潺潺自流的清泉

獨自享受舒意的伸展

 

妳的腦海載滿了

愛麗斯的夢幻童話

不明瞭何謂罪惡,虛偽

何謂奉承,訶諛

妳只懂得愛與被愛的親情

 

妳默默地扮演妳的角色

別人受盡煎熬的人生

而妳卻舒暢地活在平靜的天地

如同大千世界

一朵緩緩綻開的白蓮

 

妳發放的光亮宛若溫和的月色

流暢地深刻地感染每一個人

妳無言卻勝刁舌

妳失聰卻勝滿耳噪音

妳牢牢緊閉著的心扉

就像青燈向佛的修行者

不多說,也不能說

 

妳明白:生,病以及死亡

但不明白什麼是老去

妳已蒼蒼白髪了

歲月的列車在妳的額間眼際

輾壓出一條條深刻的軌道

然而妳的舉止依然稚氣

猶如搖晃的不倒翁

 

面對著妳的微笑

我們明白了快樂的真諦

誠懇地向妳祝願:

人生只有一次無音的世界

下世妳且放量高歌

 

            刊于文藝季刊2012/12創刊號